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放寬長者生活津貼資產上限 – 田北俊 (2012年10月10日)

政府承諾推行長者生活津貼,本來是一項扶貧敬老的德政,但有關資產和入息上限的要求,卻引發了一場爭議和拉鋸。我們雖然同意不應取消相關規定,以免令政府的財政承受不能負擔過重,但就認為政府堅持十八點六萬元資產上限的規定,表現未免像孤寒財主,過於刻薄,應放寬至五十萬元才合理。

為何我會以「刻薄」來形容這個資產上限水平?因自從在二千年底推出強積金計畫以來,絕大部分打工仔都要將百分之五的薪金儲起至退休才可動用。以月入一萬元的打工仔為例,每月自己及老闆各供款五百元計,近十二年來,單是本金已儲了約十四點四萬元,即長者只要額外有四萬多元儲蓄,便輕易超標,無緣領取長者生活津貼。

保守理財忽略實際需要

可是,在行政長官明言長者生活津貼無退讓空間之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便在多份報章撰文,指若按現時長者申請生果金的資產審查水平推算,每年會額外增加開支六十二億元,再加上每年原有的約六十八億元生果金開支,則這方面每年的開支約為一百三十億元。言下之意,是財政負擔沉重,退讓免問。張局長昨在記者 會上,也再次表示沒有後備方案,並表示會全力爭取議員支持政府的方案。

但這正正是政府一向保守理財哲學的展現,卻無視了長者的實際生活需要,很有點「何不食肉糜」的感覺。因為港人的壽命正不斷延長,最新已達至平均的八十三歲。如果只以十八點六萬元的資產計算,以長者每月約需四千一百元的開支計,則到了七十三歲,原來的資產便會耗盡,要單靠長者生活津貼支撐度日,生活也就會十分艱苦。

可是,若以我們建議的五十萬元資產上限計算,合資格領取長者生活津貼的長者,扣除其他已領取綜援或傷殘津貼的長者後,只有約五十點五萬人合資格,較政府估計的合資格人數增加十點五萬人,即每年額外支出是二十七點七億元!這筆錢說來雖不算少,但亦不過僅佔政府每年開支一個很少的百分比,絕對在承擔能力範圍以內。

建議水平改為五十萬元

當然,如果一如部分政黨般要求取消申報規定,這方面的開支便會如天文數字般急速上升,達到局長所說每年的一百三十六億元。故我們是不同意「通派」的做法,因為無必要將有用的資源胡亂用於沒有需要的人身上,令政府福利開支大增,結果是苦了我們的下一代,要為這個不負責任的決定「找數」。

故我們期望政府張開耳朵,以開放的態度,聽取我們的意見,放寬審查水平至五十萬元,讓更多財政不充裕的長者也可受惠。

田北俊
載於  星島日報  來論
2012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