須嚴防兩電亂加價 - 劉健儀 (2012年3月2日)  

兩間電力公司去年底提出的瘋狂加費,惹來全城反彈。雖然在自由黨與市民強烈抗議之下,兩電最終均調低了加幅或調整了收費結構,但事件反映市民對兩電多年來,在電費上予取予攜的態度是十分反感,並且接近沸點。可是,兩電似未有從事件中汲取教訓,更提早預告明年電費有大幅加價的壓力,我認為政府不能因快將換屆而放軟手腳,必須做好把關工作。

其實,兩間電力公司在立法會經濟事務委員會上,不約而同地提出所謂加價壓力「苦水」,卻都是些司空見慣的理由,不外乎是要配合政府的環保要求,須改用更多天然氣發電,但有關價格卻大幅上漲等。換言之,去年瘋狂加價的情景,幾乎可以肯定將會重演。

但我想令人感到憂慮的是,兩電年初加價,其後之所以能夠降低加幅或調整收費結構,很大程度是因為在公眾輿論的壓力下,採用了多重一次過的「減震」療法,包括將預計獲政府退還多收的地租及差餉提前回贈、將電費穩定基金結餘水平調低、暫時剔除預算投放在新增發電容量的資本開支等,才把加幅壓了下去。但來年再沒有地租差餉大幅回贈,穩定基金結餘又大減,要投資的機組也難以再推遲;而且燃料附加費的加幅,暫時由電力公司承擔了,始終要還。加上燃料價格持續高企,燃料附加費的增幅只會更大,來年的電費加幅恐怕會是相當驚人。

對於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早前在立法會上表示,會監管好兩電的營運開支,又不希望電力公司的備用電量遠高於實際需要的說法,我是認同的。尤其是後者,的確是亟待解決。例如,中電的備用電量高達33%,而港燈的比重則為25%,尤以前者是靠向國際備用電量標準一個上限的水平。加上為了維護備用發電機組所作出的營運開支,亦會進一步推高整體營運成本,構築成一個加價的惡性循環。

所以,我期望邱局長要把好關,且要想好辦法,避免兩電再次瘋狂加價,大增小巿民和商戶的壓力。

此外,兩間電力公司基本上是獨市生意的公共事業,更有「管制計劃協議」的9.99%回報上限保障,是否也要因應本地的經濟及社會民生狀況,不要每次都一加便加到盡,令民生和營商環境日趨困苦?

劉健儀
載於  成報  成中講台
2012年3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