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遠水救近火的預算案 - 劉健儀 (2011年2月24日)

 
面對通脹上升、市民生計壓力重重的環境下,大家翹首以待,期盼政府能夠為中產和低收入階層提供一些扶貧紓困措施,但財政司司長昨天公布的預算案實在令公眾「極度失望」,那只是一份徹底的「看守政府」預算案。

我們要求政府在經濟持續增長、財政儲備豐厚、財政盈餘龐大的情況下,可以落實「全民分紅,共享成果」。但預算案的所謂「扶貧紓困」措施,每一項都像「蜻蜓點水」,既搔不着癢處,也抓不着重心,而且援手措施簡直不分輕重,一片「亂籠」,完全與市民的感受脫節,跟社會的訴求背道而馳。

對中產比去年更吝嗇
向領取綜援等貧困者發放多一個月津貼、電費補貼、公屋租戶免兩個月租金……,重複使用這種「一次性」的短期做法,作為所謂扶貧措施,卻對中長期解決「在職貧窮」的問題一籌莫展,對中產的「紓困」,甚至比去年還要吝嗇;去年起碼還有退稅。

我們要求政府在財政寬裕的情況下,可透過退稅和減稅,真正協助市民度過通脹難關,但政府卻無動於中,政策對中產出示一張冷漠的面孔。

政府所謂最大手筆的扶貧紓困措施,是拿出240億元「送給」市民的6000 元,可惜,這些6000 元只能看,不能用,因為這筆錢只是放入市民的強積金戶口。面對目前通脹肆虐,這種解困措施簡直是以遠水救近火,以「望梅」叫市民「止渴」。

新加坡政府最近拿出66 億坡元(約400 億港元),直接派發給市民,窮人獲發的數額多,富人獲得的數額少,反映出一種實事求是的分配模式,由於窮人對這筆援助金的需求,比富人更大,邊際效用更高。對富裕的人來說,這些援助金額只不過是錦上添花,但對窮人來說,無異雪中送炭。香港政府卻彷彿懶得思考一個更有效的配置方法,以人人有份的「機械式」公平作分配手段,既暴露了不了解當下民情,亦顯露出做法失當和亂籠一片。

對中小企「細眉細眼」
對於樓價飆升,一般市民無法置業安居問題,從預算案中所見,政府只在勾地表拿出四幅住宅土地出來,卻隻字不提是否用於興建中小型單位。此外,在勾地表外,政府以招標形式出售五幅土地,其中只興建三千個中小型單位,這個供應量明顯不足夠。

我們在預算案公布前,已向政府建議每年定期賣地六次,並集中供應限呎盤單位,每次可提供二千個單位,給首次置業的香港市民「上車」,安居樂業。這項主張的訊息,是透過穩定的土地供應,加上一定數量的小型單位,源源提供置業機會,讓市民不用心急搶購,因為日後不斷有符合他們需要的物業單位陸續供應,藉此壓抑樓價不合理的樓價升勢;但政府如今的做法,完全無助解決問題。

在協助中小企方面,除了把「中小企業信貸保證計劃」的信貸保證承擔總額,由現時的200 億元增至300 億外;在更重要的環節,即對鼓勵科研創新、協助企業升級、增強香港的競爭力之中,幾乎是交出一份「白卷」。例如在鼓勵企業家精神和創業上,雖然提出「小型貸款」安排,卻只由銀行一力承擔,體現不到政府激發創業、提升香港長期競爭力所要承擔的責任;而且所謂「小型貸款」的貸款額「細眉細眼」,此舉能否改善目前香港創業率持續下跌的不利局面,實在令人存疑。

可以說,預算案的扶貧紓困措施,中產階層完全感受不到有助力;低收入階層亦未能充分受惠,只得點滴接濟。政府坐擁龐大的財政資源,卻用遠水來救近火,對扶貧紓困的種種強烈社會訴求,更竟然充耳不聞,令人費解,也令公眾十分失望。

劉健儀
載於 信報財經新聞 時事評論
2011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