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袋徵費檢討 勿又矯枉過正 – 邵家輝 (2019年3月29日)

膠袋徵費實施近十年,近期有指因應棄置膠袋數目回升,政府正着手檢討整個徵費計劃,包括考慮提高收費、收緊豁免範疇等。而我並非反對全面檢討,只是觀乎政府的一些「往績」,諸如限奶令、全禁加熱煙、對美容業施加強制冷靜期等,往往為求方便或基於偏聽偏信,只管一刀切從嚴處理,終炮製出「堅離地」或漠視中小微企營運實況的政策來,所以希望負責今次檢討的政策局勿因循舊習,以免又矯枉過正,致出台政策過於擾民及妨礙營商。

有人引用當局從堆填區估算數字,指膠袋棄置量於2016-17年間連續上升,來自超市的更升14%,質疑徵費無效。然而,我對此說法有所保留,因為即使估算準確,但只要比對2009年數字,就知道2016年超市膠袋棄置量其實有高逾93%跌幅,2017年跌幅亦只微降至92%,而2016-17年間顯示較大升幅,只因前一年基數較小,事實上逐年數字稍有增減,並不代表情況嚴重失控惡化。

當然,凡事沒有最好,只有更好,減用膠袋措施亦不例外。惟當局要切記的是,任何政策改動可牽一髮而動全身,比如可能影響到零售商戶特別是中小微企遵從困難、成本加增,故不宜輕率而行。

現時,商戶無須向政府申報所出售膠袋數目,徵費亦無須上交政府。假若計劃作出改動,要求商戶向政府定期報數或上交徵費,我們可想像商戶的點算、會計等行政工作必然大增,大公司人力物力較充足,相信不難適應遵從,但中小微企的人手本已緊張,若再加上大量額外行政工作,人手需求和遵從成本都會大增。所以我建議當局無需商戶上報上繳的做法維持不變。關於收緊豁免範疇,當局亦宜細心衡量,平衡現實需要。比方說,有些食物如特定糕點麵包、新鮮食品等,出於食物衛生安全考慮,是有需要獨立包裝,不適合一刀切全部取消豁免。為免政策「離地」,政府有需要先就此充分諮詢持份者。

至於提高徵費至哪水平為好,政府則要考慮市民負擔情況。世上沒有免費午餐,搞好環保亦需付上代價,比如市民現在已要為排污付費,處理舊電器付費,將來每天丟棄垃圾也要付費,而政府想多用環保能源發電,電費亦不免調升。在重重徵費下,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負擔始終落到市民身上。

說到底,單依賴寓禁於徵,始終不是最有效方法,反可能驅使人們想方設法逃避而產生反效果,加強公眾教育才是根本之道。當局有志推動環保,固然值得尊重,但南橘北枳,外地成功例子未必適合照辦煮碗全套搬到香港,當局宜小心考量,不要但求方便而一刀切勉強實施。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3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