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第三個辯論環節:改善民生」發言 (2017年11月9日)

主席,今次特首在首份施政報告正面回應基層醫療的議 題,並回應了本會跨黨派的訴求,為罹患不常見疾病的人士提供更多 援助,自由黨表示歡迎。

自由黨一直認為,在供求失衡下,香港的私營醫療系統的收費普 遍過高,不單基層人士負擔不起,連中產人士一旦患上惡疾,隨時傾 家蕩產、變賣物業或資產也未必能夠把病治癒。因此,我們支持政府 多方面減輕病人的經濟負擔,更呼籲當局把醫療及藥物開支列作扣稅 項目,並應降低各類藥物的資助基金的經濟審查門檻。我盼望明年財 政司司長制訂財政預算案時,可以吸納上述的建議。

此外,自由黨認為由於公營醫療人手嚴重不足及資源有限,以致 有些疾病,例如非急性的癌症患者在公立醫院輪候診斷及治療時間過 長,大大影響治療質素,也減低治癒機會。因此,我們也促請政府積 極考慮加強公私營合作,資助癌症病人到私家診所診症,主動鼓勵較 有經濟能力的病人分流到私營醫院系統,加快診斷及治療時間。

不過,以上建議也非長遠之計,政府有必要認真處理香港醫療人 手短缺的情況。然而,今次施政報告只是重提未來 5 年的醫科生數 字,令人失望。當然,特首早前主動釋出善意,為正在討論的《醫生 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再次提出讓步方案,現階段亦獲多方面持份者 支持,令草條例案有望盡快通過,確實贏取不少掌聲。

但是,我們必須知道,即使通過修訂條例草案,有限度註冊醫生 的吸引力增加,會令更多海外醫生願意來港在公立醫院或兩間醫學院 提供協助,但這只可作為紓緩人手的短期措施,完全不能解決香港醫 療人手嚴重不足的問題。我必須重申,當局必須繼續努力爭取更多的 醫療改革,積極考慮仿效新加坡等地的做法,准許海外著名大學醫學 院畢業的醫生回流香港免試執業,尤其是鼓勵海外修讀醫科的港人子 女回流,這才是以務實的態度回應香港的急切需要。

主席,如果我不談飲食業,相信你也會感到奇怪,所以我現在要 說說飲食業。我必須批評當局沒有妥善處理食物供應的工作。現在飲 食業被害到 "雞毛鴿缺 ",大家不要以為我因東莞鄉音而把 "雞毛鴨 血"說錯了,其實我現在說的是"雞毛鴿缺"。這是甚麼意思呢?"雞"所 指的大家也知道,"毛"是指毛蟹,"鴿"是指白鴿。香港現在已沒有來 自國內的活雞、活鵝、活鴿和活鴨,而毛蟹也是剛剛才供港,但數量 非常少,還要求我們化驗。國內已進行的化驗,香港居然說不行,要 再行化驗。食物安全中心("食安中心")再這樣下去,真的令香港甚麼 也沒得吃。香港從未出現過在 10 月仍未有大閘蟹供應,今年要直至 11 月,即數天前,政府才表示經化驗後證實安全,其實內地早已進 行化驗並證實沒有問題,但仍要這樣為飲食業製造麻煩。

然而,主席,這並非只是我業界的問題,與民生其實也有關係。 我多年來已在本會要求當局開闢更多食物供應來源,讓業界和市民有 更多選擇,從而有助降低來貨的價格。由周一嶽的年代,我已經提出 這樣的建議,在發言時也曾相當動氣,但其後從高永文上任,直至今 時今日政府的新任局長上任,我認為政府在這方面的工作不單沒有進 步,更是越做越差。

內地活雞自去年 2 月已經沒有供港,乳鴿等雜禽在今年年初也停 止輸港,箇中原因不明,當局只表示一直有與內地溝通,而我從非正 式的渠道得知,我們的食安中心弄到一團糟,令國內覺得不出售給香 港也罷了。於是,現在一群依靠內地活禽為生的業界人士便"手停口 停 ",連帶市民也"無啖好食 ",香港又怎能稱為美食之都呢?即使內 地供應問題暫時未能解決,當局最低限度也應充分利用本地農場現有 的大量剩餘空間,適度放寬本地農場及進口活雞的限額,提高本地活 雞的飼養數量,以紓緩市場的需要。

事實上,香港的活禽和鮮肉市場仍然存在壟斷的問題,原因是本 港的活豬市場由單一壟斷變成寡頭壟斷,即由 1 間變 3 間,不難進行 合謀定價,我並非說現時有這樣的情況,否則我會向有關部門舉報。 然而,合謀定價的情況不難出現,而大家也可見,活豬的價格非常接 近,活牛羊的供應則更為單一壟斷,從內地輸港活畜的銷售過程亦存 在架床疊屋和多重抽佣的問題。要解決這些問題,特區政府仍應該向 中央政府反映,積極要求內地開放活畜市場,引入競爭,取消代理制 度,這才可讓市民和入口商提高議價能力,而不是好像現在般,翹起 雙手,甚麼也不理。

主席,施政報告提到為百業拆牆鬆綁,但我看不到對飲食界如何 拆牆鬆綁。我首先說露天茶座。我和周梁淑怡在 1990 年代已經提出 希望有露天茶座,到 2001 年至 2002 年,政府開始回應,以西貢和赤 柱作為試點,試行後認為效果不錯,於是便推出露天茶座;但自開始 推行至今 10 多年,卻弄得一團糟,現時申請經營露天茶座要經過 10 多 個部門,只要有 1 人反對,無論是否地區人士,又或只要 1 個部門反 對,對茶座稍有意見,申請便立即叫停,不予批准。這叫香港如何能 夠有露天茶座?食肆如何經營露天茶座以招徠更多生意呢?

主席,如果食物及衞生局認真配合行政長官的施政理念,為百業 拆牆鬆綁,首先要做的是撤回今年年中提出大幅增加酒牌各項費用的 建議。酒牌制度不便利營商,而且牌照申請需時,上訴個案排期聆訊 的平均時間長達 3 個月已為人詬病。至於業界多年來爭取,希望容許 經營者以公司名義持有酒牌,又或容許個人能夠持有多於 1 個酒牌的 要求,更是石沉大海,政府對業界的訴求置若罔聞。服務既不改善, 又不想辦法開源節流,如今卻要業界承擔昂貴費用,這次提出的部分 收費大幅增加,最高更是增加 76 倍---主席,是 76 倍,不是 76%; 76%已經算高,何況是 76 倍---這叫業界怎能信服?

飲食業近年經營已經相當困難,當局不應經常以收回成本為由, 便要業界"埋單"。節省成本的方法有很多,例如當局可以考慮讓紀錄 良好的食物業處所兩年才續牌 1 次,而無須每年續牌,這已能減省很 多行政工作和人力,多出的資源既可調配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亦無 須打我們業界"荷包"。

主席,對於政府將投放資源,提升現有公眾街市的環境及加快安 裝冷氣,自由黨一定支持,但我聲明在先,安裝冷氣後,販商只應負 擔自己檔位的冷氣費,公眾地方的冷氣費則應由當局自行承擔。此 外,當局切勿以為安裝冷氣後便能加租,應該待街市的營商環境得到 改善,人流和生意均有所增加後才加租。當然,我的黨友邵家輝議員 可能有不同意見。

主席,無可否認,今年的施政報告回應了不少商界和自由黨多年 來反映的問題,特別是提出兩級制利得稅,讓首 200 萬元利潤的利得 稅稅率由 16.5%減至 8.25%,但我們當然認為稅率仍有下調空間。不 過,我仍要批評施政報告提出增加產假和侍產假,又重提取消強積金 對沖,無疑是向商界"開刀",令中小型企業("中小企")雪上加霜。這 邊廂減稅,那邊廂又"揼我心口",這怎麼辦?況且,我業界內很多食肆和中小企根本賺不到錢,連稅也不用交,既不能受惠於減稅的甜 頭,還要這樣加那樣加。我們已經說過,既然政府那麼慷慨,又那麼 富有,不如由政府承擔這筆費用,不要每每向中小企打主意。我覺得 局 長 千萬不要 "口爽荷包「納」  ",政府既然有錢,如果想做好事,請自己"找數"。

不過,產假或侍產假等假期也並非只關乎錢,局長,因為不論產 假將增加至 20 星期或 16 星期也好,即使你願意付錢,工作又由誰來 做呢?所以,增加員工福利除了要願意付錢,人手也是一個問題。現 時我的業界已經面對人手短缺,1 人要做 3 人的工作,一旦增加侍產 假和延長產假,只會令中小微企的人手更不足,令他們的處境更困 難。所以,即使政府願意"找數",也應先輸入勞工,解決勞工短缺的 問題後才考慮增加侍產假和產假。

多謝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