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新跑道刻不容緩 做好諮詢避免延誤 - 劉健儀 (2011年5月13日)

 
雖然去年香港的航班升降及客貨運量均創新紀錄,可喜可賀,而貨運量更是超越自93年起雄霸航空貨運桂冠的美國孟菲斯機場,成為航空貨運一哥,但風光背後,卻是香港機場已接近飽和。令人憂慮的是,本港鄰近地區的機場,無不大力擴建客貨運的能力,惟香港機場興建第三條跑道的諮詢工作,則還仍未正式展開,隨時是「龜兔賽跑」故事的翻版。

現時香港機場的客貨量及航班升降均增長迅速,去年的客運量較前年上升一成三,達到五千零九十萬人次,貨運量更大幅攀升23.4%至四百一十萬公噸。去年飛機起降量亦增加9.7%,合共達三十萬六千五百多架次。

踏入今年,情況依然理想,今年首季香港機場的飛機升降量按年上升一成四,達到79,845架次,而客運量則共一千二百五萬人次,貨運量共94.4萬公噸,與去年同期相比,分別增加了4.6%及4.3%。而機場管理局行政總裁許漢忠更估計全年客運量會增長達7%至8%。

不過,許多學者專家都不約而同提出警告,指雖然香港目前在空運方面形勢不錯,但如不盡快提升機場容量,將重蹈最繁忙貨框港地位被取代的覆轍,筆者認為這些憂慮並非杞人憂天,也是不容再犯的錯誤。

事實上,在後面追趕我們並非「龜」,而是同樣奔跑迅速的「兔」,像區內其他機場如廣州機場、深圳機場、台北桃園機場及南韓仁川機場等,均已計劃在2020年前增建跑道,加大機場的吞吐能力,但香港現時只有兩條跑道,根本不足以應付未來需求。

而根據本港一個民間智庫組織——香港集思會,進行的調查研究便指出,現有兩條跑道的使用率已達九成三,若以過去八年,航班升降平均每年增長6.5%計算,即使期間進行航空交通管制系統提升等工作,仍只足夠應付至2017年左右。換言之,若航班增長速度一如去年般增加近一成,情況更不堪設想,興建第三條跑道的時間也將更為緊迫。

機管局刻下正積極準備「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註1),據報道指,有關的諮詢文件準備本月底推出,預計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工程需填海達650公頃,相當於現時半個機場面積,以2010年價格計算,造價超過八百億元,遠較當局早前預算高。而為了減低填海引起更大的環保爭議,據悉機管局計劃引入成本較昂貴的新填海技術,將海底淤泥凝固,減少因挖掘海床而造成的污染,若計劃最終獲公眾接納,最快亦要在2023年才能落成。

筆者認為即使第三條跑道現時馬上動工,時間上也會有點遲,但所謂「遲到好過無到」,為確保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不會喪失,尤其是一旦香港因為機場容量飽和,溜走的旅客及貨物可能也會一去不返,必須小心應對。

儘管筆者同意興建第三條跑道有其迫切性,但其造價的高昂,肯定大有討論空間。故期望政府要做足準備工夫,尤其要汲取港府近期在一些重大政策上,如擴建將軍澳堆填區、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被推翻等連串的失誤,要認真備妥各方面的數據和理據,以回應諮詢期間可能出現的各種質疑,才能說服公眾,支持擴建工程早日可以上馬。否則,香港的競爭力只會遭到進一步削弱,大大不利香港未來的發展。

註1:機場管理局24/07/2008宣布展開《香港國際機場2030 規劃大綱》,標誌着機場研究興建第3 條跑道等一系列重大基建項目進入了議事日程。「大綱亦會審視及建議最佳的機場設施布局及土地發展計劃,包括研究是否興建第3 條跑道及相關的輔助及基建設施。」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1年5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