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獎勵」紓解「在職貧窮」 - 劉健儀 (2011年2月19日)

政府財政儲備充裕,加上巨額的財政盈餘,若手持龐大資金,卻對備受生活重壓的市民不加關顧,紓解中下階層飽受通脹肆虐之苦,實在說不過去,也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所應為。因此,在即將公布的新一年度財政預算案中,政府不僅需要及時推出有效的扶貧紓困措施,為中產及貧窮家庭減壓,同時也應及早解決社會深層次的矛盾,以維持香港的可持續及優質化發展。

香港貧富差距擴大,收入分配不均的矛盾不斷激化,這種發展趨勢,無疑是社會一種深刻矛盾的尖銳體現。事實上,扶貧濟弱,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援手,是社會群體共存及社會持續發展的關鍵。很清楚,目前,香港所面對的社會貧窮問題,已隱隱然成為社會不穩定的酵素,也成為激發社會「仇富仇商」不理性情緒的根源,因此,政府必須正視這個問題,避免這種社會深層次矛盾擴散。

直接資金補助貧窮戶

我們認為,政府在新財政年度預算案中,應該通過直接的資金補助,令貧窮家庭得到切實的喘息機會。目前,一些赤貧的個人或家庭,可通過社會保障計畫領取到綜援;一些不符合領取綜援資格的窮人,本身有一份入息低微的工作,然而,微薄的收入根本不足以餬口,養活一家,他們可保留部分收入,而政府也給予一定的金額援助,亦即這些貧窮家庭,通過目前的「低收入綜援」得到一定的資助。

不過,很多「在職貧窮」的家庭,生活同樣非常艱難,卻完全得不到任何援助,這種潛伏在社會底層的「在職貧窮」,不利於社會的健康和穩定發展,因而更不能掉以輕心。我們建議政府修改目前的「低收入綜援」,易名為「工作獎勵計畫」,把目前領取「低收入綜援」的人,抽取出來後再納入這個新「計畫」之中,並把「計畫」的涵蓋範圍進一步擴大至「在職貧窮」人士。

「去標籤化」社會共融

「在職貧窮」的定義,是以家庭入息中位數一半以下作為界定標準,若一萬八千元為家庭中位數,則「在職貧窮」的界綫,便劃在九千元以下。當家庭收入跌入了這條界綫之下,政府便應給予補貼,令家庭收入可超出九千元,亦即走出「貧窮綫」,脫離艱苦的貧窮,得到起碼的生活資源條件。目前,一些貧窮家庭,每月收入即使達九千元水平,但生活顯然仍相當艱困,政府卻未必給予援助補貼。按照資料,現時約有一百二十萬個家庭處於家庭收入中位數一半之下。在這一百二十萬個家庭中,有資格領取綜援約為八十萬個,餘下約近四十萬個家庭,如今生活在貧窮綫下,卻又無法領取任何形式的援助,陷入求助無門的困境。這些貧窮的人,無疑是最有需要援手的一群。

概而言之,把目前「低收入綜援」,改稱為「工作獎勵計畫」,並把援助範疇擴大,不僅可產生「去標籤化」的效果,更可使「在職貧窮」的人有一個體面和主動尋求協助的渠道和平台。按照我們的建議,在職貧窮家庭,每月可通過「工作獎勵計畫」,領取最多二千五百元的生活補助金。政府一年所耗約為四十億元,在目前的財政狀況下,政府完全有能力這樣做。只有加強對社會貧弱一群的關顧和援助,認真紓解「在職貧窮」的隱患,社會才有健康和穩定的發展力量。

劉健儀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1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