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為弱勢社群扶貧紓困劉健儀 (2011年12月8日)

將資源用於幫助最有需要的人,是社會的基本共識。因此,照顧弱勢社群的基本生活需要,是每個政府的頭等大事。正所謂,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如果像早前香港社聯的調查推算,全港有一百一十萬人在醫療、教育、住屋及食物等四大範疇上屬於生活匱乏階層,此等於向港府敲響了警鐘。若任由情況繼續惡化,恐防遲早會變成喪鐘。

當然,港府在支援弱勢社群方面並非毫無作為,但絕對是力度不足。這是因為港府自築籬笆,甘受政府開支與經濟增長必須相若這個緊箍咒所限,即使坐擁龐大盈餘也不肯推出較長遠的扶貧政策,只會重複一些綜援出雙糧,公屋免租金等一次過的派糖措施。當時市民或會口中一甜,但很快又滿口苦澀。

弱勢社群中,長者尤需要幫助,他們年輕時為香港貢獻良多,年老了,後輩因條件所限,無法把他們當作「家有一寶」來供養,故政府有責任免他們陷於三餐不繼、貧病交加的困境。我們建議向長者派發每年一千元「長者牙科護理券」,資助長者在私人診所接受牙科護理及推展牙科門診至全港十八區;要求政府增撥資源推「耆英光明行動」,資助長者找私人醫生做白內障手術,期縮減公院手術輪候期;增設長者生活補助金五百元及擴展生果金免離港限制的措施至廣東以外;將醫療券每年增至千元,及調低年齡限制至六十五歲。

針對日益嚴重的在職貧窮家庭,我們則建議讓合資格的家庭每月可領取最多二千五百元的生活補助金;與港鐵研究全線提供月票優惠可能性;調整交通津貼金額由每月六百元資助增至六百五十元及繼續提供電費補貼一千八百元等。

然而,要徹底解決本港的貧窮問題,港府最重要還是擺脫守財奴心態,大刀闊斧地為香港的未來投資增值。例如,盡快重建殘舊的公立醫院,培養足夠的醫護人員;覓地增建公屋,確保公屋三年上樓承諾得以兌現,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問題。此外,也要投資於社會政策,為弱勢社群提供更牢固的安全網,為跨代貧窮的孩子創造可以藉奮鬥向上流動的機會。這樣,才能消除社會怨氣,促進社會和諧,令香港得到穩定的發展。 

劉健儀
載於  蘋果日報  論壇
2011年12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