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死誰手端視誰能消除誠信危機 - 劉健儀 (2012年3月8日) 

特首選舉已進入了「埋身戰」,這表面看似是「豬狼鴿」的對峙,其實只不過是唐梁之爭。最終鹿死誰手,端視未來3 周會否再有致命的醜聞曝光。否則,就取決於唐梁中誰更能重建選委的信心,誰更會推銷政綱,誰更有出奇致勝的選舉策略。

何俊仁之所以被「屏蔽」,是因為大部分理性的選委或港人均認為能和中央有溝通是特首最基本的條件,畢竟在一國兩制和兩地各方面都日漸融合的環境下,很難想像一個連回鄉證也沒有的特首,可怎樣和中央溝通,帶領香港走向未來?因此,我們不如「慳啲力」,只專注從誠信、能力和政綱去審視唐梁的優劣所在。

誠信問題向來是港人最重視的,概因能力可以培養,政綱可以由別人幫助堆砌,唯有誠信代表了一個人自身的品德操守,是無法加諸其身的。在這點,唐有感情缺失在先,被揭「唐宮」僭建在後,梁則疑涉「西九門」利益衝突,姑勿論「僭建門」是屬個人事件也好, 「西九門」涉及公眾利益也罷,但凡涉及誠信,就不會因事件的性質不同而有輕重之分,雙方各打五十大板。

說到能力,唐曾在政府工作9 年,有豐富的管治及行政經驗,有往績可尋。反之,梁雖加入行會多年,有參與重大政策的制訂,但從未真正參與政府的運作,故在管治能力上稍遜一籌。而唐因處理「僭建門」手法拙劣,加上口才差,被指能力欠佳, 「豬」之印象或由此而來;而梁面對「西九門」,表現強硬,懂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將公眾的視線轉移到政府發放消息的手法,加上其「口才叻」,處理危機能力似被看高一線,惟他能否洗脫利益衝突之嫌,尚是未知之數。與人協調合作方面,唐曾獲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高度讚揚其有容人之量,能善用人才,這從唐班底有大批政商界「猛人」可見一斑。梁振英則常被指作風太強硬,欠缺溝通,處事太狠, 「狼」之稱號似非空穴來風。令人擔心他和現有建制和公務員團隊難以衷誠合作。

能力與誠信

政綱方面,有學者指唐的政綱較梁具體務實進取。例如教育政策方面,唐承諾先推行中學小班教學先導計劃,更希望在5年內提升適齡青年入讀大學的比例至25%。而梁所提出的設置「中文為第二語言」的課程和評核標準、為高中畢業生開拓更廣闊的升學渠道等則較為保守和空泛。

惟唐的政綱太進取亦「有辣有唔辣」。例如,本來商界和中小企是因為和唐經濟理念相同,希望香港能維持繁榮穩定,擔憂梁當選會給香港帶來太大的改變和衝擊,故選擇支持唐。可唐卻表明上任後會把勞工假期增至17 天, 「前四後六」的10周產假增至12 周,表現得比梁更為激進,這是商界和中小企十分抗拒的,這為唐是否能繼續得到他們的支持增添了變數。

總括而言,說政綱,談能力,唐梁可說是旗鼓相當,各有優劣。但始終作為特首,最重要的還是要有誠信。鑑於兩人都牽涉到誠信問題,故就要看在未來的兩三周,唐梁能否消除市民對他們誠信的質疑,重建市民的信心,爭取到選委的支持。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劉健儀
載於  明報  觀點
2012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