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資只算實際工時 釐清計薪助釋疑惑 - 劉健儀 (2011年4月29日)

 
最低工資法例實施在即,但不少中小企僱主及僱員對如何能夠「依法辦事」仍一頭霧水,而令事件更添幾分紛亂的是工會代表試圖站於「道德高地」,肆意推高實質的最低工資水平。若任由情況發展,隨時會湧現倒閉或裁員潮,故自由黨昨天聯同多個受影響行業代表,約見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提出「最低工資應以二十八元乘以實際工時計算」及僱員薪酬不退倒等立場。而局長也釐清了問題,即最低工資以外的都屬於福利,從沒要求僱主就員工休息日及用膳時間付薪,也從沒說過未能提供的僱主,就是無良僱主,我希望政府盡快及盡力向外間傳遞此一訊息。

事實上,最低工資到了五一實施前,還有眾多問題未能解決,政府是責無旁貸的。例如政府一方面表示現行僱傭條例並無列明休息日和午膳時間是否有薪,應由勞資雙方自行磋商,但政府卻又決定向外判服務承辦商員工支付休息日薪酬,此舉無疑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等同挑起了良心之争,助長胡亂派「無良帽子」歪風,即時令不少中小企代表遭到道德審批,因無力在最低工資以外再額外付出,而無辜背負無良惡名。

要知道最初最低工資時薪訂在二十八元,乃社會討論多時,並經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得出的共識,是以工人的「實際工時」來計算,等同最低工資的「實用面積」,不能隨意「發水」。勞工處長卓永興早前便表明,若僱主每月支付四天休息日薪酬,或飯鐘錢,則人工成本將分別上漲一成半或一成二,若兩者兼付更會急升二成七,即時薪等同三十五點七元。我想這對一般中小企僱主或小業主來說,實在難以負擔。所以,許多僱主或小業主在自由黨本月十七日舉辦的「最低工資苦水會」上都大吐苦水。例如美容業、地產代理業界表明以往會用較低薪酬聘用如「一張白紙」的學徒或見習生培訓,但日後再難這樣做,令年青人少了一個「邊做邊學」的機會;也有小業主表示二十八元水平,令每戶的管理費要調升四成半至五成半不等,實難以負擔;而除僱主外,更有僱員直斥工會代表搞事,擔心老闆要裁員,令她「瞓唔安,食唔樂」。

其實,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於去年提交的報告,便表示假設時薪定在三十三元的水平,會流失逾八萬個職位,加劇通脹約百分之零點九,故委員會才決定將首個最低工資水平訂在二十八元,但如今工會硬將休息日及飯鐘錢也要一併計算,等同推倒當初共識,會讓最低工資時薪水平實質去到逾三十五元水平,對失業率及通脹影響之大,可想而知。而最近便陸續出現有不同的中小型店舖結業報道,反映影響正在擴大,社會最終未必能承受。

為免出現勞資及社會三方面皆輸的局面,我們支持工資應用二十八元乘以「實際工時」計算,而僱員薪酬則不應因實施最低工資而有所倒退,而有能力的僱主,可給予僱員有薪休息日和飯鐘錢,但卻不應強制執行,更重要的是我們反對將無能力額外付出的僱主標籤為「無良」僱主的做法。我希望張局長昨天的說法,能有助消減現時的紛爭。不過,對於張局長拒絕設立緩衝期的建議,只表示會實事求是地執法,我們則表示失望。因為政府遲至昨日才釐清休息日及飯鐘錢的說法,加上計算辦法複雜,許多中小企或僱主根本未及了解,故為免出亂子,我認為給予半年緩衝期,期間先作調解,以讓中小企僱主適應,這才是實事求是的做法,希望局長能細加考慮。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1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