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劃時代建設 明天跨地域發展 - 李鎮強 (20171021)

規劃建設要及時,推動社會適時發展,長久以來一直都是各地政府施政的重中之重。當中,具前瞻性的思維當然是首要條件,先了解自身優勢,再審視鄰近競爭城市帶來的衝擊,評估長遠經濟發展的大趨勢,及早準備各項有利條件,配合時代步伐。

近年,香港政府致力爭取興建多項跨境交通設施,有香港國際機場第三跑道、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等。這些基建項目正正是基於看準國家的發展藍圖下,「粵港澳大灣區」的城市群都跟隨節奏,積極發揮自身優勢,互相配合。在「一帶一路」的引擎推動下,香港周邊城市的競爭力將一日千里,進一步振興亞洲的經濟至另一個高峰。

放眼神州,內地「八縱八橫」的鐵路網鋪設工作如火如荼。香港只需手持二十六公里的高鐵路段的投資,就可享受不久將來長達三萬公里的國家高鐵網絡覆蓋。古語云「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慶幸前人當年洞悉到高鐵的策略性價值,作出劃時代的投資決定,令今天我們不致眼巴巴看鄰家孩子乘涼。至於投資能否達至最大效益值,還看「一地兩檢」的落實。

須知道,大型基建從來都不能「臨急抱佛腳」。回想當年,連接港島及九龍半島就只有紅磡海底隧道。其後,東隧及西隧的相繼建成,給市民提供更多過海道路選擇之餘,更為日後就應付人口急速增長而發展的新市鎮,及早準備好所需的交通條件。

時至今日,跨區就業司空見慣。試問,沒有東隧西隧,由新界西北新市鎮及東九龍等地,來往擁有佔本地總就業職位逾七成半的港島區時,會面對何等不便境況?

無辜被冠政治化罪名

過往幾年,社會總有人先入為主地將各項大型基建通通掛上負面偏見,甚至標籤為「大白象」。平心而論,錯不在工程本質,而是很多不可抗力的因素導致造價超出預算。我同情是次本着「投資未來,成就跨地域發展」的高鐵項目,除了要面對繁瑣的法律挑戰,更無辜被冠以許多政治化的罪名。不過,我相信心水清的市民大多都只會將着眼點放於「利民便捷」的。

李鎮強
載於 星島日報 每日雜誌
2017年10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