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補充質詢】 - 鍾國斌 (2019年11月20日)

主席,局長剛才表示,這項法例是沒有必要,而且香港 特區政府會反對,但無奈美國眾議院已經通過這項《法案》,接下來 我們有甚麼可以做的呢?

局長剛才說,香港的經貿地位是《基本法》所賦予,不是人家恩 賜,但雙邊貿易是雙向的,對方不一定認同我們的意見或做法,雙方 需有互動。現時的問題在於我們會否只是過於自我感覺良好,認為這 是《基本法》賦予我們的權利,與別人無關,可是對方的法例卻對我 們有所影響。局長,我想請問政府會有何後續行動?美國眾議院已通 過這項《法案》,特區政府可以做些甚麼以盡量減低它的殺傷力或影 響呢?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口頭答覆:

多謝鍾國斌議員的補充質詢。首先,我想澄 清一點。雖然大家都認為,美國國會傾向通過這項《法案》,故可能 很快會成為法例,但直至今天為止,即使今天早上美國參議院已通過 這項《法案》,但還要進行兩步曲。第一,兩院(即參、眾兩院)的文 本是否一致,如未能達至一致的話,便不能成為法例,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在美國國會通過法案後,仍有待美國政府---即總統 ---簽署。最重要的是,負責這項《法案》的美國行政當局會用甚麼方式 來體現或履行國會對它的要求。

因此,就鍾議員的質詢,我的答覆是,一旦這項《法案》成為美 國法律的一部分,而美國政府決定根據相關法例採取行動時,我們還 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的。

我剛才提及一些限制裏面,即使我們未能完全逆轉現時的走勢, 但仍然要就美國政府及美國社會廣泛層面如何看美港之間的關係作 出考慮,包括我剛才特別提到的一點,就是美港關係是雙邊的。根據 主體答覆所例舉的數字,在經貿方面,美國在香港有龐大利益。當然, 我們在美國也有重大利益。

另一方面,美國也須依賴這個雙邊關係來建立互惠互利的合作, 當中包括一些具體措施,例如科技管制及轉移,以及作為不同關稅地 區需要共同恪守的工作,我們會繼續進行。至於遊說工作方面,我們 會繼續針對美國對香港的一些疑慮和看法,與不同政府部門及聯邦機 構等進行溝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