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繫泛民一念間 - 田北俊 

經過兩年的爭議,香港政制發展終於來到關鍵時刻。立法會就政改方案表決在即,究竟全港五百萬合資格選民能否於二○一七年一人一票選特首,全繫於有否至少四五位泛民議員在最後關頭回心轉意,從理想歸回現實支持方案,好讓全港市民有個做「老闆」的機會。

普選之下 泛民才是「造王者」

一直以來,我不時都有跟泛民議員溝通,包括討論政改方案,所以我多少也理解他們對民主理想的追求。然而,理想歸理想,我覺得在這關鍵時刻,大家都必須實事求是地思考一個問題:縱然擺在眼前的並不是一個完美方案,但這又是否一無是處、棄不足惜呢?

說到底,當前的政改方案雖在提名方面受到限制,但終歸給予全港市民一個前所未有的選舉權。如果說方案是個「爛橙」,那麼目前由一千二百人組成的選委會去選特首就不是「爛橙」嗎?需知道,在現行特首選舉辦法下,全港市民連選舉權也沒有!如果兩個都是「爛橙」,又可否選一個沒那麼「爛」呢?所謂「兩害取其輕」,相信泛民議員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

事實上,泛民過去時常指責選委會選特首是一場「小圈子選舉」,許多選委都是唯中央之命是從,選舉結果全由中央操控。既然如此,我認為泛民更應該將眼前的政改方案「袋咗先」,因為就算中央的影響力再大,也肯定無法直接影響到五百萬選民的抉擇。反而誰對五百萬選民有號召力,誰就對特首的產生有影響力,從泛民議員在往屆立法會選舉中的得票數字來看,我相信只要他們支持誰,甚至為誰站台,誰就有很大機會勝出。簡單來說,在特首普選制度下,泛民才更有機會成為「造王者」,更有本錢與特首候選人討價還價,爭取其作出對泛民有利的競選承諾。

一旦政改方案被否決,政制發展原地踏步,對泛民亦不見得有什麼好處。記得這兩三年來,特別是「佔中」期間,泛民對特首梁振英的不滿可謂有增無減,要求其下台的呼聲不絕於耳。若梁振英尋求連任,眾所周知,他在一千二百名選委當中的成功機會一定遠比在五百萬選民中為高,泛民否決政改方案,豈不是成為梁振英的得力「助選團」?即使梁振英不尋求連任,現制度亦只會選出新一個「六八九」,延續泛民與政府之間的矛盾。

僅為選舉權 亦要「袋咗先」

退一步說,我認為即使單單為了選舉權,泛民亦應該「袋咗先」。正如陳弘毅教授所說:「選票的威力不容低估」,觀乎上屆特首選舉,雖然只有一千二百名選委有權投票,但兩位熱門候選人唐英年和梁振英依然鬥至難分難解,一個跑到深水埗街頭表現親民,另一個就走上劏房探訪居民;一個提出將生果金加倍,另一個就說要另設三千元退休津貼才足夠。凡此種種,不外乎是要爭奪民意支持,因為中央其實也看民意,決不希望所委任的特首是一個民望低落、施政困難的特首。

試想,一場市民「有份看、無份選」的選舉,候選人爭取民望的激烈程度尚且如此,如果市民每人都有一票,候選人「拜票」會激烈至什麼程度?我相信只有過之而無不及,到時民意只會更受尊重,候選人的政綱亦會更貼民情。

特首有兩個老闆 合乎一國兩制

若將特首比喻為一個打工仔,在現行選舉制度下,這個打工仔需要服侍的「老闆」只有一個——就是有最終任命權的中央政府。這樣便容易造成如今局面,特首施政時往往首要考慮中央政府的旨意,忽略了港人的意願。

但是倘若政改方案獲通過,二○一七年市民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便可讓香港人成為第二個「老闆」,而將來的特首就需要同時向中央及市民兩個「老闆」負責。雖然在提名和最後任命過程中,中央政府仍然是一個「大老闆」,但是候選人若要當選,就必須爭取五百萬選民的支持。這樣選出來的特首,除了聽取中央政府的意見,亦要顧及用選票支持自己的市民的感受,不能過於偏重一方。屆時,特首將要更好地擔當香港與北京之間的溝通橋梁,而這樣是更合乎一國兩制的精神。

以我為例,雖然我出身商界,但同時也是三萬多新界東選民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這些選民中不乏打工仔,因此在許多議題上,我必須在不同持份者之間做好平衡。例如增設男士侍產假,我除了要考慮僱主的負擔,亦要體諒準父親的實際需要,從而作出平衡雙方利益的立場。

在這關乎全港市民福祉的關鍵時刻,我很希望泛民議員能夠實事求是地再考慮投票取向。目前的方案肯定不是政改的終點站,與其原地踏步,不如向前走一步,將方案「袋咗先」,將來就可以有基礎進一步優化制度了。

田北俊
載於  明報月刊 【2015年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