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傭留宿機制不宜改弦易轍 - 鍾國斌(2014年2月27日)

本港近期發生的外傭懷疑被虐事件,引致外傭團體建議容許外傭在外留宿,以減少與僱主之間的磨擦。事實上,外傭外宿問題不宜輕率處理,若貿然更改現行做法,反而會衍生很多問題。

首先,取消外傭留宿制度將從根本上改變當初聘請外傭的原則和目的,因為當初本港是為了解決留宿家庭傭工短缺,才推行外傭輸入計劃,有關建議將令外傭的工作性質與本地家務助理相同。

何況,現時外傭總數逾33萬,如果容許外傭外宿,本港的租賃市場勢將造成極大的衝擊,尤其是劏房需求將會大增而導致租金水漲船高,故有關建議根本沒有顧及整體客觀環境,亦基本上脫離現實。

外傭外宿亦存在執行困難的問題。例如,外傭需要花更多時間往返僱主家中提供服務,亦較難提供如照顧嬰兒、老人家等全職居家服務,令聘請外傭失去其應有的吸引力。再者,外宿的外傭可能會和異性同居,衍生社會、道德、以及保險等問題,後果不容忽視。

事實上,近年外傭藉「意外懷孕」留港待產的個案時有發生。不少外傭誤以為在港生育可讓子女獲居港權,因此刻意在港工作期間懷孕產子。若容許外傭外宿,將引發更多外傭在港產子的個案。面對外傭突然懷孕,僱主除要考慮產假問題外,還要憂慮外傭在家待產期間的人身安全風險或賠償問題,令僱主蒙受精神及金錢上的損失。

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亦曾表示,外傭「偷雞」在假日做兼職是很普遍的情況,若容許外傭外宿,將令外傭「黑工」問題加劇。有僱主就曾表示,外傭為了增加收入,要求外出居住,但同意少收一點月薪,本港僱主的法律意識較薄弱,容易以身試法。因此,外傭外宿會衍生很多問題,有關當局必須小心處理。

外傭外宿牽連整個外傭政策,而外傭政策又關乎女性勞動力的問題。香港人口老化衍生的勞動力不足問題已迫在眉睫,增加女性勞動力是紓緩問題的其中一個方法。但政府必須明白,增加女性勞動力須多方配合,而外傭政策尤其關鍵。因此,政府切勿輕易改變現時外傭留宿的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