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宜息爭 - 田北俊 (2012年10月5日)

   最近,最低工資委員會按法例檢討最低工資水平,據報道,勞、資雙方成員就水平的調整便曾多番角力,最後在主席一力斡旋之後達成共識,通過7.1%的增幅,令最底工資的時薪水平日後將會由現時的28元調升至30元。

   平情而論,最低工資推行至今一年多,尤幸期間本港經濟暢旺,許多負面影響並未如預期般浮現,但其實社會亦已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明顯的如物業管理費及餐飲等各項費用上升,都增加了市民的負擔,亦有弱勢勞工如年老保安員被替換;中小企面對成本驟升亦叫苦連天,加上勞工短缺及人力錯配,令企業招聘困難,洗碗工即使薪酬過萬元亦隨時請不到人。但同時間,基層打工仔的工資卻是受到保障,避免了薪酬過低的現象出現,故社會的反應亦以正面為主,也是我樂於見到的局面。

   但可以預期,這新水平勢將引起一輪加風,因為許多勞動密集及低利潤的重災區行業,如飲食、清潔和保安等,已表示難以承受漣漪效應等影響,需要轉嫁成本以保生存。加上本港經濟各方面的指標均呈現向下的趨勢,歐美外圍經濟又始終陰晴不定,前景充滿重大挑戰和隱憂,故實不宜因為過往一年多,在引入最低工資後,沒重大負面情況發生,便要求工資來個三級跳。

   如有勞工界的朋友,對現時的協議水平仍然不滿,希望能推高至時薪33至35元,豈不得一想二?且現時已有不少人擔心,最低工資按通脹調整,最終會否變成「工資追通脹,通脹再追工資」的惡性循環,最終破壞香港的國際競爭力?但以現時的情況看來,按通脹調整,我看還是可以勉強接受的。

田北俊
載於  資本壹週  立會珠璣
2012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