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就「有關選舉安排檢討的諮詢文件」公眾諮詢的回應(2017年12月29日)

一、前言

1. 在近年的大型公共選舉後,出現了不少值得社會討論的現象,如先前的新東補選時,網民在社交網上發表對候選人的意見、換頭像以示支持等;或佔中發起人、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提出和實施「雷動計劃」,以致在選舉期間有大批候選人棄權,並在投票當日,令選民作出策略性投票等等,公然左右選舉結果。

二、總體回應

2. 自由黨非常歡迎政府正式展開「有關選舉安排檢討的諮詢文件」的公眾諮詢,檢討和釐清選舉遺留下來的問題,並重新檢討在選舉日對民調的限制,使市民可在公平的法則下投票,讓投票結果不易受到操縱,甚至影響日後整體政治的格局。

三、具體回應

I.選舉調查的規管

回應3.12的問題

3. 問: 在投票日於禁止拉票區以外進行的選舉調查 (包括有關選民投票意向及投票選擇) 應否受到規管。具體而言,應否禁止在選舉結束前公布或披露這些調查的結果或就個別候選人的表現作具體評論及預測?

4. 答:兩者皆應作出規管

5. 問: 在投票日之前進行有關選民投票意向的選舉調查應否受任何程度的規管。具體而言,應否禁止在投票當天或投票日之前公布或披露這些調查的結果或就個別候選人的表現作具體評論及預測?

6. 答:應作出規管

7.問:在投票日票站調查的現有規管應否改變?

8. 答:應作出改變

規管選舉調查的必要性

9. 規管有關選舉調查有助提升整體的選舉公正性,以確保市民本身的選擇意願。為此,政府應研究對選舉前數天以至當日的(任何形式、地點)選舉調查進行規管,並禁止有人在有關時段公布或披露任何選舉調查結果、數據或意向預測,防止有人借法律漏洞操縱選舉結果。

10. 然而,早前立法會選舉曾出現一個名為「雷動計劃」(下稱「計劃」)的概念,有關計劃對整個選舉產生重要的影響,並協調候選人的決定和選民的選擇,以讓非建制派得到過半數議席。不少建制派人士非常不滿,批評它控制候選人的棄選權和利用民調結果進行配票,並用大量資源促使某些候選人當選,借「配票」干預選舉,違反選舉指引。

11. 此概念源自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他於去年2月提出「計劃」。計劃的首階段是協調參選,讓非建制派候選人協調出選名單,並出現大規模候選人棄選的情況;第二階段是「策略性投票」,呼籲選民應考慮大局,即看勝算甚於自身的自由意志。

12. 最後階段則稱為「雷霆救兵」,每區招一萬人,按當時的選情資訊,在投票日最後作策略性投票,在最後數小時投給非建制中處於邊緣名單中最有勝算的候選人。正因如此,當日有部分票站如太古城興安閣,即使在法定票站關閉(晚上10時30分)後至深夜2時30分仍有大批人士等候投票。

13. 除了「雷動計劃」外,前立法會議員鍾樹根亦披露建制派亦是透過有關靠票站調查的數據作出配票。換言之,雙方都是透過當日的調查而來的資訊進行配票而左右自己的選情,故有關行為應予以取締。

可參考海外的模式

14. 在諮詢文件中臚列數個海外國家,包括澳洲、加拿大、新西蘭、新加坡和英國的選舉調查規例的例子,其中有數個模式可供香港參考,並達到政府在諮詢文件提出的考慮。

15. 首先,在「投票當日的票站調查」中,政府可採用新西蘭與新加坡模式,因為這兩個國家皆不允許票站調查。

16. 至於在「投票日以其他形式的選舉調查(如透過電話、在互聯網進行)」方面,其實當中的例子除了澳洲沒有類似規定外,新西蘭模式則不得進行任何選舉調查、立法禁止發布任何(選舉)建議及立法禁止意圖/可能影響選民投票選擇的陳述。

17. 加拿大則立法禁止在投票日投票結束前,傳送任何選舉調查結果予公眾,而新加坡和英國模式方面,立法禁止在投票日結束前,發布任何有關選民投票選擇的選舉調查結果、立法禁止選舉結果的預測。

18. 在「投票日前進行的選舉調查」方面,政府可參考新西蘭及新加坡,前者是禁止在投票日進行就選民實際上如何投票的選舉調查,而後者則是立法禁止由發出選舉令狀的當天開始直至投票結束,發布任何有關選民投票意向的選舉調查結果。如此一來,既可滿足政府在諮詢文件提及的兩個考慮點。

19. 第一個考慮點是在投票日投票結束前公布或披露任何選舉調查結果或意向預測,均可能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及選舉結果,因此應禁止在當日至投票結束前公布或披露任何選舉調查結果或意向預測。

20. 其二,設立冷靜期的概念,政府應自投票日前數天起已禁止發布該等民調數據。

II. 投票時間

正視點票時間及限制排隊範圍

21. 自由黨對政府在諮詢文件提出有關投票時間較長帶來的負影響和建議時間並無意見。

22. 然而,選管會應嚴格遵守票站開放與關閉的時間,事緣本屆立法會選舉中,選民由於受到雷動計劃的「策略性投票」影響,紛紛在票站閉門前數小時蜂擁而至,其中以太古城(興安閣)票站[1]受到最大影響,一度出現超過600名選民排隊,直至深夜2時30分才正式完成投票的程序。

23. 此情況已超越文件所提及的「長時間工作」、「筋疲力竭」等議題,而是公平選舉、選舉結果的問題;故此,最應正視的是票站的「點票」時間,甚至劃設一定的輪候範圍以方便「截龍」,並讓所有選民皆在公平公正的選舉制度投票。



[1] 另外,有部分票站亦出現類似的情況,只不過未如太古城票站所出現的情況,如藍田啟田票站、藍田麗港城茜草灣社區中心票站、西環寶翠票站、牛頭角采頤居票站等。