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邵家輝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 》- 第二個辯論環節:優質教育、人力 培訓及與青年同行」發言 (2017年11月9日)

主席,這個辯論環節涵蓋"人口政策及人力事務"。我想 指出,這兩方面在香港皆是失衡的。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女性相 對於男性的比例越來越高,而年青一代亦不願意生育。現時在香港, 每 6 名勞動人口要養活 1 名長者,但在 20 年後,將會是每 3 名勞動 人口養活 1 名長者。由此可見,香港的勞動人口嚴重不足。如果特區 政府不立即作出長遠部署,我相信曾蔭權年代的房屋問題將會重現, 即明知需要大量房屋,但政府卻停建,以致香港市民今天怨聲載道。

不過,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比房屋問題嚴重,因為此問題現在已經 發生。很多不同業務範疇的朋友均無法招聘員工,例如零售、飲食、 運輸、建築、保安、清潔及護老等行業也表示無法招聘員工。很多勞 工界的朋友皆問這是否嚇人。我想向大家指出一些數據。在新加坡的 343 萬勞動人口中,有 115 萬名外勞,當中不包括外傭。在香港的 363 萬 勞動人口中,去年透過補充勞工計劃來港工作的外勞只有 4 000 人。 相較之下,大家可能會問,為何新加坡與香港的勞動人口會相差這麼 大呢?

勞工團體認為,外勞越少,本地工人的收入會越高,因為水漲船 高,工資自然有更大增幅。主席,這是正確的,但凡事皆有兩面。工 人薪酬增加的同時會帶來甚麼問題呢?商品的成本也會上漲。讓我舉 一個例子。在建屋方面,以往的建築成本可能是每平方呎 2,000 元, 但現在卻上升至每平方呎 6,000 元。以一個 500 平方呎的單位為例, 以往的建築成本是 100 萬元,現在已上升至 300 萬元,還要加上地價。 所以,市民經常抱怨樓價太貴,無論如何也買不到。

遠的房屋問題不說,讓我談談日常吃飯的問題。以往一客豬扒飯 可能是 28 元,現在已上升至 40 多元。很多市民的收入不知不覺遭通 脹蠶食,如果香港不引入外勞協助處理一些簡單工作的話,經濟是無 法發展的。

大家亦可以看看香港的外傭。有勞工界的朋友覺得香港不輸入外 勞是好的,但我想指出,香港已有 34 萬名外傭。試想象一下,如果 今天沒有這 34 萬名外傭,香港會發生甚麼事呢?大家皆知道香港是 多麼需要外勞協助香港發展。

我想指出的另一點是關於專 才方面 的。 在這方面, 我會 用 "地靈 人傑"來形容。一個地方發展得好,便會吸引很多人才前來。何謂"地 靈"呢?香港本身有很多優勢,經濟發展及治安皆很好,但住屋開支 卻正如我剛才所說般太高昂,令很多朋友卻步。特區政府需要多下工 夫,想想如何在政策上作出配合,吸引更多專才來港。

對於年青新一代不願意生育,我相信政府亦需要處理。如何鼓勵 他 們 放 心 生 育 呢?他們可如何 養育小朋友呢?香港的 託 兒服務不 足。最後亦與房屋問題有關。一想到房屋問題,很多朋友皆不願意生育。主席,由於房屋問題不屬於這個辯論環節,我會留待下一個辯論 環節再談。

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