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樑不正下樑歪 – 易志明 (2019年4月12日)

就打擊利用汽車作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 (「白牌車」)的違法行為,誠然,今屆政府是較為積極,繼不時聽到警方放蛇執法及在機場截查司機外,運輸及房屋局還在上月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建議把非法出租或取酬載客罪行的初犯及重犯者最高罰款金額及吊銷車輛牌照期提高一倍,怎料,近日卻有報道指政府部門有人「知法犯法」,違反《道路交通條例》,在沒有貨物下,租用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的輕型貨車接載前線員工執勤。

據報道,食環署人員利用所謂「客貨車」作公家車出勤,前往各區巡邏及視察,但沒有攜帶任何工具或貨物隨行,而這種載人沒有貨的情況,似乎已運作了好一段時間,因員工都是習以為常上車,而司機亦知道執勤人員是沒有隨行工具或貨物。試問,若情況屬實,政府部門有法不依,又如何能夠令人信服政府有取締「白牌車」的決心?對現時奉公守法的職業司機又是否公平呢?

有員工表示,乘坐這些所謂「客貨車」出勤是無可奈何,一是每日轉換司機,有些生手司機不熟路,經常要員工提點;二是員工在車內談及工作大為不方便,巡查路線隨時有外涉的風險;重要的是,利用沒有出租許可證之「客貨車」接載員工,一旦意外發生,有機會不獲保險保障,但由於是部門安排,他們只能逆來順受。

事實上,陸路運輸業團體過去數年已不斷高調對「客貨車」沒有出租汽車許可證而載客取酬表示不滿,因其增加其他職業司機及道路使用者失去保障的風險,並強烈要求政府採取措施杜絕有關情況。陸路運輸業團體對打擊「白牌車」大張旗鼓,社會應已廣泛留意;再加上今年年初,在黃大仙發生一宗女乘客被拋出車外的交通意外,涉事的輕型貨車司機懷疑非法載客取酬,令人再次關注「白牌車」所引伸的保障問題。但政府部門卻完全欠缺警覺性,繼續有法不依,難免讓人對政府的管治能力失去信心。

近年在街上見到的「客貨車」不但數目有所增加,車種亦愈趨豪華。早於2014年,我在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上動議一項議案,就是把「客貨車」正名為「輕型貨車」及所有「輕型貨車」須加貼顯眼標籤以資識別,議案獲得通過,但政府並沒有着力推行。

另外,業界亦建議政府應取消客貨車中間一行的座位,這可減低利用「客貨車」只用於載客的情況;再者,倘若有需要「跟車」幫忙搬貨,司機旁還有一個座位,足夠有餘;何況,今時今日勞工短缺,工資大幅上升,聘請跟車並非易事,很多時由送貨至搬運均由司機一力承擔。不過,業界的建議並不是一刀切,運輸署依然可按申請人業務的需要批出五座位的「客貨車」。

雖然現時只有食環署被發現利用出租輕型貨車接載執勤人員,但知悉,政府不少部門均有租用輕型貨車,希望政府能就有關如何正確及合法使用出租輕型貨車加強監管,確保員工遵守使用出租輕型貨車的指引和法例規定,以保障執勤人員的權益;如有違反指引,亦應作出懲處。

 

易志明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 自由講
2019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