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

目錄

p.2 - p.3

摘要

P.4-P.6

1. 導言:香港公共醫療目前狀況

P.7-P.10

2. 建議方案

2.1 短期措施

2.11 優化現時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制度,加快和精簡審批程序

2.12 以合約形式重新聘請公共醫療系統退休資深醫生

2.1.3 檢討公立醫院醫生工作時間和升遷制度,進一步減少醫生流失

P.10-P.12

2.2 中期措施

2.2.1 優化電子檢查紀錄互通

2.2.2 擴大公立醫院推行專科門診跨網轉介

2.2.3 修訂法例延長有限度註冊醫生合約年期由一年至三年

2.2.4 延遲公共醫療系統内資深專科醫生退休年齡

P.12-P.15

2.3 長期措施

2.3.1就香港未來發展需要及早制定醫療服務發展長遠規劃

2.3.2逐步提高公共醫療投資佔本地生産總值的比例

2.3.3 檢討醫院管理局的運作、各聯網資源的分配和升遷制度

2.3.4 加強對私營醫療的監管,增加私營醫療的收費透明度,逐步增加公私營醫療的合作

2.3.5 就醫務委員會委員組成進行改革,增加非醫生成員比例

2.3.6 適度放寬國際名醫在港執業的要求

2.3.7 提高醫生執業試彈性以吸引更多海外醫生考慮來港執業

P.16

3. 總結

P.17-P.25

附件一:醫管局專科門診診所的輪候時間管理

        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2013/06/17文件

P.26-P.28

附件二:醫院管理局醫護人手

        立法會2013/06/19口頭質詢第6題

P29-P.30

附件三: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

        立法會2013/02/27口頭質詢第3題

P.31-P.32

附件四:新加坡引入海外醫生的情況

P.33

註:就本建議曾訪問的人士

 

紓緩香港公共醫療系統的醫生不足問題建議書

 摘要

  1. 現屆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在2014年1月15日發表的施政報告内提到:「政府會持續提升公營醫療服務的質素,包括興建新醫院、擴建及重建現有醫院。」(2014/02/15施政報告第173段)
  2. 我們對政府增建和改善現有公立醫院的計劃表示歡迎。不過,硬件增加之後,就需要更多的“軟件”——醫生和醫護人員在硬件内為病者提供診治服務,否則便無法發揮醫院的基本功能。以2013年9月24日投入服務的北大嶼山醫院為例,就因爲醫生不足,迄今尚未能提供全面服務。反映公共醫療系統内醫生不足問題會影響公共醫療的服務。
  3. 香港公共醫療系統長期出現醫護人員不足問題是不爭的事實。由於醫生不足,更導致病人候診和輪候覆診的時間非常長,急症室和各級診所都沒有例外,其中以專科門診輪候時間最長。據政府去年6月份回應立法會質詢的文件(附件一),顯示2012/2013年度,內科最高輪候時間由57星期升至68星期,精神科由55星期升至70星期,外科過去3年一直高踞榜首,長達110個星期。
  4. 食物及衞生局(食衞局)局長於2013年3月在立法會回答議員質詢時就指出(附件二),「在2012/13年度,醫管局醫生約有250名短缺;2013/14年度,醫管局初步估計醫生短缺數字約有290名。」面對龐大的求診數目,輪候時間愈來愈長及醫療事故增加是自然的結果。
  5. 為紓緩公共醫療系統醫生不足,但使用公共醫療的人數卻不斷增加的兩極化發展,立法會、病人組織、以至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和政府當局等各方面都不斷尋求解決辦法。過去數年相繼推出一些短、中、長期的措施,包括:(1)推動公私營合作,如派發長者醫療券,鼓勵非嚴重性長期病患長者使用私營醫療;(2)增加醫學院學額和護士培訓數目;(3)批准有限度註冊醫生在公立醫院執業等。
  6. 在2013年獲得撥款增加學額的醫學院學生,將於2018年畢業,屆時,應該有420名畢業醫生在公立醫院内進行實習。但若再接受6年專科訓練的話,即要在2024年始能投入公共醫療系統提供專科服務。因此,在未來10年,如何紓緩公共醫療系統内醫生,尤其專科醫生的嚴重不足問題,以及維持有足夠人手去應付持續上升的公共醫療需求是逼在眉睫。
  7. 與此同時,香港人口不斷上升、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香港人愈來愈長壽、科技的進步和醫學水平的提升令愈來愈多過去被視爲不治之症已有醫治方法等因素下,香港對醫生的需求是有增無減;加上香港私營醫療正朝“醫療旅遊”、“醫療產業”方向發展,對醫生,尤其有豐富經驗的醫生需求也在增加,預期私營醫療將繼續從公共醫療挖角。
  8. 若然香港未能就公共醫療系統的醫生需求有完善的預測和有計劃地增加的話,公共醫療今日出現的問題將會進一步惡化,現職醫生的壓力則繼續增加,公立醫院的醫療事故將無法獲得改善,更不排除醫生的離職潮會再現!屆時,公共醫療系統的有效運作,對全港市民提供的優質醫療服務將會面臨更大的挑戰!
  9. 本建議書試圖從比較客觀的角度去分析目前公共醫療系統所面對的問題,然後就香港特定的環境,尤其從醫生供應渠道,提出短、中、長期的建議;然後透過跨政黨討論,尋求共識,再向政府提出建議,從而達到建議書的目的:“紓緩公共醫療系統的醫生不足問題”,以維護香港公共醫療的專業性和優質服務,令香港市民得以繼續以全民均能負擔的收費水平,獲得適切的醫治和享用優質的公共醫療服務。
  10. 短期措施:(Ⅰ)優化有限度註冊醫生制度,加快和精簡審批程序;(Ⅱ)以合約形式重新聘請公共醫療系統退休資深醫生全職工作;(Ⅲ)檢討公立醫院醫生工作時間和升遷制度,進一步減少醫生流失。
  11. 中期措施:(一)優化現行的電子檢查紀錄互通;(二)擴大公立醫院專科門診跨網轉介;(三)修訂法例延長有限度註冊醫生合約年期由一年至三年;(四)延遲公立醫院醫生退休年齡。
  12. 長期措施:(A)就香港未來需要及早制定整體醫療服務長遠規劃;(B)逐步增加政府對公共醫療投放佔香港本地生産總值的比例;(C)檢討醫管局的運作、各聯網資源的分配和升遷制度;(D)加強對私營醫療的監管,提高其收費透明度,然後逐步擴大公私營醫療合作;(E)就醫務委員會(醫委會)委員組成進行改革,增加非醫生的成員比例;(F)適度放寬國際名醫在港執業的要求;(G)提高醫生執業考試的彈性吸引海外醫生考慮來港執業。
  13. 公共醫療肩負全港的衞生防疫、緊急救傷、居民健康和治療疾病的重責,醫生則是當中最主要的服務提供者。近年,公立醫院醫療事故見報率上升,除因為醫護人員在長期超量工作壓力下出現問題外,使用公共醫療的人數大幅增加、醫管局加強事故公佈機制、政黨和病人組織的監管、以及傳媒將部分問題放大報道都是箇中原因。
  14. 事實上,香港公共醫療服務無論在量和質上,均位列世界前茅。要保持香港公共醫療服務質素,甚或提高質量,以確保香港的防疫能力、讓市民獲得能夠負擔的、適切和有效的醫療服務,就必須從加強人手方面着手,輔以政府對硬件增加投資。這亦是本建議書之主要目的。 

2014年2月25日

 内容:

1          導言:香港公共醫療目前狀況

1.1         截至2011年底,香港醫務委員會醫生名冊内的註冊醫生有12,818名,其中11,959名在本地名單内,859名屬於非本地名單。按2012年中人口統計714萬計算,平均每千人對1.8名醫生;較美國、澳洲及英國等都為低。 

1.2         不過,連同私營醫療系統内的醫生數目和求診人數計算,香港整體的醫生數目應該足以應付目前人口對醫療的需求。 

1.3         只是,公營和私營醫療系統承擔的醫療服務有較大的差異,據食物及衞生局的統計,私營醫療負責了全港9成的門診服務,但公共醫療卻(A)承擔了香港現時90%以上的住院服務,(B)負責香港95%的重症和需要長期護理的病人;(C)負責所有傳染病個案;(D)肩負全港的衞生防疫工作。因此,公共醫療相對私營醫療承擔了比較重的壓力,對人手的需求亦相當龐大。 

1.4         其次是收費方面,公共醫療承擔了絕大部分的醫療開支,全面補貼所有為香港市民提供的醫療服務,廣義而言,公共醫療系統體現了一個安全網的功能,令市民在可負擔的情況下,使用相當優良的醫療服務。但另方面,私營醫療的收費透明度有限,因此鼓勵更多市民使用公共醫療服務。 

1.5         因此,公共醫療系統内的醫生和醫護人員的工作量也不斷增加,在同樣面對流失和請人難的醫療界別,人手不足的情況令在職醫務人員需要延長工作時間、減少休息;惡性循環是工作壓力增加,人才流失愈趨嚴重和醫療事故增加。 

1.6         即使醫護人手不足,但香港的公共醫療所提供的服務和質素,包括防疫、醫治和對病人的跟進診治方面,在全球的發達經濟體系中是位列前茅,也是香港的驕傲。因此,儘管工作壓力是未見減少,也吸引許多優秀和有志服務社會的醫生和護理人員選擇留在公共醫療系統内。 

1.7         即便是曾在公共醫療系統任職、現時私人執業的資深專科醫生都指出,香港公共醫療服務的整體服務,相對於醫生數目比對人口比例較高的美國、加拿大、澳洲、英國以至鄰近的新加坡都較爲優勝和全面,而且收費均低於該等國家。其中美國,因是醫療保險與醫療服務掛鈎,大量無法支付高昂醫療保險的病者無法得到適時的醫治;加拿大採用國民保健(National Health)制度,病人即使有錢都無法自行選擇醫生;新加坡也是與醫療保險掛鈎,公共醫療的收費也高於香港。這等經濟發達國家的公共醫療體制與香港公共醫療對任何求診人士一定提供醫療照顧的情況,有較大的差異。 

1.8         事實上,有部分已經移居外國的香港永久居民中,不少長期病患者會定期回港覆診和取藥;近期更有嚴重病患者選擇回港就醫。這除卻香港公共醫療收費較低之外,能夠對全民提供適切的治療是重要因素。 

1.9         至於香港公共醫療系統經常出現的問題,例如輪候診症/覆診的時間過長,偶爾出現的醫療事故,究其原因有:(壹)香港的公共醫療水平處於相當高的水平,正如1.8段所說,移民也回港使用醫療服務;(貳)由於私營醫療收費較高及收費準則欠缺透明度,求診者在不可預計的醫療費用下,一般的情況下都選擇公共醫療的緣故;(叁)醫護人手不足,令醫生和醫護人員長期處於超量、超時和超負荷情況下工作所致。 

1.10     雖然輪候公共醫療的時間較長,尤其是專科,但主要都是一些長期病患,例如骨科,其中以長者居多,大部分都是隨著年齡老化而出現的疾病,或進行手術後需要的長期跟進之故。内科方面,主要是血壓高、糖尿等需要定時覆診和長期服藥的病者。 

1.11     據公立醫院醫生反映,因輪候時間過長而延醫的個案並不多。一則,病人在等候覆診的過程中,遇有病程突變,多會由急症室得到即時的醫治;二是輪候較長的主要是非緊急性的長期病患者;三,不少輪候病者會同時選用私營醫療作爲輔助性診治工作。 

1.12     現時,有些病者因爲在公立醫院輪候時間過長,而轉往私營醫療就醫的例子,但大多是經濟較爲寬裕的病人或在公私營醫療都有就診記錄得病者,而非逼切需要醫治的病人。大部分在私營醫療診斷為嚴重的病症,往往會透過轉介返回公共醫療接受診治。 

1.13     受訪的公營或私營醫療的醫生都認爲,在現實情況下,公共醫療系統的輪候,尤其是非緊急性的專科輪候人數,不可能會減少。儘管原因似乎較難令人接受,但事實是,一旦數字顯示輪候的時間縮短,由私營醫療回流公營醫療的病者數目會隨即上升!

 1.14     故此,受訪醫生都認爲,不應按“公共醫療系統的輪候時間”去衡量目前的公共醫療系統提供的服務是否足夠,而應該側重於:

                (1)提供服務的質素與内容;

                (2)是否能夠對有迫切需要病者提供適切和優良的服務,尤其是防疫、急症服務;

                (3)對無經濟能力向私營醫療求醫的弱勢社群是否提供足夠的服務;

                (4)對嚴重病症和需要長期醫療服務的病人必須提供適切和跟進的服務,包括精神病患者。

1.15     雖然在醫管局過去數年採取措施改善公立醫院醫生工作時間、升遷和培訓等措施後,公共醫療系統内的醫生流失情況是有所改善。加上現屆政府推出“零雙非”政策,令内地雙非孕婦來港產子的數目大幅下降,公共醫療的婦產科和嬰幼兒醫療服務的緊張情況獲得紓緩,有關專科的醫生和護士的流失情況也得以改善。但由於前述的種種原因,加上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需要長期醫護照顧的長者不斷增加,以及香港積極發展“醫療產業”,私營醫療擴充發展,預期香港對醫生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

 1.16     政府也預見社會對公共醫療的需求,因此在去年成立了“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正就各醫護專業人手的需求進行檢討當中。然而,委員會尚未有提交建議的時間表,和任何新政策都需要審議和程序才能推行!因此,香港實在需要迅速推出一些能在短期内增加服務病人的醫生的措施,配合中、長期計劃的需要。 

(第1節完)

2          建議方案

整體而言,在議員、社會和病人組織持續要求改善公營醫療服務質素下,政府及醫院管 理局是明白問題的重要性,在過去兩年積極尋找解決辦法,並推行了若干短期措施去改     善情況。惟有關措施成功增加的醫生數目只是杯水車薪,未能即時有效舒緩問題,遑論解決問題。因此,我們有以下的改善建議: 

2.1  短期措施

2.1.1 優化現行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制度,加快和精簡審批程序

醫院管理局是在2011年5月開展招聘海外醫生,以有限度註冊形式在公立醫院執業,應聘者無需考試及面試,但必須要經醫管局首輪甄選,再提交醫委會審批。計劃實施兩年,共有16位海外醫生獲得香港的有限度註冊執照,獲醫管局聘請在公立醫院的麻醉科、急症室、家庭醫學、内科及精神科工作。

然而,獲醫管局聘請的有限度註冊醫生數目,無論是相對於公營醫療的需求,抑或向醫管局提交申請的海外醫生數目而言,都是杯水車薪。據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在2013/06/19日回覆立法會質詢(附件一)的資料顯示,自2011年度開放有限度註冊非本地醫生到公立醫院工作以來,兩年分別收到160及72份申請(共232份),惟經醫院管理局首輪甄選之後,向醫務委員會申請的僅得17 份,獲批准的16份,成功率不足7%!而未能通過首輪甄選的大部分為語言——未能操流利廣東話之故。

其次是負責審批醫生執照,包括有限度註冊醫生執照的專業團體——醫委會,過去每年祗開大會一次去審批申請,又要求醫院管理局就每宗申請前往醫委會解釋。前者是無視公共醫療對增加醫生的迫切需要,後者增加了醫院管理局的工作量,在行政上製造諸多關卡,藉此控制海外醫生來港工作的數目。

惟事實上,有限度註冊醫生是控制公營醫療内醫生數量,和對私營醫療不會構成醫生突然大幅增加的衝擊的有效和最具彈性的措施。因爲,聘用權在醫管局手上,局方可在有需要時按需求招聘,一旦公立醫院的本地醫生足夠時便可以減少,甚至暫停聘用有限度註冊醫生,無須擔心本地醫生過剩現象。

其次是有限度註冊醫生祗能在所聘用的機構指定地點工作,例如大學和醫管局轄下公立醫院。若有限度註冊醫生離開現時職位欲進行私人執業,都要按醫委會對一般執業醫生(Full registration)的註冊要求,包括參加執業考試和在醫院進行爲期12個月的實習。

因此,此招聘模式可以在短時間内聘用到合資格,甚至有經驗的醫生即時投入公共醫療系統服務,是解決當前公共醫療系統醫生嚴重不足問題的最快和有效措施。惟現行的語言要求和審批程序,不單令大部分有意來港服務的醫生因非專業障礙被拒諸門外,審批程序也阻礙招聘進度。因此,我們建議:

2.1.1.1 放寬語言限制

據附件一資料,自2011年度開放非本地醫生以有限度註冊聘用模式在公立醫院工作以來,兩年來獲聘用的醫生僅16位,成功率不足7%,而未能通過首輪甄選的大部分因為語言——未能操流利廣東話之故。

接受我們訪問的醫生普遍表示,由於香港絕大部分人口以廣東話為主,廣東話對於醫生問症無可否認是非常重要,故醫管局除豁免麻醉科申請人無須操流利廣東話外,其他一概需要操流利廣東話,遂出現逾200人申請僅寥寥數人通過。

但多位在公立醫院内工作多年的的醫生均指出,對語言的要求可以減少,因爲除麻醉科外,有些部門亦不需要醫生與病人有緊密的接觸,例如:放射性治療部門、病理學及深切治療部門等,都有開放語言要求的空間。

受訪醫生表示,現時公共醫療系統内亦有不少操英語的外籍醫生,大多是資深的顧問醫生,在醫院内多與本地醫生合作進行治療和培訓等,如剛退休的中大醫學院資深教授博昂志醫生,他同時在威爾斯醫院擔任整形外科的主管。對於這類較爲獨當一面的醫學人才,語言不應該是首要條件。

此外,聘用傳譯員為資深海外醫生擔任傳譯也是可行的措施。其他發達經濟體當中,亦有為醫生聘請傳譯員的例子,例如澳洲的公立醫院,就有聘請福建方言這類非主流語言傳譯的傳譯。

2.1.1.2 精簡及加快有限度註冊醫生的審批程序

雖然有限度註冊醫生只可以在聘用機構指定的地點工作,但最終審批權仍然在醫委會的大會,而醫委會通常每年僅舉行一次大會,有限的會議對審批有限度註冊醫生的進度亦構成一定的制約。此外,醫委會又要求醫管局需要就每個申請個案進行解釋,增加醫管局的負擔,亦令人覺得醫委會對有關的聘用模式設立關卡。

由於有限度註冊醫生的聘用模式下,醫生的能力與工作表現全由聘用機構負責和監管,加上有限度註冊醫生亦不能藉此避過執業考試和實習而進入私人執業市場。因此,建議政府與醫委會進行商討,就審批醫管局的有限度註冊醫生成立特別審批小組,按公共醫療系統的需要和申請個案增加審批次數,希望為公營醫療增加有限度註冊醫生。

2.1.2以合約形式重新聘請公共醫療系統退休資深醫生

醫管局由2011年起,以兼職形式聘請退休或離職的醫生在公立醫院工作。但由於有關計劃要在不會影響年輕醫生的晉升下進行,故是兼職形式,每週工作時數有限制,薪金是按醫生的經驗級別的薪金的7成計算,一方面是以時薪計算,又設有工作時間上限,因此,對已經轉向私人醫療市場的醫生毫不吸引,只能吸引那些有志在公立醫院為市民服務的醫生。資料顯示,在2011年,約有60名已退休或離職醫生以兼職形式在公立醫院服務;在2013年3月,則上升至290名,按醫管局的計算,等同於110名全職醫生,

雖然醫管局在2013年輕微提高了兼職醫生的時薪上限,但現實計算,與私人醫療仍然有相當的距離。但上述的增幅反映願意服務市民大衆的醫生大有人在,加上能在工作壓力超負荷的公立醫院内工作至退休的資深醫生,不單止有豐富的經驗,更熟悉公立醫院的制度和工作模式。因此,建議醫管局在管理權限内,以合約模式重新聘請退休資深醫生在公立醫院内全職服務,但僅負責診治和培訓,而無須負責行政工作。此舉不單止不會影響年輕醫生的晉升,更可挽留有豐富經驗的資深醫生專注於診療,對病人而言更是佳音。

2.1.3 檢討公立醫院醫生工作時間和升遷制度,進一步減少醫生流失

近年,醫管局曾就公立醫院醫生的嚴重流失進行過檢討,並採取多方面的措施改善工作時間和晉升制度,包括:改善駐院醫生和部分級別醫生的起薪點和頂薪點、將駐院受訓醫生的合約年期延長、透過聘用兼職醫生去調節醫生的工作時間、改善升遷制度和提高技術程度增加培訓機會等,令醫生流失率由2006/2007年的6.6%高峰下跌至5%(i)以下。

雖然醫管局的措施已初見成效,但鑒於預期未來對公共醫療的需求有增無減,私營醫療的迅速發展對醫生的需求增加和公、私營醫療醫生收入的差異下,醫管局仍然有需要就公立醫院醫生的:(i)工作時間;(ii)薪金水平;(iii)升遷評核;(iv)專業培訓;(v)提升公營醫療的科技水平,等五方面進行持續檢討,吸引有志在公共醫療服務和從事醫療冀能盡一步降低公立醫院醫生的流失。 

2.2中期措施

短期措施目的是要在短時間内以最少行政干預的方法,迅速增加可即時投入服務的醫生的數目,令病人能縮短輪候時間。但要穩定地增加能即時投入服務的醫生數目,就需要將有限度註冊醫生制度的吸引力進一步提升,和延長公立醫院醫生的退休年齡,但由於前者涉及修訂現行《醫生註冊條例》,後者則涉及現時仍在討論當中的公務員延長退休年齡,因此,預計需要較多時間去進行和推行。

在中期措施得以落實之前,我們建議善用公立醫院現有的資源,和減少現職醫生的不必要工作,將更多醫生釋放出來為病人診治。

2.2.1優化電子檢查紀錄互通

在現實環境中,有部分的長輪候時間是由於過去各醫院保留各自的醫療紀錄,未有互通。因此,病人轉換醫院時便需要重新再接受檢查。惟醫管局下轄公立醫院已經展開電子醫療紀錄,此項措施是無論病人在那間公立醫院、診所就診和檢查,其紀錄均互通,可即時一覽無遺。此舉不但可以節省接受重覆檢驗的費用,更節省醫生問症的時間等等。

這項措施應該全面展開,及研究與私營醫療掛鈎。在推行電子醫療紀錄互通時,也曾與私營醫療討論,惟因“利益”問題而未能達成。但可以研究但方面提供,如病人曾在私家醫生診治或檢查,若轉向公立醫院診治時,私人執業醫生可向公共醫療提供其病歷和檢查結果。由於現時9成以上的住院個案都是在公立醫院,此舉可減少公共醫療的不必要檢查,節省部分檢查時間和費用。

2.2.2在公立醫院推行專科門診跨網轉介

由於歷史和人口居住變化的原因,現時醫管局各個聯網的資源並不平均,例如港島西聯網的瑪麗醫院,一方面投入服務的時間較早,又是香港大學醫學院的教學醫院,資源較爲豐富,與聯網覆蓋的人口比例不成正比;反觀是中大醫學院的教學醫院,新界東聯網的威爾斯醫院,因爲區内人口激增,覆蓋的人口比例遠超過醫院的承受能力。因此,醫管局已經展開跨聯網專科門診轉介服務。

為善用各個聯網的資源和優勢,建議進一步擴大現時的跨網轉介服務,令有迫切的病人儘早獲得適切的醫療服務。

2.2.3 修訂法例延長有限度註冊醫生合約年期由一年延長至三年

現時的有限度註冊醫生是根據“《醫生註冊條例》(第161章)第14A節”推行的,其中是規定有限度註冊醫生的年期為“不超過一年”。

惟有關規定,不但會打擊海外醫生申請來港工作的意願,因爲申請者需要經過甄選,來港後亦需要適應香港公共醫療系統的獨有運作模式,和與團隊磨合。

在公營醫院工作的醫生亦認爲,一年合約時間太短,因爲,公立醫院與私人執業不同,後者講求的可能是個人醫學水平,但公共醫療乃團隊運作,亦有香港的運作模式,一般海外醫生到公立醫院後,院方都要派醫生與其合作,讓其熟悉醫院的架構、運作和特色;這熟習時間約需半年。若合約只得一年,該名有限度註冊醫生實際上的貢獻期僅半年,又要面對續約的不明朗,明顯打擊海外醫生來港的意欲,對用了時間去“培訓”該等醫生的醫院也變成浪費了人力物力,因此,普遍認爲將合約期定為三年比較合適。

由於聘用年期是受到法例的約束,若要更改合約年期就需要修訂現行法例。雖然修改法例涉及的程序較複雜和需要時間,但政府、立法機關、執行團體能夠達成共識的話,整個進度就會加快。為香港整體公共醫療系統和市民的福祉,修訂是值得的。

2.2.4延長公共醫療系統内資深專科醫生退休年齡

由於香港公營醫療肩負的責任龐大,能夠長期在公共醫療系統内工作的醫護人員實在是香港不可多得的人才資產,尤其是其應變能力、面對各種奇難雜症的經驗等等,非一般私人執業醫生所能比擬;能夠做到退休的醫生,更是難得。

醫管局其實也認同退休醫生的價值,業已推行聘請退休及離職的醫生以兼職形式繼續在公立醫院工作;加入兼職行列的退休或離職醫生的數目更由2011年增加至2013年的190位。反映退休醫生亦願意繼續在公共醫療系統内貢獻自己力量。

另方面,不少退休的公立醫院醫生在退休後轉投私營醫療市場,不少私人執業醫生的年齡更超過70歲,顯示醫生的“工作壽命”比公營醫療規定的60歲為長。

因此,我們建議醫院管理局研究延長醫生退休年齡三年至五年,尤其是需要應變能力強的急症室醫生和經驗豐富的專科醫生,讓有志服務群衆的醫生能夠繼續服務社會,並為公共醫療培訓新一代醫生。但為免影響年輕醫生的晉升,已屆基本退休年齡的退休醫生,即凍結其晉升和行政職務,僅專注於診療與培訓,尤其是診斷“奇難雜症”。

雖然,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的議題仍在討論中,也引起頗大的爭議,主要是減少工作空缺和影響供下層的晉升。但醫生的情況有異於公務員,一則醫管局已經脫離公務員體系而有獨立的行政管理權,二是公共醫療系統内有大量空缺,延遲退休的數目可與空缺掛鈎,因此建議是可以獨立進行,而無須與延遲公務員退休年齡掛鈎。

2.3長期措施

上述的短中期措施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在中短期内紓緩公共醫療系統内長時間醫生不足的問題,為病人帶來的困擾,和減少現時在公立醫院内工作的醫生和護士的壓力,以期達到為病人提供更佳的醫療服務。然而,要香港公共醫療系統能持續健康發展,就必須要有長遠規劃。

2.3.1就香港未來發展需要及早制定醫療服務發展長遠規劃

香港人口不斷增加以及人口老化兩大發展趨勢下,香港對醫療服務的需求是有增無減,而一向保持優質服務的公共醫療承擔的壓力,更會隨人口老化、長者壽命愈來愈長壽但慢性疾病而與日俱增。因此,香港必須就公共醫療的長遠需求進行評估,然後按需要及早進項規劃,否則,只能永遠追著病人走,而無法做到超前的安排。

2.3.2逐步提高公共醫療投資佔本地生産總值的比例

據食物及衞生局網站資料顯示,香港港現時對整體醫療以至公共醫療的投放佔本地生産總值的比例,在發達經濟體中位於中等。其中2010/11年度,公共醫療衞生開支相對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為2.5%,大大低於英國的7.8%和美國的8.5%;雖然在相比較的經濟體中,香港的醫療衞生系統以較低的百分比,而能達致國際水平的醫療服務質素及健康成果,顯示了系統有效運作和具成本效益;但按政府的財政盈餘與收入,香港是有足夠能力增加對醫療開支的投放。

2.3.3檢討醫院管理局的運作、各聯網資源的分配和升遷制度

香港城市的發展近年出現能較大的變化,一些醫院因爲歷史因素擁有較多資源,但一些新興城市,因爲人口激增,令醫院能夠提供的服務遠遠低於居民的需要。因此,檢討現時各個聯網的資源分配是必須和有迫切性的。而政府在8月宣佈成立“醫院管理局檢討督導委員會”,去檢討成立了20年的醫管局,包括醫院聯網運作、資源分配、成本效益等,這是朝好的方向發展。

不過,公共醫療的醫生不足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政府醫生的流失,雖然流失是正常的汰弱留強的過程,儘管政府表示經過前幾年的薪金和升遷制度的調整,近年的醫生流失數字較過往比較是平穩。但由於私人執業專科醫生的收入遠遠高於公共醫療,加上香港未來積極發展醫療旅遊,預期會向公共醫療内的優秀醫生進行挖角。因此,建議檢討督導委員會同時檢視公共醫療内的醫生升遷機會,借此挽留公立醫院内有能力的醫生。

2.3.4加強對私營醫療的監管,增加私營醫療的收費透明度然後逐步增加公私營醫療的合作

正如前述,公共醫療及私營醫療的醫生數目,基本上是足夠為港人提供醫療服務;惟目前,由於公私醫療的收費差距過大,求診者在一般情況下,尤其是出現重症和需要長期治療的,往往會選擇公共醫療。因此,將部分私營醫療的剩餘資源,吸納來消化公營醫療的壓力的這種公私營合作是可行的辦法。惟私營醫療内良莠不齊,以及收費透明度不足,要公私合作運用得宜,政府加強對私營醫療的監管,和增加私營醫療的收費透明度是不能避免的。

2.3.5就醫務委員會委員組成進行改革,增加非醫生的成員比例

香港的醫生發牌機制,是按“專業自主”的原則,由醫務委員會負責。而醫生的失誤和刑罰,亦由醫委會負責。然而,公共醫療因爲有公營機構監管機制監管,更有議會和傳媒監察,任何醫療事故,包括輕度失誤都需要適時公佈;而所有公帑投入易由議會監察。

但私人執業的醫生的監管,則僅由醫委會負責,監管是“專業自主”的原則,但對私人執業醫生進行紀律審查一般是在有投訴、明顯觸犯紀律等情況下才交由醫委會進行,而醫委會的成員過去全部由醫生出任,儘管有少部分來自公營醫療,但大部分均為私人執業醫生,遂屢出現“自己人管自己人”的詬病。近年,在社會的要求下,醫委會的成員開始有轉變,加入部分專業人士,但絕大部分仍然是私人執業醫生。

前年(2012)11月發生導致一死三重傷的DR美容醫療美容事故,實際上為一停牌醫生利用法例漏洞,聘請醫生進行的醫療事故。但事件發生超過一年,醫委會仍然未有就事件開會討論。醫委會的監管和紀律問題也因此遭人非議。

因此,我們建議,在保留“專業自主”的原則下,改革醫委會成員組成,一方面 增加與醫學有關的專業成員的比例,另方面來自公營醫療及私人醫療的醫生比例需均等,以維護醫委會的獨立性、專業性和均等性,同時兼管公私營系統内的醫生。

2.3.6適度放寬國際名醫在港執業的要求

香港現時的醫生註冊制度要求,在香港以外地區接受醫學訓練而有意來港執業的海外醫生,必須要參加醫委會委會舉辦的執業資格試和需要在香港醫院進行爲期12個月的駐院實習。雖然行政長官在剛發表的2014/2015 施政報告内提及,“考慮適度放寬海外醫生的實習安排”,惟要求在國際上或其專業領域内有一定地位的醫生進行基本醫學知識考試和在醫院實習,並不合適。結果是難以吸引海外知名,尤其是專科和在本身領域有一定名聲的醫生回流或考慮來港行醫,這其實是香港的損失。

因此,我們建議當局研究放寬名醫來港執業的要求,包括豁免考試和實習。至於對名醫、或在其專科領域有一定地位的定義,可以請香港醫學專科學院(Hong Kong Academy of Medicine)負責確認,然後交醫委會個別考慮。

雖然,有關放寬或豁免未必一定能吸引國際著名醫生來港行醫,但現時的制度是完全將這類醫生拒諸門外,實是香港的損失。

2.3.7提高醫生執業考試的彈性以吸引更多海外醫生考慮來港執業

對於醫生執業資格試,醫委會已經回應各界的訴求,2013年10月宣佈由今年開始將執業試由一年一次增加至兩次,我們表示支持。但希望醫委會能夠按香港對醫生的需求和考試所需的資源,繼續審視增加考試次數的可能性。

執業考試分為3部份,目前對報考的海外難度較高的是卷一,試題內容涵蓋本地5年醫學課程的所有知識,過去的合格率最高只有25%;卷三的臨床考試合格率為30至43%。由於有興趣來港執業的海外醫生多已在在所在地執業,有部分可能已經是專科醫生,要重溫醫學院的基本知識可能需要時間;也窒礙醫生來港的意欲。

因此,我們建議提高現行的醫生職業考試的彈性,包括:

          (a)准許考生分科或分期報考;

          (b)允許在所在地進行筆試;

          (c)對於執業專科醫生,可以直接進行合併的試卷考試。

因爲現時要求筆試和臨床試都要親自來港參加,而整項考試過程需要一定時間,過去來港參加考試的,有辭職或申請停薪留職才來港的,對一些在海外已經執業多年的醫生吸引力大減。因此才建議筆試部分可以“離岸”進行,在現時居住的城市透過電腦或其他方法進行;待筆試及格後才選定日期來港參加臨床試,縮短需要請假的時間;而專科醫生則可直接考其專科知識。再加上行政長官提及的“適度放寬實習安排”的話,相信會吸引更多海外醫生考慮來港執業。

(第2節完) 

3        總結

政府的長遠規劃已經預期香港愈趨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會對香港的公共醫療系統帶來更大的壓力,加上醫學水平的進步令病人獲得醫治和生存率不斷提高,因此,市民對一直保持在優質水平的公共醫療的需求不可能下降。要維持高質素水平的公共醫療服務和老有所醫,政府一定要預先規劃和有序地:

(壹)     逐步增加政府財政對公共醫療的撥款;

(貳)     有計劃地按需要增加大學醫學院的學額和醫護人員的培訓;

(參)     按人口分佈去調配各個聯網醫院的資源;

(肆)     定期檢討醫院管理局的架構和私營醫療扮演的角色;

(伍)     在向基層提供足夠的安全網後逐步推展醫療融資等。

本建議主要是就紓緩公營醫療系統的醫生不足問題提出可行的建議,雖然有部分建議可能會涉及私營醫療,但並非就包括私營醫療在内的整體醫療架構提出改革建議。就私營醫療系統的監管問題,我們會待因爲DR醫療美容事故而成立的“私營醫療機構規管檢討督導委員會”完成檢討之後再探討。

任何社會問題都不可能靠一項措施就能解決,而且任何方案都需要定期檢討和因時重新規劃,不可能“一本通書睇到老”。因此,我們希望這份建議能夠與同樣關心香港公共醫療服務的政黨、人士共同分享、討論和研究,冀能集思廣益,為香港的公共醫療系統尋求一劑良方妙藥;最終得益的,還是整體香港市民。 

(第3節完)


附件

附件一:醫管局專科門診診所的輪候時間管理(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2013/06/17文件)

********************************************************************************

目的:本文件向委員簡介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專科門診診所的輪候時間管理。

概況:

2. 醫管局一向以高度資助的方式, 為市民提供多元化的公營醫療服務,其中專科門診服務一直面對龐大的公眾需求。

3. 在二零一二至一三年度,醫管局轄下47 間專科門診診所的求診人次為690 萬,當中682 000 人次(9.9%)屬初診。在同一期間, 醫管局的專科門診診所錄得共811 000 個預約新症, 與二零一零至一一年度的766 000 個及二零一一至一二年度的790 000 個相比,數目穩步上升。

此外,覆診人次亦有所增加,在二零一二至一三年度增至6 203 000 人次,二零一零至一一年度及二零一一至一二年度的數字分別為

5 962 000 及6 074 000。需求持續增加,非緊急臨床服務的輪候時間也因而延長。在二零一零/ 一一年度至二零一二/ 一三年度, 醫管局轄下專科門診診所各主要專科例行個案預約新症的整體輪候時間載於附件A

4. 導致專科門診診所輪候時間有所延長的因素不一而足。首先,本港人口老化,患上慢性疾病的人口比率會隨之提高, 對醫療服務的需求也日漸增加。

5. 其次,近年公營醫療界別人手不足的情況十分嚴重。過去三年,雖然醫管局醫生的離職率一直維持穩定(分別為5.2%、4.8%及5%),但醫科畢業生人數卻由二零零七年的310 名減至二零一零年的280 名,二零一一年更進一步減少至250 名。人手補充未能配合, 令醫管局難以應付不斷增加的服務需求,同時大大影響專科門診服務的輪候時間。

6. 此外, 有些醫院因地方有限, 未能進行擴建工程以增加專科門診症室的數目。這些因素都延長了部分聯網及專科的門診服務輪候時間。

7. 二零一二至一三年度七個醫院聯網各主要專科的新症輪候時間(按分流類別劃分)詳情, 載於附件B。至於覆診個案, 兩次就診之間相距的時間視乎有關病人的臨床情況而定, 因此不會視作輪候時間。

管理輪候時間的策略

8. 近年醫管局已推出一系列措施, 管理專科門診診所的輪候時間。下文各段載述各項措施的詳情。

(a) 分流和編定先後次序

9. 自二零零四年以來,醫管局就所有專科門診的新轉介個案實施分流制度, 確保病情緊急而且有需要及早介入的病人會優先獲得治療。在目前的分流制度下, 新轉介個案通常先由護士甄別, 再經有關專科的專科醫生檢查, 然後分為第一優先類別(緊急)、第二優先類別(半緊急)和例行個案。醫管局的目標, 是把第一優先類別和第二優先類別的輪候時間中位數分別維持在兩星期和八星期之內。至今, 醫管局一直能夠維持就第一優先類別和第二優先類別輪候時間中位數所作的承諾。

(b) 加強基層醫療服務

10. 醫管局一直致力加強公營基層醫療服務。病情穩定及較不複雜的病人可由家庭醫學及普通科門診診所負責診治, 以減輕專科門診層面的服務需求。過去數年, 當局曾推行的加強措施包括:

(a) 設立家庭醫學專科診所, 為專科門診診所擔當守門員的角色, 並跟進那些在分流制度下甄別為例行個案的病人;

(b) 更新臨床工作程序, 轉介情況穩定的病人, 讓他們接受基層醫護跟進服務;

(c) 授權家庭醫學專科醫生取覽藥物名冊及檢查報告( 例如電腦斷層及內窺鏡檢查); 以及

(d) 鼓勵私人執業醫生提供基層醫療服務。

(c) 加強人手

11. 近年來, 醫管局透過聘請兼職醫生加強專科門診診所的人手。截至二零一三年三月,約有290 名兼職醫生在醫管局工作,約等同於110名全職醫生。部分醫院聯網更採用特別酬金作為臨時措施, 以進一步提升轄下專科門診診所的服務量。

(d) 試行專科跨網轉介服務

12. 醫管局已透過設立中央統籌機制, 加強跨網協調, 在輪候時間較長的聯網與輪候時間較短的聯網之間為病人進行配對。跨網轉介服務由二零一二年八月開始在耳鼻喉科試行。在九龍東聯網耳鼻喉科診所輪候初診的病人, 如情況合適, 可以選擇往九龍中聯網就診。截至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超過1 000 名病人受惠於跨網轉介安排。這些病人的輪候時間由超過100 個星期大幅縮短至約12 個星期。

13. 類似的跨網轉介安排其後也在婦科推行。在新界東聯網已輪候多時的病人, 將獲轉介至港島東聯網。獲轉介的主要是婦科例行個案,病人大多有需要接受陰道鏡檢查及低生育力評估。

(e) 公私營協作

14. 公私營協作試驗計劃(例如進行白內障手術的「耀眼行動」)經證明有效紓緩公營醫療系統的壓力, 同時為病人提供更多選擇。醫管局會探討可否就需求較大但非緊急的專科門診服務推行公私營協作試驗計劃, 尤其是在公營醫療系統人手短缺的時候是否可行。

(f) 增加透明度

15. 醫管局認同, 增加專科門診輪候時間的透明度、繼續向公眾問責和維持市民對醫管局服務的信心, 是至為重要的。由二零一三年四月起, 醫管局已把個別專科門診的輪候時間上載至網頁。有關資料有助病人知悉醫管局服務輪候時間的情況, 並就治療選擇和計劃作出明智決定。醫管局會繼續監察公布輪候時間對病人流量和跨網使用專科門診服務的影響。

未來路向

16. 一如《二零一三至一四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所述, 縮短輪候時間是醫管局當前急務之一。在人手供應方面, 我們預期隨着醫科畢業生的人數開始增加(在二零一五年會增至320 人, 在二零一八年則增至420人),醫護人員人手短缺的問題也會得到改善。醫管局現正與醫務委員會探討可否增加海外醫科畢業生執業資格試的次數。

17. 在基建方面,將軍澳醫院日間醫療服務大樓已落成啟用。重置油麻地專科診所的計劃也已在今年展開。這些項目有助擴大專科門診診所的實際服務量。在未來數年進行的其他重建計劃還包括瑪麗醫院、廣華醫院及葵涌醫院。

18. 在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 醫管局會設立新症診所和增加醫生診症節數, 以便額外多處理13 000 個專科門診個案。醫管局會時刻留意公眾需求, 繼續識別備受壓力的服務範疇, 並按情況撥出資源以提供所需服務, 從而進一步改善專科門診服務輪候時間的管理。

其他事項

19.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 當值議員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會面, 討論當局為貧困兒童提供的醫療服務。議員把該會的建議轉介衞生事務委員會商議。政府當局對有關建議的回應載於附件C

 

附件A

二零一零/一一至二零一二/一三年度專科門診診所各主要專科

例行個案預約新症輪候時間中位數及第90個百分值的輪候時間(星期)

 

專科

二零一零/一一年度

二零一一/一二年度

二零一二/一三年度#

輪候時間

中位數

(星期)

第90個

百分值的輪候時間(星期)

輪候時間

中位數

(星期)

第90個

百分值的輪候時間(星期)

輪候時間

中位數

(星期)

第90個

百分值的輪候時間(星期)

耳鼻喉科

15

63

20

62

18

43

內科

25

52

31

57

34

68

婦科

16

91

18

97

17

70

眼科

29

67

25

87

32

73

骨科

32

84

43

103

52

107

兒科

12

31

13

31

15

35

精神科

9

50

12

55

16

70

外科

25

110

27

110

30

110

#臨時數字

附件B

一二至一三年度各主要專科及聯網專科門診預約新症的輪候時間(星期)

(按分流類別及不同百分值劃分的分項數字)

 

 

 

 

 

 

臨時數字

 

 

第一優先類別

第二優先類別

例行個案

新症數目

佔新症總數百分比

輪候時間(星期)

新症數目

佔新症總數百分比

輪候時間(星期)

新症

數目

佔新症總數百分比

輪候時間(星期)

25

50

75

90

25

50

75

90

25

50

75

90

百分值

百分值

百分值

 

耳鼻喉

1385

17%

<1

<1

<1

<1

2543

31%

1

3

7

8

4226

52%

21

24

28

34

內科

2342

21%

<1

1

1

2

3472

31%

2

4

7

7

5536

49%

6

14

40

51

婦科

738

14%

<1

<1

<1

1

876

16%

2

3

5

6

3830

70%

11

16

22

25

眼科

5585

47%

<1

<1

<1

1

1851

16%

5

7

8

8

4418

37%

12

24

30

34

骨科

1880

20%

<1

1

1

1

2208

24%

3

6

7

7

5157

56%

13

32

50

51

兒科

236

16%

<1

1

1

2

984

67%

3

5

6

7

243

17%

8  

10

14

22

精神科

581

17%

<1

1

1

2

658

19%

2

3

5

7

2139

63%

4

8

19

28

外科

2067

16%

<1

1

1

2

3900

30%

5

7

7

8

6982

54%

10

22

41

63

西

 

耳鼻喉

736

11%

<1

<1

1

1

2213

34%

3

4

6

8

3549

55%

4

16

31

35

內科

1509

13%

<1 

<1

1

1

1697

14%

3

3

5

7

8825

73%

10  

25

32

48

婦科

1174

16%

<1

<1

1

2

989

13%

3

5

6

7

4416

60%

9

15

16

27

眼科

3783

36%

<1

<1

1

1

1643

16%

3

4

6

7

5024

48%

13

16

18

28

骨科

821

8%

<1 

<1

1

1

1359

13%

2

3

5

6

8277

79%

7

15

27

50

兒科

341

14%

<1 

<1

1

1

797

34%

2

5

6

8

1218

52%

13

18

20

21

精神科

280

7%

<1

1

1

2

448

11%

2

3

4

5

3266

82%

3

8

20

60

外科

2171

16%

<1 

<1

1

2

2400

17%

3

5

7

8

9133

67%

5

20

48

81

九龍中

 

耳鼻喉

1271

9%

<1  

<1

<1

<1

1223

8%

<1 

<1

1

2

12122

83%

3

9

12

16

內科

1736

15%

<1

1

1

1

1425

12%

4

5

5

7

8336

72%

13

25

32

67

婦科

385

7%

<1

<1

1

1

1862

35%

3

4

5

6

3003

57%

8

11

24

37

眼科

8239

34%

<1 

<1

<1

1

4671

19%

1

2

4

6

10409

43%

26

51

62

69

骨科

731

9%

<1 

<1

1

1

751

9%

2

3

5

7

6806

82%

20

43

56

67

兒科

425

20%

<1

<1

1

1

356

17%

3

 5

6

7

1332

63%

5

9

15

21

精神科

493

18%

<1 

<1

1

1

964

36%

2

 4 

6

7

1246

46%

3

11

18

94

外科

2224

13%

<1

1

1

1

2793

16%

2

4

6

7

11925

70%

16

19

38

73

九龍東

 

耳鼻喉

1727

17%

<1

<1

1

1

2457

24%

3

5

7

7

5862

58%

23

40

44

151

內科

1833

10%

<1

1

 

 

4088

22%

4

7

7

8

12631

68%

12

40

48

68

婦科

1804

22%

<1

1

1

2

1091

13%

3

6

7

7

5257

64%

16

44

68

88

眼科

5157

29%

<1  

<1

<1

1

2160

12%

1

4

7

7

10514

59%

11

22

70

72

骨科

3740

24%

<1

<1

1

1

3171

20%

5

6

7

8

8906

56%

32

107

121

140

兒科

1033

25%

<1

<1

<1

1

691

16%

3

6

7

7

2471

59%

15

19

34

36

精神科

553

8%

<1

1

1

2

1899

26%

2

5

7

7

4 524

63%

9

28

59

78

外科

1565

6%

<1

1

1

1

6 644

26%

6

7

7

8

17010

67%

18

91

113.

137

九龍西

 

耳鼻喉

3697

22%

<1

<1

1

1

4360

26%

4

6

7

8

8540

51%

14

21

31

33

內科

2823

10%

<1

<1

1

2

6377

22%

4

5

7

7

19954

67%

22

35

62

70

婦科

1082

8%

<1 

<1

1

2

3096

24%

3

5

6

7

8756

67%

10  

14

40

54

眼科

6022

32%

<1  

<1

<1

<1

6153

33%

2

4

5

6

6595

35%

6

35

38

39

骨科

4269

22%

<1

<1

1

1

4907

25%

3

5

6

7

10618

54%

36

51

92

100

兒科

2556

34%

<1  

<1

<1

1

948

13%

4

5

7

7

3784

51%

5

9

13

15

精神科

392

3%

<1

<1

1

1

943

6%

<1

3

6

8

13462

91%

1

17

46

74

外科

4763

13%

<1

1

1

2

9121

25%

4

5

7

7

22805

62%

14

32

74

116

新界東

 

耳鼻喉

4129

28%

<1 

<1

1

2

2926

20%

3

3

5

7

7749

52%

18

36

58

62

內科

3175

16%

<1 

1<

1

1

2465

12%

3

5

7

8

13875

69%

24

52

64

71

婦科

1144

10%

<1 

<1

1

2

864

8%

3

6

8

8

7873

69%

25

49

77

125

眼科

7289

36%

<1 

<1

1

1

3014

15%

3

4

7

8

10055

49%

17

73

124

155

骨科

6008

28%

<1

<1

<1

1

2704

13%

4

5

7

8

12876

60%

49

90

101

112

兒科

630

15%

<1 

<1

1

2

827

19%

3

5

7

8

2843

66%

11

23

37

50

精神科

1518

17%

<1

1

1

2

2019

23%

2

 4

7

7

4876

56%

7

24

49

81

外科

2691

11%

<1 

1<

1

2

3638

15%

3

 5

7

8

17171

72%

15

31

37

100

新界西

 

耳鼻喉

2783

22%

<1

<1

<1

1

1509

12%

3

4

5

7

8293

66%

13

20

29

33

內科

1140

12%

1

1

1

2

1774

19%

6

6

7

7

6544

69%

17

35

38

42

婦科

1016

15%

1

2

2

3

631

9%

3

5

7

7

5080

76%

11

16

26

42

眼科

5938

29%

<1 

<1

<1

<1

2113

10%

1

3

5

7

2125

60%

4

32

49

55

骨科

1286

10%

<1

1

1

1

1246

10%

2

4

5

7

10325

80%

25

63

71

75

兒科

76

3%

<1

1

2

2

455

19%

4

5

7

8

1843

78%

14

15

16

17

精神科

509

8%

<1

1

1

1

1790

27%

1

4

6

7

4152

64%

4

13

22

27

外科

1343

6%

<1

1

1

6

2488

12%

3

5

7

15

17254

82%

16

37

43

46

醫管局整體

 

耳鼻喉

15728

19%

<1

<1

1

1

17231

21%

2

4

6

7

50341

60%

10

18

31

43

內科

14558

13%

<1 

<1

1

2

21298

19%

3

5

7

7

75701

67%

15

34

54

68

婦科

7343

13%

<1

1

1

2

9409

16%

3

4

6

7

38215

67%

11

17

44

70

眼科

42013

34%

<1

<1

<1

1

21605

17%

2

4

6

7

59140

48%

12

32

55

73

骨科

18735

19%

<1

<1

1

1

16346

17%

3

5

7

7

62965

64%

18

52

89

107

兒科

5297

22%

<1

<1

1

1

5058

21%

3

5

7

7

13734

57%

8

15

20

35

精神科

4326

9%

<1

1

1

2

8721

18%

2

4

6

7

33665

71%

4

16

40

70

外科

16824

11%

<1

1

1

2

30984

21%

4

6

7

8

102280

68%

14

30

63

110

 

附件C

為貧困兒童提供的醫療服務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立法會當值議員會見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協)的代表,聽取他們對當局為貧困兒童提供的醫療服務的意見; 其後當值議員把社協的建議轉交衞生事務委員會商議。當局對社協的建議有以下回應︰

(A) 為貧困兒童提供的公營醫療服務

醫院管理局提供的服務

2. 公營醫療系統是本港醫療系統的基石, 也是全民的醫療安全網。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致力為公眾提供可以負擔和便利的醫療服務,以照顧公眾人士(包括貧困兒童)的廣泛需要。

3. 為改善有需要兒童的臨床服務, 在二零一三至一四年度,醫管局會集中為長期需要呼吸器輔助的兒童提供跨專業護理服務及專門設施。醫管局會於根德公爵夫人兒童醫院為需要呼吸器輔助的兒童開設指定的護理服務, 並在二零一三年第三季增設三張病床。

4. 醫管局明瞭,醫護人員是提供優質服務的最重要資產之一。過去數年,公營醫療界別面對嚴重的人手短缺問題。醫管局已採取措施,透過招聘及挽留人員, 增加人手供應。在二零一一/ 一二年度至二零一二/ 一三年度,醫生人數由5 165 人增至5 260 人,而護士人數則由20 901 人增至21 816 人。

5. 醫管局已推出多項措施,以吸引及挽留醫療專業人員,包括:

(a) 實施特別酬金計劃和額外晉升機制, 並聘請兼職醫生;

(b) 以短期方式聘用退休護理人員及護理系學生、改善護士的工

作環境和培訓機會; 以及

(c) 加強抽血員服務及文書支援。

6. 醫管局轄下的普通科門診診所, 主要以低收入人士、長者和長期病患者為服務對象。醫管局一直致力提升普通科門診診所的應診能力。舉例來說,由二零一零/一二年度至二零一二/ 一三年度,普通科門診診所的求診人次由480 萬增至560 萬。近年,18 歲以下人士的求診人次佔總求診人次約6%。

7. 至於專科門診診所,醫管局的一貫做法是在分流制度下,考慮新症病人的臨床病歷、主要症狀,以及身體檢查和檢驗結果等各項因素, 決定病人當時的臨床情況的緊急程度,從而為他們安排接受診治的日期。

8. 現時, 新的轉介個案會按不同專科列入以下分流類別︰第一優先類別(緊急); 第二優先類別(半緊急);以及例行個案。為確保病情緊急的個案得到迅速及適時的處理, 所有列入例行個案的轉介個案,會在分流當日起計七個工作天內,由有關專科的高級醫生複檢。此外,若病人在輪候期間病情惡化, 可聯絡有關的專科門診診所, 要求提早約見醫生, 若情況緊急,病人亦可到急症室求診。醫管局已採取一系列措施,管理專科門診診所的輪候時間,相關資料載錄於本文件正文。

衞生署提供的服務

9. 學生保健服務計劃(保健服務計劃)最初於一九六四年設立,為小一至小三的學生提供經濟援助, 資助他們接受私家醫生診治。保健服務計劃主要為治療用途而設,缺少健康推廣和預防疾病的元素,因此未能提供全面護理服務。保健服務計劃的參加率不高。有鑑於此,基層醫療工作小組在一九九零年發表的報告建議設立學生健康服務,以取代保健服務計劃。學生健康服務的主要目的是健康推廣和預防疾病, 定期為小一至中七學生提供個別的健康評估和健康教育服務。因此, 學生健康服務可以提供連續的健康記錄, 以及更全面和持續的服務,有助監察兒童的健康狀況。如果兒童患病, 他們可以向醫管局的普通科門診診所或私營醫療機構求診。行政局在一九九一年通過有關建議,衞生署於一九九五至九六學年設立學生健康服務。

10. 學生健康服務轄下的學生健康服務中心和健康評估中心提供全面的促進健康及預防疾病服務, 以應付學童在不同成長階段的健康需要。為了確定他們的健康問題, 登記參加學生健康服務的學童會接受多項健康普查(生長、血壓、視覺、聽覺、心理社交發展和脊柱發育等)和體格檢驗。此外,服務還包括疫苗補注、肥胖學童尿液測試和健康教育。經評估後,每名學童均會獲發一份個人健康普查報告和建議。如有需要,學童會獲安排接受個別輔導, 或轉介至專科人員、學校輔導員、學校社工或其他社會福利服務機構作進一步評估。

11. 我們知悉有建議把體能及智力評估, 以及心理社交評估納入學生健康服務。目前, 學生健康服務已提供健康評估、身體檢驗、健康輔導, 以及心理社交健康評估服務。當學生接受健康檢查時, 我們會要求小四、小六、中二、中四和中六的學生, 以及小二、小四和小六學生的家長填寫健康評估問卷, 目的是作出初步評估, 以識別可能有情緒和行為問題的學生和青少年, 讓醫務人員作進一步評估。如有需要, 我們會安排有關學生會見臨床心理學家或作出適當的轉介。那些有學習困難或學習問題的學生, 則會交由學校或教育局跟進。

12. 政府的牙科護理政策是通過宣傳和教育, 提高市民對口腔生的關注, 並促使他們養成正確的口腔 生習慣, 從而改善口腔健康和預防牙患。 生署主要把資源運用於推廣及預防工作上。學童牙科保健服務鼓勵小六學生在學童牙科保健服務終止後, 繼續接受私家牙醫的定期口腔檢查, 以持續接受口腔健康護理。 生署轄下的口腔健康教育組根據個別年齡組別學童( 包括幼稚園和中學學生) 的牙科護理需要, 特別為學童推出多項教育及推廣計劃。陽光笑容新一代計劃的對象是六歲以下就讀本地幼稚園及幼兒園的兒童,目的是幫助他們建立良好的清潔牙齒及護齒飲食習慣,以預防牙患。 生署又推出「健腔先鋒行動」計劃,幫助中學生注重口腔 生。每年舉行的「全港愛牙運動」則向幼稚園及中學的學生推廣口腔 生。政府會繼續致力進行推廣及教育工作, 以改善公眾的口腔健康。

(B) 醫療費用減免機制

13. 政府一向的政策目標, 是不會有市民因經濟原因而得不到適當的醫療照顧。因此,領取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的病人可獲豁免公營醫療服務的費用。此外, 為保障弱勢社羣, 包括不是綜援受助人的貧窮兒童, 政府已設立醫療費用減免機制,保障他們免受沉重的經濟負擔。病人如符合特定的財政要求, 便有資格申請減免醫療費用。

14. 目前, 醫務社工及社工可視乎病人的實際需要和情況,酌情決定醫療費用減免的確實有效期, 最長為12 個月。為方便病人,醫務社工及社工可預先向需要經常使用專科門診服務的長期病患者發出批准, 讓病人在指定有效期內獲得醫療費用減免, 以切合其需要。

15. 為使上述制度更方便各使用者, 醫務社工及社工發出的減免不但適用於病人留院、求診或得到減免收費的醫護機構, 同時也適用於提供同一項服務的其他公營醫護機構, 包括住院服務、門診服務及社區服務等。

16. 本港的醫療系統為香港居民而設。由於我們的公營醫療服務受政府大幅資助, 當局必須確保在有限的財政資源下, 公營醫療服務能應付市民的需求, 並同時可以長遠持續發展。因此, 我們必須就獲高度資助的公營醫療服務訂定享用資格, 並優先照顧本港居民的需要。有鑑於此, 向非符合資格人士提供非緊急醫療服務, 仍需視乎醫管局在不影響合資格人士(即香港居民)使用該等服務的前提下所能提供的服務名額。至於非符合資格人士, 不論年齡, 均須繳付在憲報訂明的各項相關收費。

(C) 藥物名冊

17. 醫管局於二零零五年七月推出《藥物名冊》,目的是確保病人可公平地獲處方具成本效益, 並經驗證有效和安全的藥物。《藥物名冊》內目前大約有1 300 種藥物, 用以治療各類疾病。醫管局醫生向病人處方的藥物絕大部分以標準收費在公立醫院和診所提供。醫管局已設立機制, 評估新藥和檢討《藥物名冊》內現有的藥物。檢討過程採用實證為本的方針, 並會考慮藥物的療效、安全及成本效益等原則,以及其他各項因素(包括專業人士和病人組織的意見) 。

18. 醫管局通過現有渠道, 就《藥物名冊》與病人組織保持密切溝通, 包括有關《藥物名冊》的周年諮詢會議, 以及醫管局行政總裁定期與病人代表就各個服務範疇舉行的會議。醫管局會繼續檢討《藥物名冊》, 並透過既定機制邀請病人參與公營醫療服務的發展。

19. 近年,政府已向醫管局增撥資源, 以應付藥物開支的增長。醫管局的藥物開支總額在過往五年增加超過50%, 由二零零八至零九年度的24 億元增至二零一二至一三年度的37.5 億元。額外撥款讓醫管局擴大《藥物名冊》的涵蓋範圍,並增加其中所列藥物的臨床應用,包括為罕見代謝性疾病、地中海貧血病、專注力缺失及過度活躍症,以及兒科糖尿病病人提供治療。(完)

 

附件二:2013/06/19立法會六題:醫院管理局醫護人手

********************************************************************************

以下是六月十九日立法會會議上鍾國斌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生局局長高永文的答覆:
問題:
為了紓緩醫生不足的情況,醫院管理局(醫管局)近年聘用獲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批准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醫生,在公立醫院服務。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是否知悉,過去三年,每年本地醫科畢業生的人數,以及公立醫院每年新入職的專科醫生人數;目前的專科醫生空缺有多少;哪些專科的人手最短缺;以及每個專科去年門診的平均輪候時間為何;

(二)是否知悉,醫管局在過去三年,每年收到多少份非本地醫生的求職申請、當中獲醫委會批准有限度註冊的人數,以及他們主要在哪些專科工作;醫管局估計未來需增聘多少名非本地醫生,以及會否特別增加人手最為短缺的專科的招聘名額;鑑於現時非本地醫生的合約年期只得一年,醫管局會否考慮將合約年期延長,以吸引更多非本地醫生申請來港工作;及

(三)會否考慮促請醫委會放寬非本地醫生的有限度註冊的審批條件、延長有限度註冊的有效期、優化非本地醫科畢業生的執業資格試制度,以及把專科醫生的註冊程序簡化,以紓緩醫生人手不足的問題和提升醫療服務的質素?
 
答覆:
主席:
  隨人口老化、醫療科技進步,以及市民對醫療服務的需求不斷提高等因素,醫護人手的需求亦相應增加。過去幾年,醫院管理局(醫管局)一直採取一系列措施,以處理人手問題。醫管局預計於二○一三至一四年度增聘約300名醫生。而為在短期內增加醫生人手,醫管局在二○一二年初進一步優化兼職醫生的待遇,並加強聘用的靈活性。在不影響其他年輕醫生晉升的情況下,醫管局積極挽留部分已退休或離職的醫生,於二○一一年,約有60名已退休或離職的醫生以兼職形式繼續在公立醫院工作。截至二○一三年三月,共有約290名兼職醫生在醫管局工作,等同於110名全職醫生,當中約有190名屬已退休或離職的醫生。同時,醫管局近年增設額外的晉升職位、加強專業培訓,並透過重整工作流程和精簡程序,減輕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量,以進一步提升士氣及挽留員工。有關措施獲得初步成效,全職醫生的流失率由二○一○至一一年的約5%,下降至二○一二至一三年的4.4%。此外,政府亦已從問題的根本手解決醫護人手短缺問題,包括由二○一二年起的三個年度,額外撥款2億元增加第一年醫科學士生學額100個至每年420個。醫管局預計隨二○一五至一六年度及二○一八至一九年度分別有320名及420名醫科畢業生完成實習培訓,預料整體醫生人手屆時會有所增長。

  在實施上述多項措施的同時,醫管局自二○一二年招聘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醫生,作為額外及短期解決人手問題的一項措施。

  現在我就問題分項的回覆如下:
 
(一)在過去三年,每年本地醫科畢業生,以及獲醫管局聘請為專科培訓駐院醫生人數列載於附件一。在二○一二至一三年度,醫管局醫生約有250名短缺,短缺較為嚴重的專科包括麻醉科、急症室、家庭醫學、深切治療部、內科、兒科及精神科。二○一三至一四年度專科培訓駐院醫生的中央招聘工作仍在進行中,現在醫管局初步估計在本年度的中央招聘工作完成後,醫生短缺數字約有290名。

  過去三年醫管局各主要專科門診的預約新症輪候時間列載於附件二。醫管局會定期評估各個專科的人手情況,靈活調派醫護人員以配合服務和運作需要。

(二)醫管局在二○一一至一二及二○一二至一三年度,分別收到160及72份非本地醫生的工作申請。申請人的專科資歷必須符合與香港醫學專科學院認可的中期考試相符,具備三年或以上臨床工作經驗,以及除麻醉科申請人外,必須能操流利廣東話。經過醫管局有限度註冊計劃專責小組審視及遴選委員會甄選後,醫管局向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提交了17份申請,當中16人獲醫委會批准有限度註冊,並獲醫管局聘請到麻醉科、急症室、家庭醫學、內科及精神科工作。醫管局將會繼續招聘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醫生的工作。因應醫委會批准有限度註冊的最長年期為一年,因此,醫管局與大部分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醫生合約期也參考此年期而訂出。

  醫管局招聘有限度註冊的非本地醫生,作為額外及短期解決人手問題的一項措施,為人手短缺較為嚴重的專科提供即時的人手補足。此外,醫管局會繼續推行上述提到的各項本地招聘及挽留人手的工作,以確保有充足的醫護人手應付需求。

(三)醫委會是根據《醫生註冊條例》(第161章)成立,獲賦權處理本港醫生的註冊及紀律規管事宜。擬申請有限度註冊及專科醫生註冊的人士必須符合分別列明於該條例第14A條及第20K條的資格。醫委會會根據條例的規定審批所有申請。醫委會舉辦執業資格試的目的,是確保在香港以外地方接受醫學訓練而有意在香港註冊成為醫生的人士,亦具備與本港醫科畢業生同等的專業水平,以保障本港醫療服務水平及公眾健康。執業資格試的試題由本地兩間醫學院釐定,內容參照本地醫科考試,深淺程度大致相若。

  一如其他法定的醫護專業規管團體,醫委會是以專業自主的原則運作。政府尊重醫委會根據《醫生註冊條例》就註冊事宜作出的決定,在專業自主的範圍內,制定醫生註冊的合適方案,以及在執業資格試作出的安排。

  面對人口老化、市民對醫療服務需求上升等挑戰,政府已成立高層次督導委員會,為香港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進行策略檢討。是項檢討涵蓋13個受法例規管的醫護專業。督導委員會將評估各醫護專業人手的需要,並會根據檢討結果,就如何應付預計的醫護人力需求、加強專業培訓,以及促進專業發展等提出建議,以確保香港的醫療系統得以健康持續發展。





附件三:立法會2013/02/27 口頭質詢第3題:醫務委員會的執業資格試
********************************************************************************

以下是二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廖長江議員的提問和食物及生局局長高永文的書面答覆:
問題:
據報,有醫療界人士指出,由於醫務委員會(醫委會)舉辦的非本地醫科畢業生的執業資格試的門檻過高,多年來在執業資格試合格並註冊為醫生的人數甚少,以致無法透過非本地醫生來港執業協助紓緩本港的醫生短缺問題。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過去五年,每年醫委會舉辦的執業資格試各部分考試分別的報考人數和合格率為何;

(二)鑑於有報道指出,現時非本地醫科畢業生面對較本地醫科學生不利的執業資格試制度(例如,已取得醫學專科資格的非本地醫生須應考與其專科無關的試卷),當局會否促請醫委會研究改善執業資格試的制度,以及批准已通過執業資格試的第一部分(即「專業知識考試」)的非本地醫生在本港註冊為「有限度註冊的醫生」;及

(三)政府會否促請醫委會考慮效法新加坡,准許獲政府認可的海外醫學院的畢業生免試在港註冊為醫生,以提高本港的醫學水平,以及紓緩醫生人手短缺的問題?

答覆:
主席:
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是根據香港法例第161章《醫生註冊條例》成立的獨立法定組織,獲賦權處理本港執業醫生的註冊及紀律規管事宜。醫委會的其中一個主要職能是負責籌辦及舉行非本地醫科畢業生的執業資格試。

根據《醫生註冊條例》,除香港中文大學及香港大學的醫科畢業生外,凡有意向醫委會註冊以獲取執業資格的人士,不論他在香港以外的地方是否已取得執業資格,必須參加醫委會的執業資格試及在香港完成為期十二個月的駐院實習訓練,才可在香港註冊成為醫生。此等人士必須符合條例所列出的資格方可參加執業資格試。有關的條件包括參加人士須使醫委會信納在他提出申請時,他已圓滿地完成不少於五年屬醫委會批准類型的全時間醫學訓練,並是醫委會接納的醫學資格的持有人;而該五年全時間醫學訓練須包括醫委會所批准的駐院實習期。

醫委會舉辦執業資格試的目的,是要確保在香港以外地方接受醫學訓練而有意在香港註冊成為醫生的人士,具備與本港醫科畢業生同等的專業水平,以保障本港醫療服務水平及公眾健康。醫委會在主辦執業資格試時,會確保其水準與香港兩所大學醫學院的畢業生評核標準一致,而考試試題亦由兩所醫學院委任的教學人員負責草擬,並由醫委會執照組轄下的考試小組審核。

執業資格試每年在香港舉辦一次,內容包括三個部分,即專業知識考試(第一部分)、醫學英語技能水平測驗(第二部分)及臨床考試(第三部分)。考生須在第一及第二部分考試取得合格成績,才可報考第三部分考試。考生須在全部三個部分的測試取得合格成績,方被視為通過執業資格試。第一部分考試的合格成績有效期為五年,考生必須在這有效期內通過其餘部分的考試,否則該第一部分考試的合格成績將會失效;第二部分的合格成績不設有效期限。此外,如果考生曾經連續五次參加執業資格試的任何一部分而每次均不合格,則醫委會可禁止該考生參加執業資格試。

在過去五年報考執業資格試的人數及合格率載列於附表。

面對人口老化和社會對醫療服務需求日益增加等挑戰,政府已成立由食物及生局局長擔任主席的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督導委員會(督導委員會),就香港未來的醫護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進行檢討。督導委員會委託了香港大學和香港中文大學,為策略檢討提供專業意見和技術支援。香港大學負責全面推算各有關醫護專業的人力需求。香港中文大學則會就本地及海外(包括新加坡、英國、美國、澳洲等地)的規管架構進行比較檢討,內容涵蓋醫護專業人員的註冊、發牌、資歷和專業操守,以及訂立和維持專業水準的機制,以供督導委員會參考。檢討預計於二○一三年完成,屆時督導委員會會就如何應付預計的醫護人力需求、加強專業培訓,以及促進專業發展提出建議,以期確保香港的醫療系統得以健康持續發展。(完)

 

附件四:新加坡引入海外醫生情況

********************************************************************************

新加坡近年面對醫生不足問題,雖然新加坡增加本土培訓的註冊醫生數目,由以往每年200個增至近5年約220個,但仍追不上同期人口大幅增長25%,故星政府透過引入大量外援解決醫生不足問題,以2010年為例,撇除314名註冊實習醫生,其餘1,030名新註冊醫生中,近八成是海外醫生,其中類似本港「有限度註冊」醫生數目由2001年146個,增至去年413個,臨時註冊醫生由193個增至396個

而且新加坡更主動邀請海外醫生到星接受培訓,新加坡衛生部11年開始有組織地從中國招聘醫生,最新一批的17人是在12年9月抵達。這些醫生畢業自北京大學醫學部、北京協和醫科大學、復旦大學、四川大學、中山大學和浙江大學,在接受一個月集訓後將被派到中央醫院、樟宜綜合醫院、心理衛生學院及新加坡全國眼科中心等。這些醫生在參加衛生部的考試和面試後,還要通過英語考試,整個過程可長達一年。[1]

新加坡有限度註冊要求(Conditional Registration)

l   持有新加坡醫生註冊條例附表2所列大學的醫學學位,或持有由新加坡專科醫生鑑定委員會(Specialists Accreditation Board)認可的專業資格,並獲新加坡醫院或機構聘用

l   已完成醫學臨床實習

l   通過就讀醫學學位地區的專業考試(如需要)

l   符合新加坡醫務委員會英語水平要求

l   擁有足夠的臨床訓練

l   獲得海外認可醫療醫員會認可資格

l   所有有限度註冊的醫生,必須在新加坡醫學委員會認可的監察人士督導下,進行臨床診治

l   根據醫藥理事會的資料,2011年有條件註冊(conditional registration)的醫生有320名,而在07年只有230人。他們中大部分都是國外受訓的外籍醫生,一小部分是國外受訓的本地人。截至11年,公共醫療系統中的6155名醫生,外國醫生占36%,私立系統的3902名醫生中,外國醫生占16%。

 

不過,接受訪問的香港醫生,包括公營及私營系統内,及曾經在英國執業的醫生,均不認同新加坡的做法,原因為:

(a)       建議香港引進海外醫生主要為醫學培訓和醫療模式與香港接近的國家,首先為英聯邦國家如英國、加拿大和澳洲;其次為美國。受訪醫生對中國内地和日本的醫生較有保留。

(b)       不應該免試,因爲該等國家對香港註冊醫生前往職業均需要考執業試;在對等和公平的原則下,應該要接受執業考試。醫學知識反而是其次考慮。

(c)        新加坡要求有限度註冊的醫生,必須在新加坡醫學委員會認可的監察人士督導下,進行臨床診治。但在香港醫生嚴重短缺的情況下,是無法負擔再派人員監察有限度註冊醫生。但正如前文所述,一般情況下,醫院方面會派人領導新加入的海外醫生,讓其熟悉醫院運作。 


註:

就本建議,曾訪問多位在職醫生,包括:

(1)                曾在英國執業、在香港大學醫學院任教、在公立醫院擔任顧問專科醫生及現任私人執業資深專科醫生;

(2)                曾在聯網主要醫院急症室退休主管、私人執業資深醫生;

(3)                現職公立專科和全科醫院高級顧問醫生;

(4)                中文大學醫學院部門主管及

(5)                現時在公共醫療系統内任職的專科醫生或準備考專科試的醫生。

 


[1]新加坡《聯合早報》(28/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