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平息民憤的緊急措施【補充質詢】- 鍾國斌(2019年11月14日) 

主席,我整個早上都在聆聽司長的回應,但到現時為止 也聽不到特區政府實質上準備做甚麼來止暴制亂。易志明議員剛才提 及香港現時有兩條大動脈塞了,一是紅磡海底隧道,另一是吐露港公 路。局長回應說會盡快與警方看看如何處理。對不起,局長,我完全 不接受你這回應。為甚麼?現在已清楚指出有兩條大動脈塞了,如果 我今天早上 9 時有兩條血管塞了,要做"搭橋"手術也做完了,有甚麼 可能現時才說要想想如何處理 呢 ?那兩條大動脈是這麼難 開 通 嗎 ? 沒有可能的。香港現時嚴重交通擠塞,有甚麼可能數小時也無法處理 堵路的情況呢?主席,我真的很不明白。

此外,司長以往一直公開回應時說他們有能力、決心、信心做好 這件事,但 5 個月了,很多支持政府的建制派朋友已經對政府失去信 心。政府的能力或決心是怎樣的呢?我聆聽了 275 分鐘,也真的聽不 到政府提供了甚麼答案。

有建制派議員剛才提出了很多意見,也別說剛才了,過往數個月 我們一直也向政府提出不同的意見,但卻沒有回應......

主席:鍾議員,請直接提出你的補充質詢。

止暴制亂,我們絕對認同。譴責暴力,我們一定會譴責, 更會大力譴責,但現時單靠警方止暴,已經證明是不行的。如果單靠 警方、單靠司法制度止暴,坦白說,主席你也看到,現時的暴徒不怕 警方、不怕司法,那怎樣止暴呢?要止暴,坦白說,現時要令人心信 服,才可以解決問題,不是靠司法、不是靠警力,而是靠如何令人心 信服。

主席:鍾議員,請直接提出你的補充質詢。

我的補充質詢是,政府說會很努力,但如何真的可以解 決這問題?不要只說不做,已經說了數個月,已經沒有人相信了。

政務司司長口頭答覆:

主席,我完全認同鍾議員剛才那番說話,我們不能夠光 說不做,所以,我已經多次指出,"止暴制亂"不是一個口號。在這過 程中,實際上我們不是說完就等運到,事實上我們從沒有停頓支援警 隊的工作。

我們完全認同大家的說法,不能單靠警隊止暴,但在現實中,要 處理前線發生任何與治安有關的突發事件,曾接受專業訓練、有法律 許可的,便只有警隊才可以處理,其他公務員不可以參與,也不可以 作出拘捕。如果跟着警隊出去,只會連累警隊,還要警隊照顧我們。

因此,我們不會做這些公共關係的事情。專業便是專業,這等於 發生意外 時 ,最初 都 是 醫 療 人員在現場救援,而不是高官到現場問 候。我們不做這些公關的事情,如果大家認為我們要在現場出現才算 是參與,這並不是實際可行的事,是無法幫助事情的。反而,我們若 要幫助這件事的話,首要的是制訂政策,法治問題始終應該利用法治 手法去處理,一定要用法治的手法。目前最急切的就是處理問題,就 像處理病情一樣,要即時治理病人,先為他止血,我們一定要用急切 的方法去處理。至於其他工作,例如重新挽回市民的信心,這是必須 做的,因為市民的信心、對政府的支持十分重要,民意是很重要的, 我 們 要在這方面下工夫。這方面的工作包 括 對話,以及在制訂政策 時,回應市民的訴求,解決積壓已久的矛盾和問題。

至於止暴方面,保安局局長在這兩天已清楚說明了如何增加警隊 的人手及資源,例如不同紀律部隊的人員自願調派到警隊提供協助, 現在已有一些同事願意調派過去,這項措施很快便會落實。其他紀律 部隊的人員加入警隊提供協助,例如處理押犯、守衞重要設施,甚至 是後勤工作,如此一來,便可調派更多警員到前線工作,亦令他們有 更多喘息的機會,這也是我們正在做的工作。

第二,政府會對已退休或即將退休的警務人員作寬鬆處理,透過 政策,容許警方繼續聘任他們。一部分為數不少的警員已表示願意繼 續服務社會,他們仍然有這份心意,不是只想領長俸便離開警隊,很 多警員仍願意回來再工作一段時間,從而增添警力。

至於政策方面,政府已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在一定程度上可 以保護某部分人。第二,我們亦會繼續探討現時尚有哪些仍未使用的法例可以使用,然後便會充分利用,甚至研究是否需要循其他途徑協 助警隊執法或方便他們執法等,我們正在處理以上一連串工作。鍾議 員所說的完全正確,我們不可以單靠止暴,一定要有政策配合,重新 贏取民心、民意、民情。我們會做好這方面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