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法解兩電賺盡之謎 – 劉健儀 (2012年1月19日)

兩電去年底「獅子張大口」,提出「賺到盡」、遠超通脹及市民承受能力的電費加幅,自由黨和工商界朋友以及廣大市民一批又一批走上街頭,表達強烈的抗議。在強大壓力下,兩電終讓步調低了電費加幅,市民贏了初戰。

促交代財務資料

然而,雖然這次兩電怯於民憤作出了讓步,但實際上,兩電瘋狂加價背後所依仗的理據是甚麼?兩電何以如此有恃無恐?港府與兩電簽下的利潤管制協議到底有甚麼漏洞?種種的謎團,市民卻因手頭上沒有實際的數據而無法破解。例如,我們只知道,利潤管制協議中的「准許回報率」,是固定資產回報的百分之九點九九。換言之,兩電資產愈多,可賺取的利潤就愈高。但我們卻不明白,中電五年來並沒有增加發電機組,沒有加大產能發電量,何以在扣除資產折舊後,固定資產卻不減反增,當中有沒有為了加大准許溢利而增加了大量不必要的資本開支?

為解開兩電賺到盡的謎團,我們認為兩電實有必要提供五年發展計畫及其他涉及加電費的財務數據等,讓公眾可作客觀的分析,方便公眾參與及監察。無奈,面對公眾的合理要求,兩電和港府卻老是在「扯貓尾」,一方說已把資料交了給港府,另一方卻道兩電稱是「商業敏感資料」,不便透露,市民被剝奪了知情權,只能任由兩電魚肉。為此,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早前通過了由身為內委會主席的本人,代表該會在下月八日的立法會大會上提出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政府公開涉及兩電加價的詳細財務資料的動議。

自由黨也認同應該引用特權法去要求兩電提供調整電費的相關資料,但也知道有不少工商界朋友對此有所擔憂,恐怕使用特權法要求商業機構披露營運資料會危害商業社會的正常運作,破壞香港的營商環境。

設前提保知情權

因此,我在昨日的立法會動議辯論「締造可持續及開放的電力市場」的議案中提出修正,要求政府在符合公眾利益、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泄敏感商業資料的前提下,支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通過的有關議案,由立法會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向兩電申索所有有關調整二○一二年電費及五年發展計畫的詳細紀錄及數據資料,以確保電費調整的透明度及讓社會對兩電的電費水平作出有效監察。

此番修訂的重點在於規限了立法會在引用特權法時,必須加入「符合公眾利益、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泄敏感商業資料」這三個前提。相信誰也不能否認,電費的釐定實與公眾利益息息相關,因為電力是市民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不合理地大加電費會直接影響市民的生計。而且,兩電本就是專利的公用事業機構,既享受了專利帶來的暴利,理應更具透明度,接受市民的監察。

在符合公眾利益的情況下,我們也必須確保不干預正常商業運作及不外泄敏感商業資料。畢竟兩電的正常運作也是我們得到穩定電力供應的保障,而如果一些涉及商業敏感資料如燃料期貨價值的資料、與其他公司的商業合約等外泄了,或會影響兩電小股東的利益,以致出現不公平的現象,不可不防。

我們深信,有了這樣的前提,公眾藉此知道兩電大加電費背後所持的數據和理據,知情權得到保障;而工商界的疑慮也得以釋除,社會各方面的利益可得到平衡。如此,才能真正確保電費調整的透明度及讓社會對兩電的電費水平作出有效監察。

當然,長遠而言,待管制協議於二○一八年期滿後,政府應考慮引入以通脹、市民收入、經濟增長、營業成本等數據為依歸的可加可減機制,及做好兩電聯網的準備,實行網電分家,加強競爭性,以保障市民和商戶可以享用收費合理和供應穩定的電力服務。

劉健儀
載於  星島日報
2012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