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傭受虐事件觸發全港關注職業介紹所或中介公司的規管事宜。有見及此,自由黨進行了一項有關外傭中介公司的問題問卷調查。是次民調在2014年01月28日至2014年02月05日期間,透過隨機抽樣方式進行,成功收集了1126位外傭僱主對有關問題的意見。


從調查結果顯示,有接近一成一受訪者認為現時外傭中介公司的服務質素良好,表示尚可接受有關的服務質素的達三成三。然而,有三成五受訪者認為有關中介公司的服務質素有待改善,而認為有關服務強差人意,甚至達到惡劣水平的,亦分別有約八個百分點及約四個百分點,合共約四成七,即約二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不滿意外傭中介公司的服務質素,可見有關問題值得關注(見表一)。


表一: 你認為現時外傭中介公司的服務質素如何?

良好

尚可接受

有待改善

強差人意

惡劣

無意見/好難講

成功受訪外傭僱主:
1126人

10.7%

33.0%

34.8%

8.1%

4.3%

9.1%


    在問及受訪者有否遭遇被外傭中介公司欺騙的情況,有接近二成五僱主表示曾遇上類似情況,即每四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曾經受騙,問題嚴重(見表二)。問及受訪者認為現時監管外傭中介公司的措施是否足夠時,認為十分足夠及足夠的合共只有約二成三人;認為不足夠及十分不足夠的,合共則有接近六成七,反映有關問題不容忽視(見表三)。

表二:你有遭遇過被外傭中介公司欺騙的情況嗎?

沒有

成功受訪外傭僱主: 1126人

24.7%

75.3%



表三: 你認為現時監管外傭中介公司的措施足夠嗎?

十分足夠

足夠

不足夠

十分不足夠

無意見/好難講

成功受訪外傭僱主: 1126人

6.4%

16.7%

53.7%

13.1%

10.0%


至於問及受訪者對政府剛發表的新應對措施,包括檢討外傭中介公司的發牌制度,及考慮要求新來港外傭修讀培訓課程等,能解決中介公司問題的意見時,有約四成四人表示十分能夠及能夠;認為不能夠及十分不能夠的受訪者,亦有超過三成六人,為數不少(見表四)。


表四: 你認為政府剛發表的新應對措施(包括檢討外傭中介公司的發牌制度,及考慮要求新來港外傭修讀培訓課程等),能解決中介公司的問題嗎?

十分能夠

能夠

不能夠

十分不能夠

無意見/好難講

成功受訪外傭僱主: 1126人

9.6%

34.5%

28.9%

7.2%

19.9%


從是次調查可以得知,外傭僱主大致對現時外傭中介公司的服務質素,及現時監管外傭中介公司的措施不感滿意。自由黨副主席兼立法會議員鍾國斌認為即使政府剛發表新應對措施,表示會檢視制度,考慮對中介公司增加發牌條件,而且不排除會提高對違規中介公司的懲罰;及考慮要求新來港外傭修讀勞工處的半日課程,讓外傭了解僱傭保障等,亦未能令所有僱主釋疑,可見政府在有關問題上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李鎮強表示,政府接納自由黨及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的部分建議,對有關問題作回應,是正確的方向,但有關步伐仍須加大加快。就要求中介公司引入發牌扣分制度方面而言,李鎮強認為,有關做法能對立心不良的中介公司構成阻嚇作用。然而,有關考牌制度並不能只涵蓋中介公司的層面,而必須嚴格規定中介公司的從業員亦必須考牌,使之具備有關的專業資格及對相關的法例及保障範圍有清楚認識,以保障外傭及僱主的權益。

    另外,當局亦應考慮為僱主設置三個月試用期,而在有關的試用期內,中介公司只可向僱主收取部分中介費用,直至外傭通過試用期,僱主才付清有關的中介費用,以加強對僱主的保障。現時無論外傭在港求職或僱主聘請外傭,均只透過中介公司作聯繫,事前雙方均未有認識,容易出現隔山買牛的情況,一旦外傭服務質素未如理想,雙方容易造成磨擦和破壞關係。因此,試用期能填補有關缺口,李鎮強認為政府應與業界儘快展開有關諮詢,加強對僱主的保障。

再者,由於現時《入境條例》規定如外傭與僱主提早中止合約,或已經約滿,外傭必須在十四天內直接返回原居地;而《僱傭條例》則規定傭主須支持外傭的機票費用。因此,若斷約的外傭選擇短暫離港,如到達澳門或中國內地等地,而不返回原居地,僱主應只付有關的交通費用,而可豁免購買外傭的回程機票,以免出現外傭刻意不通過試用期,以騙取機票費用的行為,對僱主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