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用特權法 監察兩電加價 – 劉健儀 (2012年1月17日)

若非兩電和港府老是在「扯貓尾」,市民無從獲悉真相,我們也不至於要使出特權法這把「尚方寶劍」。

兩電大幅加價引起的風波,表面看來似乎隨著兩電的讓步而平息了,其實並不盡然。因為港府與兩電簽下的利潤管制協議中的「准許回報率」,是固定資產回報的9.99%。換言之,兩電資產愈多,可賺取的利潤就越高。

如果我們不了解兩電的五年發展計劃,不知道兩電未來的發展投資大計是否合理,不清楚兩電是如何計算2012年電費的加幅,手頭上沒有實際的數據來作客觀的分析,我們就永遠都無法有效地監管兩電,永遠都會「肉在砧板上」,任兩電宰割。

提出修訂 釋商界疑慮

為了擺脫這個被動的局面,我將在1月18日的立法會動議辯論「締造可持續及開放的電力市場」的議案中提出修正,要求政府在符合公眾利益、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洩敏感商業資料的前提下,支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通過的有關議案,由立法會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向兩電申索所有有關調整2012年電費及五年發展計劃的詳細紀錄及數據資料,以確保電費調整的透明度及讓社會對兩電的電費水平作出有效監察。

部分的工商界朋友或會擔憂,使用權力及特權法要求商業機構披露營運資料恐會危害商業社會的正常運作,破壞香港的營商環境。其實這也是我們的憂慮,故在內會時,我們才會對沒有任何條件限制下引用特權法投反對票。而此番我們提出的修訂,加入了「符合公眾利益、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洩敏感商業資料」這三個前提,正是希望能釋除工商界的疑慮,以及平衡社會各方面的利益。

電力是市民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直接關係市民生計,因此電費的釐定關乎公眾利益,它不同於買間屋,買件衣服,有錢的買豪宅、買名牌,沒錢的買便宜的、買少件或不買。此番兩電瘋狂加價,工商界更是首當其衝,雙重受壓,更清楚如無法有效監管兩電的長期禍害。

再說,兩電本是專利的公用事業機構,既享受專利帶來的暴利,理應更具透明度,接受市民監察。而我們相信對一般私人企業而言,如非關乎公眾利益,立法會即使再無聊,總不至於因為你一杯咖啡比別人賣貴幾十塊,就引用特權法去追查。

兩電港府扯貓尾須介入

當然在符合公眾利益情況下,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洩敏感商業資料也是必須。畢竟兩電的正常運作也是我們得到穩定電力供應的保障,而一些涉及商業敏感資料,如燃料期貨價值的資料,或與其他公司的商業合約等如果外洩,或會影響兩電小股東利益,因此須確保其不可外洩,這才是公平合理的做法,才可減輕商界顧慮,保障工商界。

其實若非兩電和港府老是在「扯貓尾」,一方說已把資料交了給港府,另一方卻道是「商業敏感資料」,不便透露,市民夾在中間,無從獲悉真相,我們也不至於要使出特權法這把「尚方寶劍」,否則要想確保電費調整的透明度及讓社會對電費水平作出有效監察,就只淪為空談。

此外,我亦會要求兩電每年皆盡用減價的空間,務求將電價加幅減至最低水平,並立即啟動中期檢討機制的部署,力求調低現時9.99%的利潤上限。而待管制協議於2018年期滿後,政府更可考慮引入以通脹、市民收入、經濟增長、營業成本等數據為依歸的可加可減機制,及做好兩電聯網的準備,實行網電分家,加強競爭性,以保障市民和商戶可以享用收費合理和供應穩定的電力服務。

劉健儀
載於  經濟日報  新觀點‧新力量
2012年1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