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及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動議的全體委員會休會待續議案」發言 (2017年10月19日)

主席,我支持休會待續議案。政府說,提出這議案是為 讓路予"一地兩檢"議案,但我認為延遲討論《2017 年印花稅(修訂)條 例草案》("《條例草案》")本身是一件好事,因為自由黨基本上反對這項法案,不管《條例草案》是延遲表決還是今天表決,我們都投反對票。

不過,為甚麼延遲表決會比較好?因為陳帆局長曾經提及,可以 研究換樓期能否由 6 個月延長至 9 個月。政府甚至可能自行提出修正案,而非由兩位議員提出。其實,最理想是把換樓期延長至 12 個月, 讓換樓的市民能有更多空間和時間先買後賣。此外,在《2017 年印 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中,我們還曾經討論其他事項,我希望政府在《條例草案》延遲表決期間可再加考慮。

我們曾經提及,很多市民根本無法負擔這 15%的印花稅。他們除了支付首期,還要額外繳交這 15%的印花稅,財政壓力相當大。因此, 我曾經建議可否考慮跟銀行磋商,以提供私人擔保。如有私人擔保, 買家便無需預備額外現金,我相信樓市的流轉空間將會更大。

剛才有些議員提到要"買時間"(buy time)。除了"buy time"外,我 們知道美國聯邦儲備局在 12 月有很大機會加息,而加息對樓市一定 會有很大影響。我相信《條例草案》未必能夠在 12 月提交立法會, 屆時市場形勢將會改變,這會否導致政府對這 15%的印花稅 "減 辣 "、 "撤辣 ",甚至改變整項政策呢?事實上,我知道政府內部曾有 高層表示這 15%的印花稅扭曲了整個樓宇市場。如果他們承認樓宇市 場有所扭曲,為何不予以矯正?當然,現在沒有人膽敢這樣做,我相 信甚至政府內部的高層亦沒有人膽敢矯正,又或擔心一旦放棄 "辣 招"會令樓價"暴升"。不是飆升,是"暴升"。

但是,從自由市場的角度來看,經濟理論講求供應和需求,這 15% 印花稅現時產生甚麼效果?那就是冰封了二手市場。大家看看數據便 可知曉。過往未推行 15%印花稅的"辣招"時,一手樓成交約佔整體樓 宇買賣的 10%,90%是二手樓。實施 15%印花稅後,一手樓的買賣數 字升至 35%,二手樓則只佔 65%。這些數字告訴大家,二手樓才是以 往供應最多的樓宇,但現在二手市場被冰封,間接或直接的最大受益 者便是發展商,這是全香港市民都認同的。從發展商的報表和年報可 見,每個發展商的利潤都升至數十億元甚或過百億元,不就是因為樓 市暢旺嗎?但是,樓市暢旺只惠及一手樓,跟二手樓無關。

政府表示需要大量土地 建 屋 ,但大量土地供應是遠水不能救近 火,最快捷的做法是釋放二手市場。二手市場的供應很簡單,一經釋 放,最少可向市場供應數以十萬計的單位。根據經濟理論,自由市場 的供應增加,樓價未必會上升,短期的一兩個月內可能忽然上升,長 遠而言則可能回落,因為市場有足夠的供應。大家是否認同這項 15% 印花稅的"辣招"扭曲了市場?

昨天,有些非建制派議員要求盡快通過《條例草案》,因為有關 政策相當利民。請問如何利民?樓價已經這麼高,有能力買樓的人自然能夠買到,買不起的也自然買不到。目前,反而是有錢的人才有機 會買樓。如果有些市民計算過後勉強能夠"上車",卻遇上政府推出"辣 招",他們的父母可能要將自己的物業二按,借取款項作為子女購買 一手樓的首期。

為何一手樓卻能買得起?這帶出第二個問題,就是發展商現時向 客戶提供二按。有數據顯示,如果向發展商借取 400 萬元,整個供款 期過後,買家向發展商支付的利息高達 500 多萬元。這是利民政策 嗎?問題源於買家全部被推向一手樓市。

有鑒於此,局長確實應趁這段時間 "買時間 "(buy time),研究數 據,釐清放鬆"辣招"是否等於樓價會只升不跌。如果大家認同這是一 項扭曲樓市的政策,我希望特首能用其破格思維,不但就《條例草案》 提出休會待續議案,而是直接中止審議《條例草案》,令樓市真正重 回正軌。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