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禁於徵無助減廢 - 劉健儀 (2012年1月20日)

今天是農曆年廿七,而明天便是「年廿八洗邋遢」的日子。傳統上,家家戶戶都會作一年一度的大掃除,盡量將家中的垃圾清理,惟現時政府正就徵收固體廢物處理費進行諮詢,若然成事,日後市民大掃除所衍生出來的大量廢物,便要多收費用了。但我想政府採用「寓禁於徵」的方法來減廢,只是貪圖行政方便,且迴避了其政策目標,例如要將本港的固體廢物減少多少,具體收費水平及對市民和商戶的影響為何等。

事實上,就是政府自己,在諮詢文件中亦不諱言表明,所列的四個徵費方案建議,包括按量收費、固定收費、按用戶的用水量收費,以及只向特定的廢物生產者、如工商戶收費等,都各有其「先天性缺憾」。

例如,按廢物量徵費,會容易造成亂拋垃圾或非法傾倒問題,而且政府還需要作出大幅減少垃圾桶數目,以及關閉垃圾站等配套措施,但這類措施對遊客眾多、人流量大的本港而言是否可行,實屬疑問。至於固定收費則只能有助收回成本,無助減廢;按用水量收費更與減廢無必然關係;而只向特定用戶如工商用戶收費,則會忽略家居廢物,且在商住樓宇推動亦有困難,亦未必合乎公平的原則。

我認同減少廢物的原則值得支持,但既然諮詢文件都已為四個方案「各打五十大板」,則反映「寓禁於徵」的方法有其問題。我們一向認為,要做好減廢工作,一定要有全盤規劃,包括必須做好其他減廢措施配合,才能有效達到減廢目的。就算退一步來說,必要徵收垃圾處理費,有關的收費亦只應針對「減無可減」的廢物;否則,即使政府實施徵費,恐怕市民與商戶除了無奈付鈔之外,根本無法做到減廢。

所以,我希望政府切勿試圖以這種缺乏配套的「空方案」作為解決問題的掩眼法,必須多花心思,推動3R,即減廢(Reduce)、廢物再用(Reuse)及循環再造(Recycle)的配套,讓本港的固體廢物在堆填區以外,可有其他更好的歸宿,變成為更有用的物件才是。例如,固體廢物中不少是廚餘,但現時本港廚餘處理能力卻力有不逮,政府是否應設法加強配套,轉廢為用,而不是簡單的「一味徵費」?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2年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