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退保行不通 – 田北俊 (2012年10月26日)
 
台灣行政院勞工委員會日前發表報告,指全台約一千萬名僱員每月供款的勞工保險基金,將會在十五年後面臨破產危機。正當國際經驗告訴我們,在人口老化情況下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計畫並不可行之際,張超雄議員卻反其道而行之,重將全民退保擺上桌面。莫非他以為香港有金剛不壞之身,有比別人更為優越的條件,可以別人皆輸我獨贏?

事實是,香港這個人口壽命之長已超越日本,出生率之低當世第一的地方,人口老化情況與比其他國家有過之而無不及。據統計處資料,在九六年香港六十五歲或以上長者人口只佔當時整體的百分之九點八,但至一一年已升至百分之十三點三,政府更推算在二○四一年達到三成。目前港人的壽命愈來愈長,平均已達八十三歲。反之,○九年每千人供養長者及幼兒的撫養比率是三百三十七人,到了二○三九年將是六百二十五人,顯示撫養率正急劇下降。過去十幾年,香港更歷盡艱辛,有科網股爆破、通縮、「沙士」、金融海嘯等,經濟和社會環境都每況愈下,比以往更不適合推行全民退保。

經濟環境欠佳豈能強推
其實,前港督彭定康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曾想推動老年退休金計畫,惟因其強制性供款機制引起很大爭議,有七十八名芝加哥學派的本港經濟學者更在報章刊登聯署聲明反對,指機制是今代人用下代人的錢,是變相掠奪年輕人,絕不可行。政府最後決定擱置這個爛橙方案,改為推行強積金。九十年代經濟尚好仍無法推行的方案,在現今環境下如仍要強行推出,相信只會令社會雪上加霜。

我們一向認為,財富應該用於幫助有需要的人。退休長者的情況各異,對於較為貧困的長者,政府絕對需要出手幫助。對於不太富裕又不算窮困的夾心階層長者,政府應給予津貼。但對於比較富裕的長者,政府就不應干預,應讓他們自由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

大搞平均主義有欠公平
惟全民退保不但強逼性要求僱主僱員供款及政府撥款,更提倡不問貧富人人通派,這根本就是搞平均主義,既不公平又不合理,更不能針對性地幫助有需要的長者。而且,全民退保更對已參加強積金制度的約二百萬名僱員不公平,對他們退休後能提取的強積金累算權益造成不利影響,對香港的營商環境,亦帶來一定的衝擊。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確是一個美好的理想,但在保障長者之餘,也要盡量促進或至少不要妨礙經濟發展,以及不要對年輕一代造成不能承受的經濟負擔。故我們認為當務之急是要對已實施十多年的強積金計畫進行改善和優化,包括降低管理費、改善基金表現等,而不是架牀疊屋,搞甚麼強制供款全民退保計畫。我們怕的是弄巧成拙,害了香港,令長者無法「老有所養」之餘,還養不了老!

田北俊
載於  星島日報  來論
2012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