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租金免稅額讓中產舒口氣 - 劉健儀 (2011年2月10日)

 
中產階層一直是香港社會結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他們納稅最多,卻得到最少政府政策的關顧。可以說,中產家庭受到「不公對待」的內心不滿,如今在通脹壓力不斷升溫、所得收入的購買力不斷萎縮的形勢下,由「不滿」所衍生的「怨懟」之聲,政府再不能掩起耳朵了。

在食品、交通及租金上升的帶動下,香港的通脹壓力持續上升。據最新的統計資料顯示,二○一○年的綜合消費者價格指數,較上年上升百分之二點四,剔除所有政府一次性紓困措施的影響,則相應升幅為百分之一點七,表面看水平尚算溫和,但細心觀察,綜合消費物價指數在最後三個月,分別同比上升百分之二點六、百分之二點九及百分之三點一,逐月上升,升勢完全沒有止步之勢,有經濟分析指出,升破百分之四是遲早的事。

減輕生計壓力
在通脹壓力加劇下,中產家庭的處境,往往因缺乏社會保障的援助,只靠家庭內夫婦二人收入的支撐,這樣一來,貨幣購買力持續萎縮所引發的波動,對家庭的衝擊更大。因此,我們對中產在今日所承受的壓力,也就更為關注。

中產階層的壓力和困難,主要來自住屋和子女教育問題。事實上,改善基本的棲身條件,營造一個「安樂窩」;為子女提供最優質的教育機會,提高子女的人力資本質素,無疑是中產家庭兩個最核心的「家庭目標」。在本文,我們不妨將焦點放在最熾熱的住屋問題。

如今樓價不斷上升,令年輕夫婦難以自置物業。即使千辛萬苦,夫婦組織了家庭後,努力工作,購入了一個小型住宅物業單位,但隨着家庭人口增加,想改善狹窄的居住環境,優化生活質素,卻陷入樓價升幅遠高於收入升幅的困境,令改善生活質素的「家庭目標」無法實現。

另一方面,那些暫時無法置業,靠租賃住屋棲身的中產家庭,租金也佔了家庭支出一個很大的比例。我們較早前曾建議,為減輕中、基層的負擔,可考慮增設租金免稅額,以實報實銷的形式,為中產家庭提供為期五年,每年最多十萬元租金免稅額。

日前,香港會計師公會指出,由於樓價攀升,令不少人轉向租住物業。公會建議政府向沒有自置物業的香港永久居民,提供租金扣稅優惠,亦即租金的支出可以扣稅,扣稅年期為十五年,以每年十萬元為上限,以減輕市民租住物業的負擔。會計師公會的「專業意見」,印證了我們較早前所提出建議的可行性和合理性。可以說,增設租金免稅額,不僅可行,而且讓中產家庭可以實實在在稍舒一口氣。

紓緩社會怨氣
如果我們同意,中產家庭是香港社會結構最重要的組成部分,也是社會活力和穩定的基礎。若這一個階層滋生不滿和怨懟,不利社會的穩定發展。因此,紓緩中產所面對的壓力,政府再不能採取拖延和敷衍手法。

增設租金免稅額、增加子女學費免稅額,全面撤銷幼稚園學券限制,有助紓解中產家庭所面對的壓力。由於住屋的費用往往佔中產家庭支出一個顯著比例,因此,增設租金免稅額,無疑有助減輕中產家庭的生計壓力,也有助紓緩「中產怨懟」對社會內部穩定發展所造成的不利張力。

劉健儀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1年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