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產哀歌 政府漠視 - 劉健儀 (2011年1月28日)

面對通脹壓力上升,貧富懸殊加劇,從低收入到中產階層的家庭,都難免受到衝擊。政府如何為市民紓困,如今已變成一股強烈的社會期望。

政府加強扶貧,縮窄貧富差距,為有需要的基層和長者提供資助,大家都會支持。我們在預算案建議文件中,亦對提此出多項主張。對於如何扶助社會基層和長者,我們將另文討論。在本文,先將焦點放在中產階層。

年輕夫婦無力置業
中產階層是香港社會結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他們繳納最多的稅款,卻得到最少政府政策的關顧。中產階層目前所面對的困境,不僅令他們「苦在心頭」,而這種酸苦無法得到紓緩,最終會損害到香港社會發展的穩定性,因此,我們先從這個重要社會問題切入。

中產階層的「哀歌」,主要來自住屋和子女教育問題。事實上,改善基本的棲身條件,營造一個「安樂窩」;悉心培育下一代,提高子女的人力資本質素,這是中產家庭最核心的「家庭目標」。然而,在落實這兩個核心家庭目標的過程中,卻遇到不少挫折,但政府對他們的困難,一直視若無睹。

如今樓價冉冉上升,不僅令年輕夫婦難以自置物業。所謂「上車難」,箇中困難不必細表。即使千辛萬苦,夫婦組織了家庭後,努力工作,購入了一個小型住宅物業單位,但隨着家庭人口增加,想扭轉狹窄的居住環境,改善生活質素,卻陷入樓價升幅遠高於收入升幅的困境,令改善生活質素的「家庭目標」無法實現。日前美國一家顧問公司發表調查報告,指出香港住宅樓價以收入中位數比較,全球最昂貴。樓價中位數,相當於全年家庭入息中位數的十一點四倍;亦即是說,市民要將十一年多所得的收入,完全不能花一分一毫,才可以買樓。這項調查,為我們了解目前中產家庭陷入難以改善居住生活質素的困境,提供了一個很好注腳。

子女學費負擔沉重
在教育問題上,為了給子女相對良好的教育,中產家庭亦付出了高昂代價。如今直資學校的學費需幾千元;國際學校的每月學費更動輒逾萬。然而,家長對直資學校學或國際學校提供的學位,依然需求甚殷,反映家長對優質教育的需求很龐大,即使學費高昂,但為了子女,不惜節省其他開支,設法提升子女的人力資本,使他們未來得到更多和更好的發展機會。但政府對他們的困難,提供過甚麼真正的支援?

我們認為,政府刻不容緩,必須盡快排解中產階層這兩個核心「家庭目標」問題所遭受的苦困,化解潛藏的社會發展不穩定因素。因此,我們提出,一、政府增加土地供應,每兩個月一次定期賣地,集中供應限呎盤單位,並與勾地制度並行,以壓抑樓價不合理的升勢;二、要求政府透過房協或市建局,向中產家庭提供更多租住單位。在教育方面,第一,增加子女學費免稅額;第二,全面撤消幼稚園學券限制,以紓解中產家庭的沉重負擔。這些主張的詳情,在本文不贅。

中產家庭是香港社會結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社會活力和穩定的基礎。如果這一個階層滋生不穩定酵素,則對社會的發展影響重大。

這一點,也是我們當下絕對不能忽視的社會趨勢變化。

劉健儀
載於 信報 時事評論
2011年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