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政府盈餘 全民共享成果 - 劉健儀 (2011年1月7日)

 
許多大企業都會在賺得盈利後,與一眾為公司打拚的員工分享成果,派發花紅,以回報員工的努力。筆者認為這一概念同樣適用於政府身上,但對象當然是普羅大眾。受惠於本地經濟在金融海嘯後迅速反彈,加上股樓兩巿興旺,外間一般估計政府會錄得七百至八百億元的盈餘,而不是原先估計的二百五十多億元赤字,可謂「意料之外」。面對龐大的盈餘,筆者認為政府應訂出一個「全民分紅 共享成果」的計劃,讓包括中基層及貧困人士在內的全港市民,都能分享這份額外的經濟成果。

自由黨剛向財政司司長提交的預算案期望,便就如何「分紅」回報市民,提出了合共約552億元的五十九項建議。由於預期今年的通脹來勢洶洶,對中基層及貧困人士均影響至大,故我們建議必須推出短期紓困措施助其解困。

在短期紓解通脹壓力方面,由於食物通脹情況嚴重,對貧困家庭困擾尤大,我們擔心可能會對貧困兒童健康構成影響,故認為有需要加強這方面援助,包括向十八歲以下的貧困學童派發食物券,每人每月一百元,及加強支援食物銀行,好使受助對象獲得的食品接濟,由現時每半年最多六周倍增至十二周。

而由於兩間電力公司今年起將加電費,影響遍及全港,我們建議為所有住宅用戶提供電費補貼三千六百元,及推行慳電券計劃,若住宅用戶每季用電量比去年同期少半成,便可獲二百五十元獎勵,全年以一千元為限。此外,政府亦應要提供公屋免租,和發放額外綜援及生果金各最少一個月。

由於中產人士一向付出多福利少,通脹肆虐下,同樣受苦,故建議向納稅人退還薪俸稅七成半,上限二萬元,則月入約三至四萬元的家庭會更為受惠,另外,亦應繼續減免全年差餉,每戶每季上限一千五百元,以減輕業主的負擔。

此外,鑑於過往六年,政府平均每年都有數百億元的盈餘,預計庫房今年又再滿溢,故大有條件減輕中產人士負擔。故我們建議可將稅階由現時的四萬元擴闊至四萬五千元,而最後兩級邊際稅率,則分別下調1%,至11%及16%,好使月入二萬至三萬元的中基層人士節省逾一成稅款,並應增加免稅額項目,包括實報實銷的十萬元租金免稅額,及六萬元子女學費免稅額等,好讓中基層藉以減輕稅務負擔而得以享受經濟成果。

當然,貧困人士更是必須大力扶持的階層,自由黨一向認為應支援願意自食其力,但收入較低的在職貧窮人士,故建議將低收入綜援易名為「工作獎勵計劃」,以減低標籤效應,而不合資格領綜援的在職貧窮家庭,每月亦可透過計劃,領取最多二千五百元的生活補助金。此外,在學年幼子女的課餘托管問題,往往困擾在職貧困家庭家長,政府應增撥資源予全港小學,開辦免費的課後托管輔導服務,讓有需要的家長,安心讓子女在課後留在校內。

對於財爺在預算案公布前,試圖對派糖訴求潑冷水,說「派糖隨時適得其反,令通脹加劇」,令人擔心特區政府老是孤寒成性,不肯「與民分紅」。但不要忘記香港庫存豐厚,外匯基金高達二萬三千九百多億元,財政儲備則達五千三百多億元,今年又預計有豐厚盈餘。但願財爺信守承諾,不做孤寒財主,能做到紓解民困。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1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