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2019 年司法人員(延展退休年齡)(修訂)條例草案》二讀議案發言 (2019年11月7日)

主席,鑒於過去數年法官及司法人員的職位均面對招聘 困難的問題,隨後數年香港更要面對司法人員的退休潮,為免影響司 法機構的工作效率,政府必須推出措施以紓緩司法人員人手不足的問 題。對於政府提出《2019 年司法人員(延展退休年齡)(修訂)條例草案》 ("《條例草案》"),以延長法官及司法人員的退休年齡,紓緩司法機 構人手不足的問題,自由黨是支持的。

司法機構的工作量越來越繁重。以 2018 年為例,高等法院原訟 法庭接獲的司法覆核許可申請便高達 3 000 宗,是 2017 年的兩倍半, 2016 年的 13 倍,當中涉及免遣返聲請的司法覆核申請便有 2 851 宗, 相對 2017 年高出近 2 倍,是 2016 年的 47 倍。高等法院上訴法庭處 理的民事上訴案件亦較 2017 年倍增至 611 宗,原因是免遣返聲請案 件上訴案激增。雖然法院在 2018 年處理的整體案件數字只是較 2017 年增加 17 000 多宗,即是由 485 000 宗增加至 500 000 宗,從數 字上來看,增幅只是 3.5%,但單憑案件的數目不足以反映司法人員 的實質工作量,因為還要視乎案件的複雜性。事實上,近年複雜案件 的數目持續地增加,這些複雜案件大大增加聆訊的時間,司法人員需 要花更長時間及更多精力來處理這些案件。

每所法院需要處理的案件持續增加,司法機構的人手卻不足。翻 查司法機構的數據,截至本年 3 月底,司法職位編制共有 218 人,但 實際在職的只有 156 人,有接近三成的職位空缺。司法人員數目相較 去年同期更出現負增長,2019 年截至 3 月的在職人數較 2018 年同期 減少 8 人,可見司法機構人手相當短缺。在整個司法人員人手緊絀的 情況下,有些部門還需要外借人手,例如去年 7 月,司法機構政務長 便表示原訟法庭除了從外聘任 4 名暫委法官外,亦有 7 名是內部的暫 委法官。

現時高等法院、區域法院及裁判法院的法官及司法人員的平均年 齡分別為 58 歲、54 歲及 50 歲。根據現行的法定退休年齡(即 60 歲及 65 歲),未來數年司法機構將面臨退休潮,估計 3 年內將有 33 名司法 人員需要退休,佔兩成的在職司法人員。顯而易見,退休是造成司法 機構人手流失的主要原因,如果未能及時填補新血,在司法人手支援 不足下,法院處理案件的效率亦將會受影響。

司法機構在"鬧法官荒",不但持續加重各級法院的工作壓力,亦 導致法庭的聆訊案件堆積如山,增加法庭聆訊輪候時間。區域法院刑 事案件的平均輪候時間長期不達標,影響市民應有的權益。司法機構的工作量倍增,理應增加人手,但現實是司法機構連基本編制也無法 填補。

有見及此,政府在兩年前已調整司法人員薪酬及改善待遇,包括 提供房屋、醫療、教育、服飾和交通等津貼,以吸引新血加入司法工 作行列及挽留優秀的司法人才,但依然未能滿足司法機構的人才需 求。

自由黨預期香港司法機構的工作量將與日俱增,對司法人員的需 求亦將會越來越殷切。為滿足司法機構的人才需求及配合未來發展, 自由黨支持政府多管齊下,增加司法人手。

根據政府建議的修訂,原訟法庭及以上級別法官(即終審法院及高 等法院法官)的法定退休年齡將會由 65 歲延長 5 年至 70 歲,而提早 退休的年齡亦會延長 5 年至 65 歲。至於原訟法庭及以下級別法官及 司法人員的法定退休年齡則劃一為 65 歲,提早退休年齡則劃一為 60 歲。經修訂後,司法人員的法定退休年齡將劃分為兩級,自由黨 認為是合理的,既可挽留人才,亦不會窒礙下級法官及司法人員晉升。

司法系統人員均是法律界的精英,有潛質的人選有限,越高級的 法官越難招聘。由於原訟法庭及高等法院法官的判詞中所確立的原則 和理據,往往成為日後參考的案例,對原訟法庭及以上級別法官的要 求自然較其他司法人員更高、更嚴格。他們均是具豐富經驗的資深法 官,是司法界精英中的精英,有潛質的人選更少之又少,招聘難上加 難。終審法院馬道立首席法官退休後的繼任人就預計需要最少 9 個月 才能完成委任,可見要物色一名合適的法官並不容易。因此,延後原 訟法庭及以上級別法官的法定退休年齡至 70 歲,以挽留這些資深法 官是別無他法。

事實上,隨着醫療進步及普羅市民日益注重健康,一般人即使到 了 70 歲,依然能保持健康體魄及工作能力。因此,建議的 70 歲法定 退休年齡是可以接受的。何況,訂定 70 歲為法定退休年齡正是與其 他實行普通法的地區(如英國、新西蘭、澳洲及聯邦法院)看齊。再者, 延後退休年齡可以吸引一批有經驗的私人執業者,在其職業生涯後段 更上一層樓,由大律師改任法官。

至於原訟法庭及以下級別法官及司法人員的法定退休年齡劃一 為 65 歲,這亦是配合大環境。隨着人口老化,私人機構及政府均把退休年齡延長,65 歲已是普遍認可的標準。將他們的法定退休年齡 訂得較低是恰當的,可避免窒礙較低級別法官及司法人員晉升的機 會,亦有助吸引新血加入司法系統。

《條例草案》保留酌情延長任期的安排,以往不能酌情延長任期 的區域法院法官亦可藉今次修訂酌情延長任期。由於終審法院法官最 難招聘,其可酌情延長的任期相對其他法官及司法人員較長亦可理 解。其任期可延長兩次,每次最多 3 年,換言之,最長可延任至 76 歲。 至於上訴法庭及原訟法庭的法官,以及原訟法庭及以下級別的司法人 員,均設最長 5 年的酌情延長任期。酌情延長任期能夠給予法官及司 法機構一定的靈活性,讓法官可因應自己的健康及個人實際情況決定 是否延任,而司法機構亦可視乎當時的運作及實際人手需要而決定是 否要求法官延任。

既然有酌情延長任期的安排,自然也可以酌情提早退休。以往除 土地審裁處及裁判法院的司法人員外,其他法官及司法人員均設有 60 歲的酌情提早退休年齡。政府今次的修訂同樣分為兩級:原訟法 庭及以上級別的法官的建議酌情提早退休年齡為 60 歲,法定提早退 休年齡則為 65 歲,以鼓勵較資深的法官能留任較長時間;至於原訟 法庭及以下級別的法官及司法人員均一律為 60 歲,相信有關建議能 夠照顧法官及司法人員的需要

香港擁有完善及具公信力的司法制度,廣受世界認同。根據世界 經濟論壇公布的《2019 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香港的司法獨立在亞 洲排名第二,全球排名第八。為維護司法獨立的原則,獲委任為區域 法院或以上級別法院的法官及司法人員,均不能重投私人市場以大律 師或律師身份執業。司法人員的薪酬遠不及私人市場,私人執業大律 師加入司法系統後變相收入大減,令一些有意加入司法系統的法律界 執業者卻步。加入司法系統是法律界專業人士職業生涯的一個重要決 定,一旦加入將不能重返私人市場再次執業,因此,一個具吸引力的 保證任期,有助吸引法律界精英加入司法機構,亦可挽留具經驗的資 深法官。

主席,法治是香港的基石,港人均以本港嚴謹健全的司法制度為 傲。故此,自由黨支持《條例草案》,以讓司法機構得到足夠的資源 維持有效率的運作,維持香港優良的法治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