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頭湯也變了 - 田北俊 (2015年12月11日)

時代在變,連罐頭湯也變了。

我當然知道罐頭湯的設計,早已不是安迪華荷 (AndyWarhol) 那些60年代絲網印刷的罐頭湯系列。而且,印象中金寶罐頭湯好像在包裝上總是有些微小的變化。但無論包裝如何迎合潮流,味道總也不能變吧?

罐頭湯帶來的回憶,不止是味道那麼簡單,是一種情懷。年輕時在美國求學,由於對烹飪一竅不通,肚餓又懶得出去吃飯的話,惟一的方法就是煮罐頭湯。如果不夠,還可以在湯裏面加入即食麵一起煮。現在想起也覺得津津有味。

罐頭湯之中,我最喜愛的就是忌廉雞湯。我記得以前的忌廉雞湯,烹飪時間比較長,要煮得均勻,必須不停攪拌直至所有忌廉都溶化。像我這麼性急的人,覺得挺麻煩。直至最近,有一日陪田太行超市時「手多」,順手買了兩罐忌廉雞湯懷緬一下。回到家中立即打開來煮,發現以前那些不容易融化的忌廉粒一下子都消失了。

烹飪時間也至少短了三分之二,我還滿心歡喜地以為科技的進步令到罐頭湯也進步了。試了第一口,我就要衝返入廚房,拾回那個已經倒入垃圾桶的罐子出來。仔細看清楚,沒有錯,我買的的而且確是忌廉雞湯。我也再一次回到客飯廳,再試了幾口,感覺猶如晴天霹靂,這個罐頭湯和我幾年前、或者幾十年前吃的味道竟然相差甚遠。

好地地的一罐忌廉雞湯,為甚麼要加香草和其他東西去改變其味道?就像茶餐廳裏面的肉醬意粉,吃了幾十年都覺得很好味,為甚麼現在大多數的肉醬意粉,都要加入香草去「扮」西人意粉?無奈。轉變有好有不好,但人始終都要接受。

正如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我們知道單靠舊的選舉方法,已不能滿足到選民的期望。如果從政的人還不覺醒,去看看網上的世界,了解多些年輕人的想法,那麼很快便會給時代淘汰。

連罐頭湯都在變,我們不能不變。

田北俊
https://www.facebook.com/tienjames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5年1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