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時政策或適得其反 整體而言不可行(二) - 易志明 (2014年9月11日)

就標準工時政策的討論上,社會各界意見分歧。然而,基層或低薪僱員的薪酬會否受到影響,以及長工時的問題是否可透過有關規管而得以解決,是重要的考慮因素。

根據勞工處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指出,飲食、零售、物業管理、保安及安老院舍等行業大多僱用較低技術人員,對於他們而言,長工時不但是其工作性質的一部分,也是他們賺取更多收入以彌補較低時薪的一個重要途徑。如果落實工時政策,較低技術勞工的薪酬將會受到影響。

現時在本港相繼出現零售及酒店業聘請更多兼職員工,替代全職僱員以節省成本的現象,這除了可減省聘用全職僱員的常規性開支外,還可因應不同情況選擇增加或減少人手編配,以彈性地運用資源。可以預計,若落實標準工時,勢必增加僱主轉變聘用模式,而縮減工時將可能導致基層職位僱員的工資減少。因此,工時的規管未必能有效惠及基層僱員,反而可能引致僱員須多做兼職以增加收入,進一步延長工作時數,得不償失。

此外,要在全球化環境保持競爭力,及在普遍人力資源短缺的情況下,香港的員工往往要較長工作時間以提供迅速甚至實時的服務,故長工時的情況亦見諸較高技術或專業知識的工種。舉例而言,香港金融業的一些僱員要工作至夜深,以連繫其他金融中心的交易時段;同樣在物流業工作的僱員,亦因機場及貨櫃碼頭提供全年全天候的服務而需較長時間工作,因此要為難以量化工時的行業制訂標準工時制度本身亦存在很高難度。

自由黨認為,規管工時將會改變現時的營運模式,影響絕非片面,整體的工時規管對於以服務業為主的香港經濟並不可行。當局應採納按勞資雙方不同行業的實際情況自由協商為原則,鼓勵僱主與僱員就超時工作制訂合理的補償安排,以顧及各行各業不同特性的需要,以及保障僱員在超時工作可獲得合理補償,回應個別工時較長的僱員的訴求。

易志明
載於  資本壹周  立會珠璣
2014年9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