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資互諒互讓 最低工資莫生枝 - 劉健儀 (2011年4月8日)

 
最低工資實施在即,但許多中小企僱主及基層僱員,到最近才發覺原來最低工資的實施,對他們帶來的影響可謂多不勝數,而有薪休息日及飯鐘錢的爭拗,更是當中的表表者。爭拗不斷,只會對香港一向和諧的勞資關係造成相當的傷害,這實非我們所願見到的。所以,筆者希望僱主及僱員能拋開成見,共同本着「勞資同心,互利雙贏」的精神,就最低工資施行,商討出兩全其美的支薪安排。

其實,早在最低工資立法之初,我們已一早作出警告,指最低工資會為社會帶來眾多問題,對僱主及僱員都是一把「雙刃劍」。因為如果工資水平定得太高,中小企固然首當其衝,小老闆更是難以承擔,或被迫裁員或結業,基層僱員的利益豈不反而受損?而這亦只會造成勞資雙輸的局面。

我想指出,最初社會普遍對計算最低工資的共識,都是以每月26天工作,每天8小時計,故如最低工資水平定在28元,每月工資為5,824元,這點甚至是李卓人、梁耀忠、葉偉明等勞工界代表在立法會發言時都此為基準,沒提及強制計算有薪休息日及飯鐘錢的問題。

有報章在3月23日的社論中,亦同意當日計算最低工資的準則及勞資共識,都不包括飯鐘和休息日在內,認為「若勞工界要硬性規定僱主支付飯鐘和休息日工資,近乎把整件事推倒重來,並非理智和理性的做法」,故贊成首個最低工資水平的落實,不宜節外生枝。

其實就算以28元水平計,根據去年自由黨委託港大進行的調查指出,都將會有約四萬六千多名僱員失去工作,約等於整體就業人口的1.3%,而我們考慮到社會的承受力及期望後,才勉強接受。但若推翻最初共識,要將休息日及飯鐘錢也硬性一併計算在內,則每月工資即會急升至逾7,500元,相對於原本計算方式,等於時薪逾36元,恐怕失去工作的基層員工將遠超十萬人,對基層員工而言實屬「災難」。

不要以為我們是在危言聳聽,事實上,在最低工資「殺到埋身」之際,不少受影響的中小企僱主、業主立案法團都被迫採取措施減低最低工資的殺傷力,例如有單幢式舊樓計劃用視像鏡頭接駁至保安公司以取代看更、小食外賣店主迫不得已,要剔走員工的飯鐘錢及取消勤工獎、本來有6,400元月薪的辦公室雜務清潔員工,有僱主因無法負擔計算飯鐘錢及休息日在內的八千多元薪酬而遭解僱。所以,部分受影響的僱員,甚至公開向工會作出投訴,認為他們是「幫倒忙」,連累他們失業了。

其實,這種情況正正是自由黨最不想見到的,本來勞資雙方,透過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就最低工資這項「新事物」,坐下來慢慢傾好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水平,是十分難能可貴的。但現時一些工會代表,動輒祭起「無良論」,一刀切的逼所有僱主就範,要在時薪28元的最低工資水平上,不論企業或僱主的承受能力,硬要連有薪休息日和飯鐘錢也計算在內,只會引發為深遠的「後遺症」,結局恐非大家所想願見的。

所以,自由黨認為僱主及打工仔一定要抱着互諒相讓,認清楚最低工資是一項全新的法例,且已對傳統大家習以為常,以月薪計算薪酬的做法,有天翻地覆的改變,故大家都要摸着石頭過河,去適應這條新法例。

不過,筆者必須強調,自由黨認為無論勞資雙方如何傾談協商,最重要的一點原則是,必須要確保僱員的原有工資,不會因實施最低工資新法例而有所減損。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1年4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