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第二個辯論環節:優質教育、人力 培訓及與青年同行」發言 (2017年11月8日)

主席,我會先談融合教育。我經常說,有特殊學習困難 的兒童越早被發現越好,最理想的時間是 2 至 3 歲前,然後及時由專 業人士診斷和治療,這樣不但可以大大提高療效,亦可大大減輕日後 老師的負擔和教學困難。

政府當局多年來都信口開河,向市民承諾推行融合教育,但卻不 願投放資源,支援老師及學校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最終害苦了學生和 老師,情況就如當年的英基學校。現在,既然財政司司長在本年初就 教育資助提供的一筆過撥款尚未用盡,我建議當局可考慮將餘款撥予 幼兒中心及幼稚園,以增加相關服務,相得益彰。

主席,自由黨對於上屆政府推出及在本學年展開的新 "免費優質 幼稚園教育政策"有所保留。自由黨促請政府當局認真考慮為私營獨 立幼稚園引入學券制,以助中產家長,這個其實不止是中產家長被忽 視的問題。自由黨已多次批評,免費幼稚園教育恐怕最終只會變成糖 衣毒藥,令學前教育的質素不斷倒退,最終迫使一些家長另謀出路, 情況就如現時的直資中小學一樣,再次歷史重演,一錯再錯。

須知道,在 15 年免費教育下,不獲資助的私營獨立幼稚園只會 向兩極化發展,而部分更會被逐漸淘汰,餘下的自然會提高學費,向 優質發展。這無疑令中產家長的選擇減少,加重他們的負擔,這與當 局希望幼稚園界別保持靈活和多元化的目標背道而馳。因此,自由黨 建議為中產家長引入學前教育學券,補助他們為年幼子女選讀私營獨 立幼稚園。大家必須明白,學券制的優勝之處,就是由用家決定資源 分配,以發揮市場力量,亦可為私營獨立幼稚園提供誘因,提升教育 質素。

有人擔心,這只會助長私營獨立幼稚園增加學費,對家長毫無幫 助。然而,持這些意見的人只是一知半解。私營獨立幼稚園早已是被 規管行業,受法例限制,必須獲得政府批准才可增加學費,而且盈利 率不可超過 10%,所以不能夠亂加學費。因此,我們不應拘泥於公帑可否資助牟利業務的限制,而反對把學券制擴展至私營獨立幼稚園的 建議。

主席,香港勞動人口老化的現象已經出現,而在飲食、安老、建 造業、公共交通、物流運輸等行業尤其嚴重,以致相關行業甚少年輕 人願意入行,對業務發展及服務質素均造成極大衝擊。可是,特首在 施政報告中,對輸入外勞問題只是輕輕帶過,未有提出具體內容,更 沒有特別針對建造業、運輸業和安老服務等的需要,自由黨對此感到 失望。雖然特首表示會為安老服務和康復服務提供彈性,並引入照顧 員,但具體建議和落實時間均欠奉。

我奉勸當局,切勿因為勞工團體的反對而龜縮或採取拖字訣,應 考慮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和社會需要,以勇氣和決心解決本地勞工嚴 重短缺的問題。輸入勞工並非洪水猛獸,無論飲食業或建築業,過去 也曾因社會需要而受惠於當年政府因時制宜的政策,一度容許輸入外 勞。以飲食業為例,在 80 年代至 90 年代,由於政府容許飲食業輸入 外勞,反而有助"造大個餅",本地飲食業從業員的人數由數萬人增至 10 多萬人。如今建造業面對人手嚴重不足的困境,自由黨認為當局 應參照以往的經驗,重新訂定一項為公營房屋及基建工程而設的特別 輸入勞工計劃,確保各項公營房屋和基建工程能夠如期甚至提早完 成,從而早日解決基層市民的住屋需要。

主席,我謹此陳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