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應貿然推行標準工時 - 田北俊 (2012年10月19日)

      梁振英政府上場後,推行政策的做法,美其名是成熟一項推一項,但實際是「鍾意那一項就推那項」,沒有章法可言。像影響深遠的標準工時政策,他便無視上屆政府進行了近兩年的標準工時研究報告,尚未提交予立法會審閱,早前便偷步表示會成立標準工時專責委員會,研究推動標準工時立法工作。這等同未審先判,結論先行,罔顧香港實際情況,是既不尊重立法會,和十分危險的做法。

      事實上,金融海嘯至今,全球的經濟仍然久病未癒,港大最新經濟預測顯示,今年實質本地生產總值增長將降至1.6%,遠低於去年的5%,而外圍經濟差,更已令本地企業大受打擊,像羅兵咸永道會計師行,最近便宣布受到環球經濟波動影響,要求中港兩地逾萬名員工,半年內需放取8天無薪假期。可見,不單中小企,就是個別行業都已出現艱難的境況。

      其實,不少學者都認為標準工時比最低工資的影響更大,加上最低工資剛正式推行一年多,許多中小企遇到的成本上漲,勞資雙方因爭拗而產生的嫌隙等問題尚未完全復元,卻要新增加一項更具爭議的勞工課題,中小企肯定是大吃不消,不難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更何況標準工時的份量,絕不只是一根草!

      而且標準工時主要是針對刻板式大規模的工業生產模式,以服務業佔了極大部分的香港經濟是否適合,實在大有商榷餘地。當然,我不是主張剝削僱員權益;反而,我是主張切實推行合約工時。即一切應以合約訂明的工時為準,若要求員工加班工作,是應給予適當補償,但不是一刀切訂下最高工時或超時補水。

田北俊
載於  資本壹週  立會珠璣
2012年10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