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發展新科技的啟示 - 鍾國斌 (2014年10月10日)

立法會多位議員上個月組成代表團,前往北歐三國的芬蘭、挪威和丹麥進行了為期八天的訪問。我作為團中少數的商界代表,自然對三國的經濟發展特別留意,發覺其中有不少地方很值得香港借鏡,這篇文章我會特別介紹第一站芬蘭發展創新科技的一些啟示。

Tekes主動出擊助業界

芬蘭多年來都非常重視發展創新科技產業,二○一二年用於研發的總開支就佔其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點六,比例在國際上屬於高水平。而Tekes國家技術創新局就正是推動產業發展的重要機構之一,受其資助的知名企業包括曾經雄霸全球的諾基亞手機,和風靡各國的手機遊戲Angry Birds的開發公司。Tekes資金全由公帑支持,在二○一四年芬蘭政府約二百億港元的科技研發總資助額中,就有二成六分配予Tekes,是單一機構接受的最大額資助。然而,其作風卻頗為主動,毫不官僚,會時刻留意市場的形勢,選定一些重點支持的領域,並特別支持涉及中小企的項目。這個做法既能客觀回應業界的需求,亦能主動作出較長遠的規劃,不會守株待兔,做法值得香港學習。此外,Tekes亦會鼓勵企業在早期研發階段就與局方的專家接觸聽取專業意見,在過程中不斷優化項目。因此,中小企提交的每一份申請,內裏可能已包含着Tekes的努力和心血。

Tekes的基金分為貸款和資助兩部分,這點與香港的做法類似。但特別之處在於,若某個項目最終失敗,則借用的貸款部分可轉為資助,不用償還,大大降低了企業的研發成本和風險,提高了創新的積極性。此外,部分類別計畫如涉及促進企業的全球增長,資助額可高達成本的七成五,可見Tekes對促進企業走出國門是不遺餘力。

港基金審批過程繁複

反觀香港,政府對科技產業的支持可謂令人失望。例如九九年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基金,五十億元的啟動資金竟然足夠用到現在,而二○一四至一五年度的的支出預算也只是八點八億。而且,這些基金的審批過程繁複,效率偏低,令許多有創新意念和技術,但資金和經驗不足的中小型科技企業未能受惠。有時即使企業千辛萬苦研製出產品,政府亦不願支持。例如早幾年理工大學發明的電動車My Car,部分研發資金正正來自創新及科技基金,但直至被美國車廠Green Tech Automotive收購,政府才一改冷漠的態度,改口願意採購。可見政府實在有必要反思目前推動創新科技產業的不足之處。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跨黨派的國會未來委員會(Committee for the Future)。這個獨特的委員會在國際上可謂只此一家,主要目的是就國家未來面對的機遇和挑戰作出討論和研究,並提供政策建議。委員會作為一個超越黨派鬥爭的平台,可以凝聚共識,集中資源去為未來準備,並不會因為政黨輪替而導致政策不能延續。

反觀香港,政府推行政策經常只憑當時特首的喜好,如曾蔭權時期大張旗鼓的六大產業,到了梁振英時代卻偃旗息鼓,無聲無息。因此,未來委員會這個跨黨派平台的設計,頗值得香港參考。

鍾國斌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4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