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方剛就「小販政策小組委員會的報告」議案發言 (2015年11月18日) 

代理主席,批發零售行業其實存在很多矛盾。批發和零售本來就是兩個行業,代理商和水貨商也有很多不咬弦的地方,商鋪和街道小販的爭議便更多。在區議會選舉年,街道小販往往成為磨心,因為居民自然不想樓下有人擺檔叫賣,況且街道小販更可能影響環境衞生。這些也是政府過去數十年來積極取締流動小販和固定攤檔小販,將販商的經營面積、經營空間不斷收窄的主要原因。 

我曾接獲不少投訴和求助個案。商鋪投訴小販攤檔阻礙其租金昂貴的店鋪門口;小販求助,則指政府規限的3呎乘4呎經營範圍太小,更要“朝行晚拆”,而且於繁忙時間不能在人流多的地方擺檔等。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社會,應該可以容納多元化的經濟模式。零售行業更需要多元化,以滿足不同階層的消費需求,並豐富行業本身的內容。由於從事小販行業的門檻比較低,小販無需繳付鋪租、無需投資裝修,而且由買貨到擺賣都可以單獨進行,對基層人士和希望創業人士實在十分適合。 

當然,小販取得經驗和門路之後,更可以發展成為小型批發商。再者,街道小販的存在,可以為地區帶來更多人流。如果不同檔次、價格的商品能夠好好配合,其實可以帶旺當區人流,大家同樣能夠得益。所以,儘管有零售商可能對小販抱有意見,但我卻一直支持小販的存在,無論是街市大廈或街道上的小販。再者,我在前兩屆的立法會已經提出,“保留並支持具本土特色的商業區和市集發展”,希望政府能夠訂立專門的管理細則,平衡保留該等商業區和市集,與市區發展和環境衞生之間的需要;以及參考新加坡牛車水、倫敦 Covent Garden或順德舊區等海外大城市的做法,透過不同政策局支持和協助這些具特色的商業區和市集繼續發展,以增強其生命力,促進本地商業經濟和確保本土特色得以承傳。 

但是,很可惜,政府這麼多年來也未能就只有6 500個牌照的小販行業制訂任何政策。唯一的例外是2011年花園街排檔半夜發生火警,導致損失9條人命,因而帶來一次契機,政府同意撥出公帑,資助改善固定攤檔小販的設施。雖然在大多數政黨支持保留小販、保留露天市集的形勢之下,負責管理小販的食物及衞生局強調政府無意取締小販行業,但正如小組委員會多番提出,食物及衞生局管理小販時,不應只懂得查牌、控告小販阻街和“抄牌”,而不去制訂計劃、指派專責部門和人手來全面檢視小販業應該如何管理和發展。我並不是要求政府必須增加牌照數目,但當沿街的攤檔間斷了,總得要將它接駁上吧?否則街尾的攤檔如何經營呢?任由他們自生自滅嗎? 

局長,你是政府內民望最高的官員,因為你“好人事”,各方提出的意見,你也十分客氣、十分溫柔地回應,不會扼殺當中的研究空間。我真的十分希望局長能夠將我們小組委員會的建議帶回去,好好研究如何推動落實。如果局長需要更多資源,或需要說客幫忙,向特首提出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我十分相信局長會得到立法會壓倒性的支持。 

我謹此陳辭,支持這份報告,多謝代理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