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積極拓展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議案發言 (2019年3月20日)

代理主席,習主席近數年推動兩項國家政策,其一為"一 國兩制",另一項是發展大灣區。

我們今天討論大灣區的發展機遇,但同樣地,在 3 年半前的 2015 年 10 月 28 日,我們討論一項題為"把握'一帶一路'機遇,尋找香 港經濟新方向"的議案。當時,許多議員發言,十分積極地提出意見。 可是,3 年半後的今天,我提出了一項質詢,看看特區政府跟進"一帶 一路"的情況,但竟然沒有議員感興趣,但沒關係,因為他們對該議 題已失去了熱情。今天,我們所討論的是大灣區,假如 3 年半後,有 議員提出有關大灣區發展情況及大灣區辦公室運作情況等的議題,我 不知道屆時會否同樣是沒有人有興趣提問了。當然,大家今天積極發 言,也是一件好事。

大灣區不是一件新事物,老實說,區內 9 個城市根本是許多人的 家鄉來的,所以並非如楊岳橋議員所說的"賣豬仔",而只是回家鄉去 而已,怎會是"賣豬仔"呢?40 年前,我們回去是建設家鄉;30 年前 回去,是開創、投資和發展珠三角,而事實上亦做得十分成功,我便 是其中一個例子。二十八年前,我個人而言,大灣區是甚麼呢?就是 當時每周也會回去的地方,所以根本不會感到陌生。

時至今天,對於中央政府作出這般規劃,我們應從何入手,認識 並了解國家這個新規劃呢?2 月 18 日,當特區政府聯同澳門、廣州 及深圳三地的政府在香港討論《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綱 要》")時,我們最關心的,當然是香港要如何定位了。當中提及 4 個 中 心 /樞紐,而中央政府正正期望我們能成為這 4 個中心 /樞紐。 第一,當然是國際金融貿易中心,我們一直以來,均努力維持這個地 位,並且十分成功,這是毋庸置疑的。第二,是航運和國際航空樞杻, 這也一直是香港持守的位置,同樣十分成功,沒有人會有異議。

第三,是國際法律及爭議解決服務中心。這個新的願景,於我們 而言,是新鮮事,我們一向亦認為我們可以做得到,成為一個國際仲 裁中心,尤其是按中央政府的指示去辦。試想想,為何中央指名要我們做呢?我相信正是因為中央也認同我們的司法制度完善穩妥,並且 我們在解決仲裁方面具國際認受性。這便說明在"一國兩制"下,香港 的司法制度是其中一個價值極高的基石,我相信中央是絕對認同這點 的。雖然廣州佔地較香港大,甚至在商業運作等各方面均較我們強, 但為何不選擇把廣州打造成為國際仲裁中心呢?因此,我可以肯定的 告訴大家,中央對香港的"一國兩制",尤其是司法制度,是絕對認同 和有信心的。將來的情況會是如何的呢?假設大家在大灣區營商,因 而吸引"一帶一路"國家來香港投資,當中所涉及的法律文件最終亦會 是以香港法律為基礎,這樣便有助本港成為司法和仲裁中心或協調中 心。這方面是我們須留意的。

此外,還有國際科技創新中心,這同樣是新鮮事,香港在創新科 技方面近數年才起步,要說創新科技,深圳的錢較我們的多,地方較 我們的大,人才較我們的多,科技發展也較我們的好,但為何不把國 際科技創新中心設在深圳,而要設在香港呢?當中涉及對知識產權保 護的考慮。從另一角度而言,這說明香港以往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的 工作做得很好。看看近期發生的中美貿易戰,美國便正正是針對中國 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做得不足這個弱點。既然香港的知識產權保護工 作一直做得那麼好,則全世界也對香港有信心,這便是香港獨具的另 一個價值。當然,知識產權的其中一個要點,是背後受到法治的保護, 這方面我們在全球有極高的認受性。因此,請各位深思,中央政府十 分清楚香港的價值何在,並非一如泛民議員經常說的"融合、融合、 被融掉"般。

再者,其實每一次就任何項目進行討論,大家也會談到誰是 "大 佬"、誰是龍頭的問題,如果站在政府的立場,當然不好意思直言了, 但我可以說,為何當天不是在深圳、廣州或澳門發布《綱要》,而是 在香港呢?廣東省省長要來香港,澳門特首要來香港,這意味甚麼? 中央政府安排香港擔當 leader,便證明中央確認香港的重要性,給我 們定位,這點十分重要。

最後一點,就是現時討論的所謂"框架",內裏根本還未有內容及 任何細節的,這是因為中央政府希望由不同業界自行思考及決定該如 何填上內容,換言之,就是中央政府並沒有為我們設限了。因此,大 家應要積極參與此事。

我謹此陳辭,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