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奶令」原意為何? - 邵家輝 (2017年10月27日)

打從施政報告提出檢討限奶令之後,一如所料,社會上傳來一陣反對的呼聲。

不過,我希望政府今趟能抵住民粹壓力,以負責任的態度完成檢討,早日撤銷限奶令,切勿再西瓜靠大邊,為求息事寧人,將那原來短期措施變成長期「緊箍咒」。

綜觀反對撤銷限奶令的人士,主要來自一向受水貨活動影響的北區、屯門等地居民。他們擔心一旦落實撤銷,會助長水貨活動,並引起本港再鬧「奶粉荒」。

居民的憂慮固然可以理解,但是歸根究柢,疏導購物旅客、維持社會秩序,從來都是政府的職責所在,又怎能借限奶令來將責任推到相關業界身上?當年政府推出限奶令的時候,也表明政策目標純粹確保有足夠和穩定的配方粉供應,供本地家長的嬰幼兒食用,並非針對來自內地或其他地方的旅客。

況且現在即使有限奶令,水貨活動依然存在,只是少買奶粉,多買其他貨品而已。難道我們又要多搞諸如「限朱古力令」、「限尿片令」等等之類的法例出來?這肯定不是香港一貫崇尚自由貿易的作風!

再說,「趕客容易請客難」,要解決購物旅客給居民帶來不便的問題,根本之道並非以阻擋手法,禁制旅客購物,而是在於政府增設更多配套設施和服務,例如興建購物城疏導旅客遠離民居,又要加派街道清潔人手,保持市容整潔等,藉此減低居民不便之餘,亦為經濟帶來收益,一舉兩得。

至於「奶粉荒」的擔心,就更屬過慮。其實早在2013年實施限奶令前,本港七大奶粉供應商和藥房商會已擬訂約章,保證本港奶粉供應充足,承諾包括設立「訂貨安全網」,每月預留165萬罐奶粉予本港三歲以下嬰幼兒(以每年約九萬名出生嬰兒乘3年及每月6罐奶粉計算出來),並加強補貨效率及增加熱線服務等。

只是政府最終抵不住壓力,寧願背離一向奉行的自由貿易政策,慌不擇路急推限奶令,因而損害了香港長久以來作為自由港、購物天堂的形象。亦因如此,國人有感港人對他們歧視,對香港的觀感轉差,因而減少來港,直接打擊了本港零售、飲食等行業,情況直至近月才見緩和。

事實上,相比四年前,現在奶粉供應更為穩定充足,業界當年設立的「訂貨安全網」亦仍然運作,本港父母隨時登記訂貨,就可確保三日內在全港逾九十個零售點買到奶粉。往者已矣,惟來者猶可追,既然限奶令根本再無持續存在的需要,政府就好應該盡早亡羊補牢,愈快撤銷限奶令愈好。

邵家輝
載於 都市日報 自由黨自由講
2017年10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